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二章 業火三千,心中怨起

  徐方恒一走,劉清水馬上恢復了本來的神情,湊上前問道:“大郎,這是什么東西,神神秘秘的。”

  楊霖笑道:“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劉清水興沖沖地打開盒子,看了一眼就合上了,急聲道:“大郎,這是?”

  “李師師為了她的姘頭,打我的人,我就送她一雙耳朵。”

  楊霖眼皮一抹,叫道:“解珍、解寶!”

  外面候著的蕓娘趕緊去叫人,不一會兩個憨頭憨腦的雙生兄弟來到內院,楊霖把盒子給他們,道:“送到李師師的床頭。”

  劉清水的心里說不出的快活,他拿著李師師半點辦法都沒有,大郎一回來就給了她一個“驚喜”。

  在汴梁有名的青樓,一笑坊內,周邦彥捂著尖叫著滿地打滾。旁邊的少女也就是十三四歲,捂著被子早就嚇暈了過去。

  周邦彥的人品雖然屢遭詬病,但是他的才華不是虛的,詞家之冠,風流才子,是對他很好地詮釋。這個冠字,并不是過分的褒揚,實際上比他會寫宋詞的真的沒有。

  填詞的技巧到了他的手里,已臻化境,對偶、拗句、賦體、典故。他的詞篇,無論單字、句法韻律、布局結構,都令人嘆為觀止。

  夜漸漸深了,汴梁城中每天夜里都有很多故事發生,今夜似乎也顯得平平無奇。

  金雞唱曉,東方漸白。

  一個甜美的聲音響起:“小姐,起來梳洗了。”

  李師師的侍女端著瓷盆清水進來,伺候她起床,這李師師雖說是青樓女子,但是因為和趙佶的關系,生活也算是奢侈。

  光是端著盆子在一旁伺候的小丫鬟,就有七個,換過一身輕便的晨褸,抬起鶴頸般的細長皓腕,李師師在她們的服侍下更衣洗面。

  來到妝臺旁,眼尖的小丫鬟突然道:“小姐,這是什么小盒,新買的胭脂么?”

  她一直伺候李師師妝扮,對她的胭脂水粉門清,突然多出一個來,不禁感到十分奇怪。

  李師師慵懶地道:“不知道,打開看看不就是。”

  盒子打開,是一對血淋淋的耳朵。

  “啊!”

  幾聲慘叫傳來,主仆幾個嚇得花容失色。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外面一個丫鬟道:“小姐,不好啦。”

  小丫鬟推開門進來,不知道自家小姐和姐妹們為什么這幅表情,扶著腰喘道:“老爺派人來傳話,家里的雞鴨鵝狗牛馬,凡是畜生都被宰了。”

  李師師的臉色蒼白,沒有半點血色,渾身不停地顫栗。

  李師師不是孤兒,嚴格來說她也不姓李,是東京城內經營染房的王寅的女兒。

  只是姿容太過出色,才會被人弄到青樓中,被老鴇調教成了如今的絕世尤物。

  成名之后,因為名聲不好,畢竟是青樓女子,所以就改了名字。

  李師師時常偷偷接濟自己的爹娘,這些事樓里的下人都知道,因為她的身份超然,所以生父也被叫做老爺。

  李師師兩眼一黑,上前拉住丫鬟問道:“爹爹他沒事吧?”

  “這伙歹人只是殺了家中所有的牲畜,并沒有傷害人。”

  李師師更加害怕,這伙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殺掉自己府上的所有牲畜...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這要是想殺人...越想越害怕,李師師已經嚇得渾身癱軟。

  正值此時,有一個噩耗傳來,周府派人來說,周邦彥的耳朵昨夜被人割了去。

  李師師主仆情不自禁地看了看妝臺的小盒,兩眼一黑差點暈死過去。

  也就是說,這個神出鬼沒出現在這里的小盒,是兇手悄無聲息地放在這里的。自己的閨房,被人輕而易舉闖入,要是他們想要圖謀不軌...

  李師師鼻尖起了一層冷汗,越想越后怕。

  楊霖手下除了楊通給他的亡命之徒,就是宋江帶來的草莽之輩,不凡雞鳴狗盜之輩,更不缺心狠手辣的人。

  李師師接觸的,都是些文壇才子、上流士紳、宗室勛貴,設么時候接觸過這種血腥暴力的事。

  此時外面又傳來一陣吵鬧聲,摘玉樓的老鴇進到房中,皺著眉道:“姑娘,外面來了一個楊霖,說是要見你。”

  “楊霖!”李師師突然明白過來,自己最近結怨的,好像就是這個楊霖一個人。找到了罪魁禍首,李師師反倒不是很怕了,霍的站起身子道:“讓他進來。”

  楊霖早就闖到了樓上,走到門邊正好聽到這句話,進房之后把手里的骨扇一搖,笑道:“揚州楊霖,見過居士。”

  “我們見過面。”李師師咬牙道:“你不用惺惺作態,都是你做的對不對?”

  楊霖打斷道:“居士,這里貌似不是談話的地方,有些‘內情’我想還是屏退了下人的好,不然我可不保證那群歹人會收手啊。”

  李師師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剛剛差點忘掉了對方的手段。

  不過現在是青天白日,李師師也不怕楊霖有潑天的膽子,她料定對方不敢怎么樣,便把下人全部喝退了。

  “你待怎樣?”李師師咬著牙字頓道。

  楊霖回頭把房門一關,神色一變,厲聲道:“我待怎樣?李師師,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先在樊樓把我的手下三人打成半死,又蠱惑圣上奪了我的三處市舶司,現在你反問我待怎樣?”

  趙佶登基以來,李師師什么時候見過有人敢這么和自己說話,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應對,氣勢上先弱了三分,辯解道:“樊樓的事是他們先沖撞的我,你那手下還惡語相向。市舶司那是梁公公和潘意駙馬求我,我事先并不知道是你的差事。”

  楊霖心中十分惱火,他要做的事,是在浩劫來臨前,擁有自己的力量,看一看能不能改變江北漢人淪為奴隸的命運。螳螂奮起左臂,來擋歷史的滾滾車輪,本就是逆天之路,荊棘遍地。市舶司是最重要的一環,費盡心力被人半途截去,他心里豈能不火。

  他上前一步,“刺啦”幾聲,李師師月白下裳已被撕開塊,大片粉tun玉股露了出來。

  外面萬歲營的呂望、陸謙,好似兩尊門神,把所有人隔絕在外。

  一炷香的時間之后,楊霖系上了腰帶。

  李師師滿臉淚痕,無力地呢喃道:“你不怕被官家抄家滅族么?”

  楊霖冷笑一聲,道:“你當自己是皇妃?你只是個青樓女子,我是大宋狀元。大宋這幾朝,可有進士被賜死?還他娘的抄家滅族。哼哼,你要是去告訴官家,今日怎么被我擺弄,你猜官家會怎么看你。是抱你在懷里安慰,還是嫌棄你臟呢?”

  李師師沉默半餉,突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楊霖還不罷休,揪起她的秀發,繼續道:“你爹爹可真是老當益壯,這么大年紀還給你生了個幼弟,令弟白白胖胖乖巧可愛,正是羨煞旁人。”

  李師師哭的更加厲害,楊霖變本加厲:“我有死士千人,昨夜只是讓你見識下他們的本事,以后老老實實聽話,我讓你說什么就說什么,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然死的就是不是牛馬雞鴨了,聽見了沒?”

  李師師想到其中的厲害,再看這個惡人,只得咽淚點頭。

  楊霖拍了拍她的臉頰,道:“真乖,來,笑一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