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 堡壘從內部攻破

  風聲瀟瀟,月上柳梢。

  兩個矯捷的身形越過徐家莊的守衛,悄悄摸到徐月奴的住處,他們是宋江麾下的解珍解寶兩兄弟,飛檐走壁如履平地,能從懸崖上奔走。

  來到院中之后,兩個人摸到房前,從開著的窗戶鉆了進去。

  外房一個小丫鬟睡得正香,雪白的肌膚露在外面,也不怕著涼。

  兄弟來對視一眼,輕輕上前一拍,小丫鬟腦袋一歪便暈了過去。

  解珍把她小心翼翼地裝進口袋,比了個手勢,兄弟解寶心領神會,鉆出去接應。

  萬歲營大帳中,燈火通明,楊霖焦急地等待。

  不一會穿著夜行衣的兩兄弟,背著個布袋就來到帳內,楊霖笑道:“得手了?”

  解珍點了點頭,憨憨一笑,楊霖大喜:“去領一百貫的賞金。”

  兄弟倆樂呵呵地抱拳道:“謝提舉。”

  兩個人退出去之后,楊霖搓了搓手,上前解開布袋。

  手按在小丫鬟人中上,輕輕一按,不一會果然醒了過來。

  “啊,大王饒命...大王饒命,我就是個丫鬟,你們要綁票捉我小姐啊。”

  一聲驚叫從大帳中響起,門口的親兵對視一眼,眼里閃爍著興奮,耳朵都豎了起來。

  楊霖拍了拍她的臉頰,道:“叫什么叫,睜開眼好好看,有這么英俊的山大王么?”

  “本官乃今科狀元郎,天上文曲星下凡,大宋萬歲營提舉,代天巡狩欽差楊霖,你叫什么名字?”

  “奴叫妙兒,是徐家莊的小姐徐月奴的丫鬟。”

  楊霖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小東西十分識趣,從她剛開始讓土匪綁自家小姐,他就知道這丫鬟是個可以策反的軟骨頭,笑道:“實話跟你說,本官看上了你家小姐,以我的人品相貌,官職出身,早晚把她弄到手。你現在乖乖配合我,到時候你也是個通房丫鬟,還怕爺不寵你。”

  妙兒神色嬌憨,驚嚇之下胸前還在劇烈的呼吸,看得楊霖咽了口唾沫,道:“你想清楚沒有。”

  妙兒仔細一想,這大官這么不要臉,聽莊園的人說他是欽差,這密州還有他弄不到的姑娘?小姐雖說比自己金貴,到底是徐家莊的小姐,人家還不是手到擒來。再者說看他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官位,到時候真跟了他,還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享受榮華富貴。

  一個心思玲瓏的丫鬟,稍一猶豫已經做了決斷,順從地道:“妙兒知道了,妙兒愿意幫爺。”

  楊霖大喜,這時候的富家小姐最熟悉她們的就是貼身丫鬟,甚至超過了她們對自己的了解。

  有了這個內鬼,事半功倍!

  從袖子里拿出一串金玉首飾,楊霖塞進妙兒胸前,順手摸了一把,道:“好妙兒,這么識趣,還怕爺不疼你,這幾個玩意,是賞你的。”

  “小姐她喜歡小狗,喜歡小動物;最愛的是海棠花;最喜歡的胭脂是密州城里知香齋的,最愛吃的....”

  細雨凄凄,一葉知秋。

  冷颼颼的秋風夾帶著涼涼的雨線,西風來的如此之快,讓人不敢相信盛夏才剛剛過去。

  小小軒窗半遮掩,露進帶著濕氣的秋風,徐月奴哼著小調在房中擦拭自己珍藏的寶劍,看上去心情不錯。

  此刻在自己的閨房之中,脫去了滿身的甲胄,穿著燕居的綢裳,渾身的曲線再難掩藏。除了一雙逆天的長腿之外,這徐月奴竟然還藏了一對飽滿的鵝卵形的恩物在胸前,身子微微一側,就像是一對吊藤圓瓜,脖頸之間有道微紅的印子,應該就是披掛時為了裹住這般碩大渾圓的妙物而勒的。

  自己惹出的事端,在阿爹去了那個無賴欽差的大營之后,似乎得到了完美的解決。至少那個惡人不再來強奪他們的莊園了,徐月奴自小在這海邊的莊園長大,喜歡這里一草一木,怎么舍得讓給別人。

  徐月奴是個女兒,雖然喜歡耍槍弄棒,但是家里的生意徐進從不讓她參與。自家和楊霖達成的協議,她當然也不知道,只道是父親的面子大,消弭了此事。

  這些天一閉上眼,就是那個面目可憎的小子,明明看上去比自己還小,竟然官做的那么大,還如此擅長以勢壓人。

  一想到楊霖,徐月奴的好心情煙消云散,剛剛還捧在手里的寶劍,一下子被扔到床上。

  外面突然響起一陣腳步聲,還有自己的丫鬟妙兒指揮的聲音,徐月奴心中好奇,披上一件披風裹住有些逆天的身材,推門出來問道:“妙兒,什么事這么吵?”

  妙兒捂著嘴笑道:“這都是咱們的新家具,可漂亮啦。”

  只見一群健壯的婦人,抬著一個個箱子進來,這些東西做工精細,紅木貼金、嵌珠飾貝,一眼看去讓人目眩神馳。

  徐月奴巧笑嫣嫣,上前小心翼翼地撫摸起來,眉開眼笑地問道:“這是我爹運來的?嘿嘿,可好就沒給我換了,算他有良心。”

  妙兒笑道:“小姐誤會啦,這可不是老爺送來的,這是山下的楊欽差給您的禮物。要說這楊欽差不愧是狀元郎,天上的文曲星下凡,真真是忒有禮數。”

  妙兒的懷里,揣著比她的身價貴好幾倍的首飾,收了人家這么重的禮,還不得拼了命的說好話。

  徐月奴一聽是楊霖送的,皺起眉撇嘴道:“誰稀罕這個無賴的東西,快給我搬出去,別污了我的地方。”

  妙兒拿人手短,吃人嘴軟,趕緊道:“小姐何必呢,這又不是我們和他要的,是他賠罪噯。小姐要是不收下,不成了覺得他沒有錯,不必道歉了么。”

  徐月奴一陣糾結,這些東西要是尋常物件,早就被她砸碎了扔去了了,但是一個個都是尋常難得一見的寶貝。

  女人吶,對于珠寶的抵抗力天生就弱的不行,這些物件上全都懸掛著碩大美麗的寶石和珍珠,金絲銀線,翠玉鑲嵌。還有一株大大的海棠,栽在玉盆里。

  現在妙兒給了她一個臺階,徐月奴便‘不情不愿’地收下了,幾個健婦相視一笑,呼喝著抬了進來。

  主仆倆興奮地開始檢查新到的這些寶貝,簡直就是奢侈地超過了王侯,而且每一件都挑到了徐月奴的心里。

  妙兒眉目一轉,道:“小姐,這個狀元欽差可真舍得花錢,這東西每一件都得幾萬貫吧,你看這個梳妝臺,還有面琉璃鏡呢。”

  徐月奴冷哼一聲,眉眼之間卻都是歡喜,妙兒想到自己的任務,趁機道:“小姐,你看這花盆可真漂亮,這就是白玉吧?雨過之后海邊全是貝殼,我們去檢一些放在海棠花皿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