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三章 嘴甜膽大臉皮厚

  雨過之后,沙灘籠罩在薄薄的霧氣中,雨后清新的紅瓦綠樹、碧海藍天,混雜著山上泥土的清新,美得恍如隔世。

  徐月奴和妙兒主仆二人,挎著一個小籃子,要為新得的海棠花撿些貝殼,據說放在花盆中可以防蟲。

  不遠處有兩個人正在垂釣,見到兩人之后,起身就走。偌大的海灘上,清了場一般的干凈,不一會楊霖等人便拍馬趕到。

  楊霖懷里抱著一只小狗,輕輕捋了捋毛,小狗被擼的舒服地叫了一聲。

  楊霖嘿嘿一笑,把狗交給身后的阮小七,這廝獰笑一聲拔出小刀在狗腿上劃了一道。

  “劃深點,淺了沒用,耽誤了本官的大事,把你丟海里喂魚。”

  阮小七最不怕的就是被丟海里喂魚,笑道:“提舉息怒,我再給它一刀。”

  小狗吃痛,嗚咽嗚咽地叫了起來,叫聲很快吸引了徐月奴的注意,轉頭一看竟然是剛送了自己大禮的欽差。

  無論如何,收下的那些東西太過貴重,若不是妙兒一個勁攛掇,徐月奴萬萬不會收。現在見了正主,怎么也得上前說幾句客套話。

  快步上前,只見楊霖懷抱著一只小狗,滿臉傷心。

  “好可憐的小狗..”徐月奴見它腿上白毛都沾滿了血,心疼地說道。

  楊霖嘆氣道:“我這愛犬不知道在哪被劃傷了,身邊又沒有獸醫,這可如何是好?”

  徐月奴嗔道:“你怎么這么笨,隨便包扎一下,止血就好啊。”

  “如何包扎?”

  徐月奴跳腳道:“哎呀,你可真笨,算了,這里距離我的莊園不遠,帶過去我幫你包扎一下吧。”

  “如此,真是有勞姑娘了。”

  徐月奴從他懷里接過小狗,也不顧血漬,帶著幾人就往莊園去。

  阮小七忍不住偷笑,被楊霖踹了一腳,這才老實下來。

  徐家莊內,所有的莊客見到楊霖,都繞道而行。

  徐月奴忍不住冷哼一聲,不一會妙兒端出一個布料盒,取了點金瘡藥,用白布把小白狗的傷腿包扎住。小狗果然不再叫喚,徐月奴得意地道:“你看,這不就好了么?”

  楊霖一臉喜色,撫掌道:“多虧了徐姑娘妙手仁心,我這小白還需要換藥么?”

  “當然啦,至少得一天一換。”

  楊霖皺眉道:“這可就難辦了,我在密州是有要務在身,身邊這些軍漢也未必會弄,唉,這可如何是好?”

  徐月奴越看這小狗越可愛,這可是楊霖遍搜狗市,挑的最可愛的一只,毛茸茸的還給它洗的干干凈凈。她眼色一動,笑道:“不如你把它放在我這,我幫你給它換藥,小狗狗痊愈了,我就還給你。”

  楊霖道:“我和這愛犬分離一天就不行,你不知道,我可是個資深的愛狗人士。”

  徐月奴實在舍不得,摸著狗頭道:“真是小氣...”

  楊霖擺了擺手,無奈道:“既然如此,為了小白著想,就寄養在姑娘這里,那我能來看它嘛?”

  徐月奴一聽,大為高興,瞇著眼笑道:“當然可以啦。”

  大計得售,楊霖毫不拖拉,帶著阮小七就走。

  “本官還有公務在身,就不打攪了,告辭!”

  徐月奴客客氣氣地把人送走,妙兒馬上追上來道:“小姐小姐,沒想到這狀元公也愛小狗呢,妙兒還以為這些人只喜歡讀書寫字呢。”

  徐月奴開心地逗弄小狗,隨口應了一句:“唔,這個人沒想的那么壞嘛...”

  隨后幾天,密州港逐漸恢復正常,擴建的工程已經好好浩浩蕩蕩地開始了。

  徐進在楊霖的授意下,于板橋鎮招募了一些匠人,準備開始造船。

  宋江招募的萬歲營旗下的市舶司官吏,全都由楊霖一人任免,他是鐵了心要把密州市舶司建成自己的勢力。

  “密州市舶司,就是地上的一根草,洞里的耗子,只要進了市舶司衙署,也得姓楊,得歸老子管。”楊霖訓話道。

  旁邊的宋江連連點頭,道:“提舉放心,每個位置上的管事的,都是咱們自己人。”

  楊霖點了點頭,說道:“讓陸謙和花容、關勝去一趟汴梁,把我們從濟州府李崇文那搞得財寶給蔡京一車,讓他幫我進言。就說這里的水匪賊寇過多,建議讓市舶司自行招募人手,保護過往商旅。具體的我再寫封信給他,蔡相比我們會說,知道如何和陛下闡述。”

  宋江點了點頭,道:“帶著一車財寶招搖過市只怕不好,反正這里也需要錢,不如在此折現,去汴梁支取。”

  楊霖仔細一想,水滸里幾次送生辰綱可不就是給蔡京的,都被半路截胡了么。

  但是單純送錢,又顯得太沒檔次,未必能送到蔡京心里。

  “這樣吧,你親自跑一趟,去汴梁找到禮部員外郎王朝立,讓他去蔡府求一幅字,就說愿意出十萬貫來買。蔡京一看去的是王朝立,就知道是我出錢買他的鳥字了,十萬貫求一字,再幫他炒一炒名聲,讓他得個一字萬金的美譽...不怕他不給我進言。”

  宋江領命而出,不一會點齊花榮、關勝等人,直奔東京汴梁。他們都是山東豪杰,還沒有去過傳說中的繁華似神仙居處的汴梁,這一回也好去見識一下,所有人都挺高興。

  宋江走后,楊霖從桌子下面抽出一個小包裹,里面是知香齋最貴的胭脂。

  這幾天他是每天都去山上的徐家莊園,而且次次不空手,全都是徐月奴最喜歡的東西。

  一次還好,次次都能猜到姑娘心里,就是塊冰山也該被暖到了。

  徐月奴的態度也和以前大不一樣,見了楊霖往往是笑臉相迎,兩個人的關系飛速升溫。

  這個少年狀元郎,如此年輕,還很溫柔貼心,花錢闊綽,買的又都是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再加上小妙兒不時地點撥兩句,讓徐月奴的心里慢慢起了漣漪。

  果然楊霖一到,正在逗狗的徐月奴就迎了上來,伸手道:“沒有禮物不許進門。”

  小白狗畏懼地躲到身后,連叫都不敢叫。

  楊霖笑嘻嘻地掏出一個包袱,里面是一個小錦盒,徐月奴眼色一亮,哇地一聲:“這是知香齋的蘭珍古法珍珠粉!”

  秦蘭征古法手制珍珠粉,一款用紫茉莉與白鶴花果實制作的古法粉底,是宋朝女子的爆款粉底。

  “一抹濃紅繞臉斜,妝成不語獨攀花。”

  徐月奴翹著小瑤鼻兒,眉梢兒挑著,沖他得意洋洋,說道:“本姑娘天生麗質。”

  話還沒說完,楊霖輕輕上前,滿眼柔情,托住徐月奴的小臉,一口吻了下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