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六章 盛世繁華

  皎月高升,一燈如豆。

  李蕓娘活動了下酸澀的手腕,低著頭繼續為楊霖清算賬單。

  小小的楊府別院,每日的收支都達到了驚人的地步。

  從京東東路,到淮南東路,從密州到揚州,無數車馬行打著萬歲營的旗號,來回奔波。

  懸掛上花石綱的大旗,在船頭擺放個太湖奇石,這些人光明正大地販鹽、走私、逃稅...無人敢查,也無人有資格查,為楊霖攫取巨額資金。

  這些錢隨著車馬行和船隊,進入到汴梁,被楊霖用來建造艮岳壽山、賄賂權臣、培植親信。

  砰地一聲,楊霖推門進來,嚇得蕓娘趕緊起身。

  “這么晚了,還在清賬?”

  蕓娘今日實在清算不過來了,就怕楊霖來了興致,這位爺花樣恁多,沒有個半時辰弄不完,到時候要死要活的,再來算賬更難。

  為免被日,蕓娘皺眉道:“大郎,你從哪賺這么多錢,有花到哪去了...這簡直就跟流水一樣,嚇死個人哩。”

  楊霖嘿嘿一笑,道:“想賺錢還不容易,拿一本《大宋律》仔細研讀半年,保準心中有的是賺錢的妙招。我怎么看你前胸又漲了幾兩,過來讓爺檢查一下。”

  蕓娘美目一轉,想到一招禍水東引,道:“爺,你還記得淺淺姑娘么,進來楊府半年了,也沒個名分也沒個說法的,忒可憐人了。”

  可憐的殷淺淺,被這對黑心主仆騙來楊府,過了半年無憂無慮的好日子。

  剛開始還擔心楊霖對她用強,小心提防了半個月,楊大少爺拍拍屁股出京了。

  回來之后,也是公務纏身,好像把她給忘了。

這下殷淺淺反而更恨了,經常會自怨自艾,然后啐一句沒眼光的東西....所以女人這個東西,實在奇怪的很  躲在被窩睡得正香的殷淺淺,突然起來打了個噴嚏,緊了緊被子,嘟囔道:“天涼了...”

  楊霖一拍額頭,想起那個瘦削、倔強又美麗的女孩子。

  楊霖低聲道:“這么冷的天,姑娘家一個人睡,肯定有點涼。我楊霖急人之所急,古道熱腸,在所不辭啊。”

  李蕓娘急著做賬,笑著將他推了出去,還順手把門關上。想了一下,又怕不保險,偷偷插上門栓。

  是夜,露白風清,輕紗掩月,門扉輕輕被推開...

  夜半門開怨風冷,白羊進退兩無能,可愛錦被一層層。

  不知深淺長短稱,更看槍頭血濃凝,蹙眉輕呼鉆心疼。

  翌日清晨,艷陽高照,殷淺淺睜開濛濛睡眼,就看見楊霖坐在床頭看著她。

  本能的羞澀,讓她俏臉一紅,卻見楊霖深情款款,從懷里掏出一個玉佩。

  “淺淺,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決定不擇手段也要得到你,愛情蒙蔽了我的良知,我知道自己很過分,但是還是渴望你能原諒我。這玉佩是我娘留給我的唯一遺物,娘跟我說遇到自己最愛的女子,就把這玉佩送給她。我藏在身上已經十六年了,今天我把它送給你。”

  女孩子對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總是有一種莫名的依賴,殷淺淺感動的眼淚汪汪,心中的情愫蔓延暴漲,鉆到楊霖懷里哽咽難言。

  楊霖神清氣爽,走在初具規模的艮岳里,耳聽的風聲也悠揚,鳥鳴也動人。

  四周的道路被收拾的干干凈凈,主道上更是黃土鋪墊,灑水焚香。

  不遠處,一群禁軍將門世家家主,人人冠帶儼然,璞頭紗帽端正,打疊起精神翹首盼望著皇帝的儀仗。

  其中儼然就有德國公主的駙馬潘意,他遠遠瞧見楊霖,眼中盡是得色。

  楊霖沒有發現他,這里算是他半個主場,皇帝要在此地慶祝中秋,與百官齊樂,這件事又是交給楊霖來操辦。

  雅樂中,一隊隊儀仗鼓吹從宣德樓魚貫而出,簇擁著天子趙佶的馬車。

  這馬車由十六騎白馬的牽引,車內當今官家頭戴通天冠,身穿紅修紗袍,端然而坐。

  御前金槍班在馬車前開道,今日所持儀仗都是金吾細杖,這卻是上承唐制,一直傳到此時,都未曾更易。你別說,光看這皇帝的架勢,和御街上山呼海嘯地百姓頌圣歡呼,還真有一點盛唐氣象。

  可惜,這只是這個帝國華麗的外表,內里已經爛透了。

  大宋在開國之初,名將云集,先不說那趙匡,就算是曹彬、潘美、李繼隆....就是后來的幾個朝代,還有狄青、寇準、大范、韓綺、富弼等一時風云名臣氣象,再看如今...

  整個大宋,楊霖感興趣的文臣武將,已經不多了。

  一百多年富貴升平奢華的生活,崇高的地位,讓文臣士大夫們死氣沉沉,得過且過。新舊黨爭,司馬光等人的趕盡殺絕,又讓他們只關心著朝廷黨爭中如何站隊,如何保住身家富貴。

  這個歌舞升平的大宋,已經一天天的顯出腐臭的味道出來。

  楊霖升官的手段,沒有一個上得了臺面,不是賄賂權臣,就是逢迎皇帝。

  但是結果呢,他現在風生水起,高歌猛進。

  大宋已經不是原來的大宋了,已經沒有敢扯住皇帝袖子的寇準;也沒有噴皇帝一臉唾沫的包拯;更沒有先天下之憂而憂的范仲淹了。

  蔡京之輩,雖然爭權奪勢、黨同伐異、賣官鬻爵,但是已經算是士大夫里干實事的了。其他的?一堆腐朽的散發臭味的爛肉而已。

  遠處皇帝的車架已經到來,山呼海嘯地聲音傳來,讓楊霖的思緒為之一斷。

  眼前這繁盛的一切,這富麗堂皇的京城氣象,更像是中華文明的回光返照。

  很快,楊霖所摯愛的這一切,就淪亡在女真鐵騎的血海當中。

  他們南渡之后,再也沒有回到故土,百十年后,崖山海面上浮尸十萬,陸秀夫背著小皇帝縱身一躍,躍出了一個再無中華。

  有的東西,一旦斷過一次,就在也不是原本的模樣了,無論我們多們痛恨,都不會改變這一事實。

  站在這個節點上,人群中的緋袍五品小官兒,實在不起眼。

  楊霖暗暗起誓,什么狗屁道德,什么底線原則,都已經不再重要,老子就這樣走下去,哪怕拿出最不堪的手段,也要逆天改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