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又是三天

  “你說什么?”

  梁師成難得這么動怒,尤其是對這些勛貴子弟,他一向比較客氣。

  但是這一次,卻氣的他瞪圓了雙眼,聲音也更加尖細難聽。

  潘意一臉苦色,道:“梁公公有所不知,這個楊霖著實難對付,他幾次三番出手,讓在下不勝其擾,而且公主也說話了,讓我不要再招惹他。”

  王黼在一旁陰聲道:“駙馬,你是鄭王之孫,鄭王生前是何等的偉岸人物,怎地到了兩輩之后,英雄氣被消磨殆盡。在下說句不好聽的,我們這些人都可以怕楊霖,唯獨你不能。”

  “鄭王世之英豪,開國元勛,終五代之戰患,致天下于太平,難道他的子孫,要向一個商賈之子低頭么?”

  潘意面皮羞紅,他這輩子最看重的就是祖父的名聲,尤其是引以為傲,現在被人拿出來對比自己,簡直是讓祖宗蒙羞。

  梁師成也在一旁煽風點火,沉聲道:“楊霖上躥下跳,他有什么根基,不過是靠官家寵信。然而官家的性子我們都知道,他會寵信活楊霖,還會在乎一個死少宰么...有咱家在,難道不能抹平一個大臣意外亡故的案子?”

  潘意愣在原地,心中的翻江倒海一般,仔細揣摩梁師成的這番話。

  這是實打實的誅心之論,但是卻讓潘意心動不已,梁師成的能力他根本不會懷疑,稍微懂一點大宋朝堂的官員,也不會懷疑。

  潘家是禁軍世家,家將無數,武藝超群,暗殺一個商賈之子...

  這是一件石破天驚的大事,潘意雖然很想答應下來,但是卻不得不慎重考慮。

  謀殺少宰,不是一件小事,官家震怒之下,梁師成這群人會不會把自己揪出來,難說的很。

  楊霖不是好東西,梁師成更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潘意猶疑不定。

  王黼自從被楊霖猛踹一番下ti之后,說話聲音都有些尖,越發顯得刻薄:“怎么?話說到這個份上,駙馬還是不敢么?”

  潘意冷哼一聲,道:“容我考慮三天。”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梁師成冷笑一聲:“廢物,枉費我們把市舶司掛在他的名下,若是這軟骨頭真的交出去,我們每年要損失百萬貫。”

  “恩父放心,這個人心高氣傲,我們用他祖父潘美激他,他回去之后豈能忍受。用不了三天,他就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案。”

  眼皮一抹,梁師成點了點頭,說道:“等此事了了,我們拿潘意頂罪,將此事糊弄過去,到時候我奏請官家,讓你出掌萬歲營。”

  王黼眼色一亮,想到楊霖那個美差,簡直是日進萬金,抱拳道:“恩父大恩,兒粉身碎骨難報萬一。”

  不火而燠,其名湯泉。

  昭德坊內,熱氣蒸騰,從溫泉泉眼以白玉為道,引著水流入池,泡在其中渾身舒泰。

  熏度紅薇院落,煙銷畫屏沈水。

  池內隱隱有嬌笑聲傳出,還伴隨著撲騰水花的聲音,若是被人聽到定有無限遐思。

  一個小丫鬟悄悄靠近,在屏風后垂首道:“大郎,劉提舉到了,正在外面等候。”

  不一會,楊霖穿著一件松松垮垮的袍子,頭發還濕漉漉的,走了出來。

  緊跟著他的,是兩個一模一樣的美人兒,翠袖牽云,朱唇得酒,臉暈胭脂。

  姐妹倆極有默契,剛剛出浴身披薄紗,伸出皓腕如雪,半蹲在楊霖跟前,為他系緊衣帶,穿好靴襪。

  楊霖一手一個,摸著青絲散落的甄首,笑道:“去房里等我。”

  姐妹倆俏臉一紅,美目流轉,翩然退下。

  劉清水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坐在客堂來回晃蕩,看見楊霖進來才不耐煩地道:“怎么這么慢?”

  楊霖坐下之后,笑道:“在泡澡呢,什么事這么急?”

  “剛才得了旨意,說是三天后我姐姐回家省親...”

  楊霖奇道:“貴妃省親是大事,你不在家準備,幫伯父打理,跑我這里作甚?”

  劉清水知道姐姐不喜歡楊霖,每次都勸自己要遠離他,但是這次又點名要見楊霖。

  劉清水就這么一個朋友,而且頗為交心,就怕姐姐說話難聽,惹得大郎跟自己絕交。

  所以巴巴跑來,想要做點什么提前挽救一下友誼,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楊霖好奇地看著他,問道:“有啥事你就直說,咱們弟兄還用瞞著?”

  劉清水下定決心,長舒口氣道:“大郎,我那姐姐想要見你。”

  噗的一聲,楊霖剛喝的茶水噴了一地,小劉貴妃要私會自己?

  身邊幾個女人,不是搶來的,就是騙來的,終于有人看上自己,要主動出擊了?

  難怪我楊霖如此俊逸,卻沒有女孩兒上桿子倒貼,原來憋著個大的。看來以前是那些庸脂俗粉太自卑了,不敢表明心志,只有小劉貴妃這等不世出的尤物,才有這個自信啊。

  唉,可惜了,這些女孩兒只知道自己的優秀,卻不了解自己的博愛啊。

  劉清水看到楊霖突然愣住,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叫道:“大郎?”

  楊霖這才晃過神來,忙整了下衣冠,緊張地說道:“不知貴妃見我,所為何事啊?”

  事到臨頭,下定決心的劉清水支支吾吾,終究是說不出口。

  楊霖看著他的這副模樣,心里頓時產生了誤會,這小劉貴妃看著十分溫婉,沒想到動起情來這般癡狂,竟然讓自己的親弟弟當傳話使者,看把我清水弟兄給為難的。不過這事是得機密一點,小劉劉想的十分周道,萬一被抓住了,這可是殺頭的罪過。

  急人所急的楊霖,笑呵呵地說道:“行了,看你這樣,真是封建沒見過世面。我跟你說,什么大風大浪我沒見過,你也不必太過大驚小怪,這事我保證不影響我們的兄弟情誼。這在我們那個時代...我是說在我們故鄉,是很常見的事。”

  劉清水愕然道:“原來你都知道了,唉,這事屬實難以啟齒,不過大郎既然說了這番話,哥哥心里暖烘烘的,也就放心了。我就你一個至交好友,你放心,不管我姐姐如何...你都是我的好弟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