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 常在窮鄉養巨貪

  在汴梁若是高官聚飲,必是金紫銀青,冠蓋云集,蓋因汴梁東京乃是大宋的中心。

  濟州府尹的宴席,坐中雖然都是當地官吏、豪紳,連個配穿緋服的都沒有。

  楊霖從城中穿行,偶然經過一條稍顯破落的街道,領頭的濟州府衙役眼里神色莫名,沒來由說道:“這里雖近,卻是個腌臜的所在,我們還是繞道吧。”

  “本官肚子餓了,走哪里不是走,來時荒山都爬了幾座,就從這里過去吧。”

  其他衙役面帶難色,終究還是不敢違逆,都詫異地望向最先說話的同伴。

  楊霖身邊的呂望看在眼里,低頭附耳對著楊霖耳語幾句,楊霖低聲道:“我們就是路過,別管閑事。”

  呂望轉過頭去,眼光卻不住地往那個指出近路的濟州公人身上看去。

  這個衙役低著頭,不敢面對同伴的目光,也不敢面對欽差身邊人的目光。

  不一會,進了這條街道,兩側多是穿著破爛的衣服的乞索兒,袖著雙手看著這隊衣甲鮮明的隊伍從路旁經過,目光呆滯如同泥塑,偶爾才能見到他們動一動,抬起袖子麻利的把流到嘴邊的鼻涕一把蹭去。

  兩邊都是些茅草鋪在地上,有很多骨瘦如柴的人,躺在上面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死活。

  這濟州...似乎有點窮啊。

  楊霖招了招手,想把那個公人喊過來,可惜他低著頭沒有看到。

  呂望一直注意著,便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叫道:“欽差叫你,聽不到么?”

  公人眼珠圓瞪,似乎十分害怕,走了過來結結巴巴應承道:“欽差叫小人有何吩咐。”

  楊霖不直接問,卻閑聊似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何濤,是此處的三都緝捕使臣,奉府尹之命,來護送楊欽差。”

  何濤?楊霖突然覺得有點耳熟,這不就是水滸中被割掉耳朵的巡檢么..沒想到濟州還真有這么一個官兒。

  “這些都是你們濟州府的乞索兒么?”

  “欽差慧眼如炬,這些都是我們濟州府的百姓...”

  說話是門藝術,學會了受用無窮。

  短短一句話,楊霖心中頓時了然,這個小官肯定是知道內情,又害怕自己和府尹蛇鼠一窩,不敢舉報。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楊霖也不多問,不一會就到了李崇文的府邸。

  出乎楊霖的預料,破落的濟州府內,這處宅子竟看上去極為闊綽,宅第從西大街延綿至南河岸,占地百畝,房屋五百余間。

  宅第中房舍層層分明,錯落有致,樓閣崢嶸,氣度非凡。

  進了大門、中門,迎面便是石礎木柱的客廳,套方花窗,隔扇支摘門,內外坊間飾以大塊的木雕花鳥,顯得古色古色。

  楊霖暗暗咋舌,媽的都說汴梁是個富貴窩子,外面都是窮鄉僻壤,我看這宅子在貴胄云集的汴梁西城也不露怯了吧。

  李崇文全家,在門口前站著,笑呵呵地上前道:“下官拜見楊欽差,欽差原道而來辛苦了。”

  這個時代,是不說大人的,大人這個詞是專門叫自己的爹爹的。一般官員見了上官,熟悉有提拔之恩的都稱呼恩相,否則大多以官職相稱。而且除非是祭天祭祖或者大朝會,亦或是犯了天誅地滅的大罪要認罪悔過,否則也不會跪拜。就是見了皇帝,也是彎腰作揖就算行禮了。

  楊霖背著手,笑道:“有勞李府尹設宴,本欽差到這濟州,眼見到處歌舞升平,百姓安居樂業,都是李府尹的功勞吶。”

  此言一出,身后的何濤眼中的光彩逐漸消失,變得黯淡起來,李崇文卻十分開心,笑道:“欽差謬贊了,快快里面請。”

  廳堂內卻另有一番景象,房中涼爽如秋,四壁銀盆高掛,里面都是消暑的刨冰。

  主座上據案高坐著一英武少年,儀表不俗,臉色紅潤,身穿緋服,正是楊霖。

  堂內滿滿當當,大都穿著錦緞衣衫,一看就是些富泰士紳。這些都是李崇文請來,陪客的。

  每個人旁邊都坐了一個盛妝麗人伺候,窄袖子徘色春衫,把隆胸細腰的美妙曲線暴露無遺。

  楊霖心中已經斷定,這就是個貪官的窩,看來濟州府是爛透了。

  本來他就是想,等待著宋江去招募點人手,自己就帶著他們去密州重開市舶司。

  但是這他娘的王八蛋,窮奢極欲,想起自己還要到處奔跑,這群爛人卻在背后舒舒服服地掏空這個國家的民脂民膏,楊霖就氣不打一處來。

  如此看來,街道上那些渾渾噩噩的所謂百姓,也是這些人的杰作了。

  被安排伺候楊霖的女人,是席上最漂亮的兩個,見到年輕的欽差狀元郎竟然不被自己吸引,不服輸地扯開春衫,酥胸半露,嫵媚地用軟處研磨他的左右肩膀。

  有那么一瞬間,楊霖真想下令把這些全部砍了,然后再一一查,他可以保證沒有幾個冤假錯案。

  美人侍酒,瓊漿玉液入喉,楊霖一口干掉,只覺得酒液苦澀,嘗不出一點別的味道。

  滿座推杯換盞,楊霖和他們虛與委蛇,所有人都看不出異樣。

  只有楊霖身邊的人,才看得出他的目光有些不同,似乎比平時...冷了一些。

  李崇文見他如此,只道是被自己猜中了,這個欽差先前的出奇行為,是因為嫌棄自己沒有送禮。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服侍的美貌侍女們俏盈盈起身離座。

  幾個下人搬進來一個木箱,打開之后是一個紅綢覆蓋的泥塑,李崇文道:“素問狀元郎深諳道教,在殿試上拔得頭籌,我們濟州官紳,送您一座道君像,內中奧妙無限。”

  楊霖笑著道:“如此,楊某卻之不恭了。”

  一群人把楊霖送出李府,揮手告別,楊霖帶人回到酒樓。

  酒樓的臥房內,楊霖吩咐人打開新得的金絲楠木百寶嵌官皮箱,箱內擺放著一尊泥塑,奇怪的是并不是道君像。

  “內里奧妙無窮?”楊霖冷笑一聲,從呂望的懷里抽出樸刀,用刀背一刀斬下。

  咣鐺一聲,泥塑破裂,泥塑內散落了出一地的金珠寶石,珠光寶氣,耀眼生輝。

  楊霖沉聲道:“呂望,去把那個叫何濤的小官,給我帶過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