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天高帝遠多豺犬

  何濤家中,一群捕快明火執仗,正在敲門。

  何濤坐在客堂的椅子上,臉上寫滿了悔恨,娘子嚇得抖似篩糠,抱著兩個兒子哭成一團。

  砰地一聲,一拳擊在木桌上,何濤罵道:“怪我瞎了心,蒙了眼,這廝在汴梁就是有名的奸佞,我竟把他當做救星。”

  “官人,這可怎么辦啊?”

  外面的敲門聲越來越響,有人對這個昔日的上司罵了起來,今日何濤引著欽差走那條街道,已經被有心人告訴了李崇文,后者當即大怒,派人前來捉拿他。

  一聲悶響,門栓斷裂,幾十個捕快涌進小院。

  “何緝捕,這么晚還沒睡,興致不錯啊,走吧,你知道去哪,別讓兄弟們為難。”

  何濤站起身來,心知此次必死,斷無生路,竟也不求饒,正了正衣冠便走。

  兩個捕快上前,水火棍交加,半人大的鎖枷披身,在給他戴上手腳鐐銬,牽著就走。

  何濤艱難地轉動脖子,回頭看了一眼妻女,絕望地閉上眼睛。

  呂望、陸虞侯帶人找到何家的時候,漆黑的小院中,只剩下一扇破毀的木門和嗚嗚咽咽的哭聲。

  “何濤呢?”

  呂望拿著火把上前,照出是一個婦人抱著兩個孩子,沉聲問道。

  何娘子只顧哭泣,說不出話來,這群人雖然被特訓過,但是畢竟是鹽販子出身,刀頭舔血動輒殺人的主,哪有耐心看著婦人痛哭。

  “兀那婆娘,老子問你何濤呢,在哭哭啼啼一刀砍了你的崽。”

  何濤的大兒子從娘的懷里鉆了出來,抹了一把眼淚,道:“爹爹被官差捉走了。”

  陸虞侯皺眉道:“放屁,你爹不就是官差么?”

  呂望白天看得真切,心里跟明鏡一般,笑著拉住陸虞侯:“跟孤兒寡母的呈什么能為,我們去衙門要人就是了。”

  一行人徑直前往衙門口,此時何濤已經被打的不成人形,吊在水籠中,渾身都是鞭痕。

  李崇文自然沒有心情半夜審他,在府尹看來這只是一個小蝦米而已,吩咐手下將他折磨死算完。

  呂望等人來到衙門,揪住幾個剛要回家的公人,兩拳下去知道何濤被關在了牢中,于是提溜著兩個倒霉的捕快來到牢中要人。

  到了門口,獄卒見他們來者不善,死不開門。

  呂望拔刀就砍門,幾個遮奢的漢子著實剽悍,幾下便破門而入。

  陸虞侯將何濤解了下來,呂望上前脫下外套,把他包了起來,笑著問:“怎么樣,死了沒?”

  何濤搖了搖頭,陸虞侯道:“沒死就好,你要是死了我們完不成提舉的命令,這群漢子都得為了你受罪。”

  呂望等人拆了個門板,抬著何濤往酒樓去。

  李崇文的府上,累了一天的李府尹正在酣睡,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他的小妾先醒了。

  晃著李崇文的肩膀,叫道:“老爺,老爺,有人來了。”

  李崇文迷迷糊糊爬起來,臉色不善:“誰這么大膽,攪擾本官休息。”

  門外是他的心腹官家,急聲道:“老爺,不好了,楊欽差的人大鬧牢房,把何濤搶走了。”

  李崇文嚇得睡意全無,摸索著穿了件衣服,叫道:“這如何說得,這廝不是收了錢么?”

  移山可填海,欲壑終難平。

  何濤到了酒樓,楊霖就明白了一切,只能說這些人已經喪盡天良。

  這件事還要從黃河改道說起。

  西漢末年,黃河和汴渠決口頻繁,肆虐的水災前前后后持續了六十多年,一直到東漢初期。漢明帝時期,王景奉詔和王吳共同主持了對汴渠和黃河的綜合治理活動。王景修筑千余里黃河大堤,并整汴渠渠道,使黃河決溢災害得到平息。從此,黃河決溢災害明顯減少,自此八百年不曾改道。

  好日子到了北宋戛然而止,北宋時期,黃河及其支流共出現泛溢一百五十四次,平均每二到四年就有一次大的決口。

  北宋的士大夫們為黃河的流向開始了激烈的爭論,一直到北宋亡國,這群大頭巾也沒拿出個好的辦法。

  河北轉運使李仲昌提議堵塞商胡北流河道,恢復橫隴故道。結果引黃河水入橫隴故道的當晚,水流宣泄不及再次決口,河北數千里一片汪洋,百姓死傷無數。

  害死了幾十萬人,這群士大夫還不醒悟,憂國憂民掛在口頭的士大夫們還是義無反顧地強行讓黃河東流,其結果就是每東流一次就大決口一次,導致河北、山東地區赤地千里,民不聊生。

  而這群人如此固執的原因,說起來令人啼笑皆非,竟然是為了讓黃河改道往北,抵擋遼人南下。

  濟州府作為京東東路的府衙,也有任務在身,就是提供泥土加固河提。

  李崇文趁機聯合府上的士紳土豪,劃出了一片供沙區,說是這里的泥土堅固,適合筑堤。

  這孫子把區域劃在城內居住區,無數的百姓的房屋就在其中,想要保住自己的房屋,就得交上大筆錢財,不然不好意思,扒了你的房子挖泥巴用。

  濟州府無數人傾家蕩產,無家可歸,流落街頭。

  到后來就成了明搶,稅吏衙役在李崇文的默許下,毆打百姓,強搶民女,搶劫過往商旅,簡直就是一片法外之地。

  何濤說,這幾年為了強占民居,前后打死了良民不下千人。

  山東自古是造反大戶,揭竿而起,聚眾造反的不計其數。也是因為此地是黃泛區,天災人禍不斷,更有這些官吏太過猖狂,逼得本就尚武的山東大漢忍不可忍。

  楊霖聽完,默然無語,凝神片刻之后才問道:“李崇文是什么來路,可知他靠山?”

  “李崇文的弟弟李彥,給事掖庭出身,如今掌管后苑,是梁師成之下內侍省第一人。”

  “少他娘的含糊其辭,就說是不是梁師成的人。”楊霖皺紋問道。

  何濤低聲道:“是。”

  梁師成是什么人,何濤心知肚明,這個欽差在人家面前根本不夠看。所以他不敢直言,怕把這個最后的救命稻草給嚇跑了。

  呂望低聲道:“強龍不壓地頭蛇,此事如此棘手,不如早日脫身。”

  楊霖眼珠一轉:“只怕是來不及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