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虎口奪食李師師

  給皇帝修建艮岳壽山,靠的就是市舶司的錢,現在皇帝竟然把其他三個給了別人,楊霖只怕是還要自己掏錢給昏君修園林了。

  徐家莊,府尹徐知慧正在和徐進喝茶笑談,兩個人都十分高興。

  徐知慧道:“恭喜啊,徐莊主,楊欽差年紀輕輕,位高權重,將來必是出將入相,徐莊主得此佳婿,令人羨慕啊。”

  嘴上說著羨慕,徐知慧心里卻暗喜,幸虧我那女兒藏在深閨,知書達理,讓你閨女天天沒事騎馬射獵,跟個男孩一樣,這下被楊扒皮盯上了吧。

  徐進這里也很開心,他是知道自己女兒八成已經被這小子得手了,有了名分當然是最好的。

  到時候一遮掩,月兒嫁到了汴梁那么遠,這里的風言風語也就慢慢平息了。

  徐知慧抿了一口茶,笑吟吟地說道:“楊欽差是今科狀元,天下士林的榜樣,讀書人的楷模,彬彬有禮...”

  徐知慧在這滿嘴昧著良心胡說八道,這個禮字還沒落下,就聽到外面一陣吵鬧。

  楊霖帶著幾個魁梧大漢,橫沖直撞闖進徐府,徐進看見他一臉尷尬,這個時候他可不應該出現。

  徐知慧忙起身,問道:“楊欽差,為何親自登門了?”

  楊霖罕見地抱了個拳,道:“徐伯父,汴梁出了點事,我不得不回京,今日就走特來辭行。”

  “啊?這么急...那個,楊..楊賢侄,一路上多加小心。”

  徐進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稱呼,也不知道該說些啥。

  楊霖問道:“月兒呢?”

  “在..在在后院。”

  楊霖風風火火地往后院闖去,到了門口伸手攔住幾個親兵,道:“在這里等我。”

  后院的徐月奴一腔相思正在憧憬楊霖迎娶自己的時候,愛郎從天而降,兩步跨到她的跟前。

  徐月奴直接呆住,楊霖捏著她的下巴,一記長吻之后,從懷里掏出一個瑪瑙手串。

  正是他從李崇文的藏寶庫里搜到的那串,血紅色的玉石閃耀著妖冶的光芒。

  楊霖含情脈脈地說道:“月兒,這是我娘留給我的唯一遺物,娘跟我說遇到自己最愛的女子,就把這血玉送給她。我藏在身上已經十六年了,今天我把它送給你。”

  這一刻徐月奴直接被俘獲了,芳心中再也沒有其他,心里全是楊霖的樣子和他的情話。

  淚珠兒不爭氣的打轉,徐月奴哽咽到說不出話,楊霖在她光潔的額頭吻了一記:“汴梁出了急事,我必須馬上回去,你乖乖在這等我回來。”

  乖巧的美人兒使勁點了點頭,楊霖看著哭成淚人,感動的無以復加的徐月奴,轉身離去。

  徐家莊外,一百個萬歲營的精兵已經準備完畢,呂望給他牽過馬來,楊霖上馬之后看了一眼遠處的密州港,一鞭子抽在馬臀上,踏上了回京之路。

  東京汴梁,駙馬府上。

  案幾上只三足青銅香爐香煙繚繞,一個宮裝麗人正在撫弄張黃金為底的古琴,所彈曲子也是昔日漢宮中最為風行的古曲《歸鳳》。看她眉梢眼角,萬種風情,相貌端的是傾國傾城,正是汴梁名妓李師師。

  不一會,駙馬潘意端著一杯香茗,親自遞到她的跟前,笑吟吟地道:“居士不愧是琴道大家,這張鳳凰古琴,乃漢宮趙飛燕所有,今日特邀居士來品鑒番。如今一聽這歸鳳曲,此琴我是萬萬留不得了,只有交到居士手里,才能配得上這琴。”

  旁邊一個長相英俊的官府年輕人,卻是趙佶的寵臣,梁師成的干兒子王黼。他也是滿臉笑意,湊趣道:“都說是寶琴贈知音,這鳳凰古琴有幸歸到居士手里,真乃此琴三生有幸。”

  李師師面帶得色,莞爾道:“王侍郎真會說話,叫你這么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不要了。”

  潘意笑道:“居士不可推辭,一定得收下,不然在下只能砸了它,因為除了居士,在沒有配彈此琴了。”

  席上還有一位周邦彥,見到這幾個男人都圍著李師師大獻殷勤,不免有些吃味。

  論才華,當時比得上周邦彥的,一只手就能數的過來。

  可惜他的官職太小,所以這種場合勢必會受到冷落,畢竟這里的都是些大宋權貴。

  尤其是潘意,他的祖上就是開國名將潘美,一部《楊家府演義》讓他比竇娥都冤。

  潘美是開國大將,論戰功他征滅北漢,掃平南唐,遠勝楊業;論人品他在趙匡黃橋兵變之后,力保舊主的子嗣,并且收養在自己府上。

  所以他死后,謚武惠,配饗太宗廟庭,更是在宋真宗時代又追封為鄭王。

  潘意是他的嫡傳子孫,屬于大宋的頂級勛貴,尚的是宋神宗趙頊最小的女兒,和欽成皇后朱氏所生的德國公主趙金玲。

  這一回市舶司的事,就是梁師成想出的主意,找到了受寵的李師師,買通她在趙佶耳邊吹了吹枕邊風。

  潘意受此大恩,對梁師成和李師師更是心懷感激,這才設宴招待這幾個人。

  市舶司的油水有多大,大宋無人不知,潘意送出一張鳳凰古琴,一點都不心疼。

  王黼喝的小臉紅撲撲的,他是一個有名的美男子,讀書不多卻精通各種吃喝玩樂的技巧,尤其是在酒桌上八面玲瓏,很會來事。

  “這一回,楊霖那小子可吃了個啞巴虧,他上躥下跳貝勒無數罵名,不惜成了士林敗類,文壇公敵。到頭來,卻成了給我們做嫁衣,哈哈、”

  李師師面帶嫌棄,道:“那個楊霖,實不怎么樣,教出的下人也是無禮。”

  李師師之所以對楊霖有意見,一時當時楊霖沒把她放在眼里,時常和楊戩等人開一些她的玩笑,不免傳到她的耳中。

  二是楊霖出身揚州富豪之家,未來汴梁便已經買通了趙佶的后宮,到處送禮。

  唯獨她李師師這里,連根毛都沒有收到,她自視甚高,這一下更覺得是收到了侮辱。

  所以宋江三人才會那么倒霉,沒來由差點被打死...

  幾個人在駙馬府怡然自樂,此時一個氣急敗壞的君子狀元,正在趕往汴梁的路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