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特訓

  春光易逝,韶華難流,暖風吹開了汴河的荷花,也昭示著盛夏的到來。

  一艘艘的客船從兩淮沿汴河而來,在城東郊的萬歲營落腳,下來的盡是些昂藏的漢子。

  時到徽宗一朝,大臣家中蓄養家將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童貫甚至有自己的一支軍隊。

  楊霖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萬歲營是肯定要打造成楊家軍,所以他也格外用心。

  校場上的一側,是正在施工的艮岳壽山,相比之下這一角的校場顯得有些小。

  百十個漢子站在其中,已經有些滿當,楊霖看著他們,果不其然是一群烏合之眾。

  亂紛紛的陣型,沒有絲毫的行列,袒胸露1乳赤著胳膊的、伸手掏襠還要把手放到鼻下聞聞的、一頭鳥窩嘴里含著狗尾巴草的......

  楊霖站在十米開外,都能聞到濃濃的汗臭味,這群鹽販子都是桀驁不馴之輩,練好了是一群精英,練不好就是一群刺頭。

  冷冷地打量了一圈,楊霖踱步走到眾人之間,旁邊是久不相見的楊三。

  亂紛紛的人群,絲毫沒有因為他的到來而又片刻的安靜,但是主仆兩人卻不怎么感覺到吵。若是靠近了一看,便發現這兩個耳朵里都塞了一團棉花。

  楊霖手指一動,旁邊的楊三便使勁在腰間的銅鑼一敲。

  刺耳的鑼聲傳來,這群刺頭頓時叫罵起來,尤其是靠的近的。

  楊霖又一擺手,鑼聲大作,有一個人喊道:“楊提舉,我們不吵了,你有話便說,不要再折磨人了。”

  還有那要走的,走到門口被楊通一瞪,只得乖乖地回來。

  鹽王爺不是好相與的,不然不會得一個諢號,和閻王爺同音。

  楊霖點了點頭,拔出耳朵里的棉花,耳朵嗡的一聲,氣的他一腳踹在還在興高采烈地敲鑼的楊三大腿上。

  “各位,把你們從江南帶來汴梁,不是讓你們來展示自己的邋遢和無禮的。大家都是刀口舔血的江湖人,都知道個強字怎么寫,弱字怎么念。本官不和你們說虛的,就說一件事,從今天起我要從你們中挑出一百人,這百個人必須是各方面的強者,到時候除了有正式的軍官身份,每人每個月還有百貫的餉銀。”

  哄的一聲,人群又亂了起來,楊霖捂住耳朵踹了楊三一腳,又是一聲鑼響。

  人群再次安靜下來,有楊通、呂泰玄、雷棟三個殺神站在一旁,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只能聽楊霖繼續說。

  “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面,我只選精英,寧缺毋濫絕不挑選馕貨。”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將接受到最嚴苛的訓練,你們要做的只有三條,服從,服從,還是他娘的服從。”

  “有不聽話的,或者中途想退出的,我就派人把他打死丟到汴河里,相信沒有人會為你們鳴冤收尸。老子后臺硬的很,黑白通吃你們不是不知道,現在你們就是爛命一條,通過了老子的挑選,才是金貴的萬歲營特勤隊。我覺得你們肯定沒有那么高的覺悟,我至少得打死幾個刺頭立威,想要出頭挑事的我勸你快一些,好讓我早早立威。”

  這些鹽販子都是死人堆里打滾,血海里爬出來的,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人命,都是桀驁不馴的主,先前知道楊通威名的還好,新人早就忍不了這個自大的官兒了。

  “老子先弄死你!”

  一個臉上掛著刀疤的精瘦漢子,一出手就直奔楊霖的喉嚨,卻發現打在了一個拳頭上。

  呂泰玄握住他的手掌,聚力一扭,一陣骨肉分離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就是慘烈的嚎叫。

  楊霖面無表情地說道:“很好,這是第一個,拉出去打死丟到汴河,還有么?”

  從那一天開始,萬歲營中每天天還沒亮就是一群漢子扛著木頭奔跑,泥巴地里打滾,翻墻鉆洞好似一群瘋子。

  楊霖從自家的莊客中,選出了幾個佼佼者作為教練,每天監督他們訓練。

  只要有不服從的,拖下去就是一頓毒打,然后綁到一旁吊著看剩下的人訓練。

  楊霖時常帶著一群狗腿子,在周圍巡視,劉清水看得驚心動魄,問道:“大郎,這么搞確定不會出人命么?”

  “我心中有數。”

  這群鹽販子幾盡崩潰,每天都有人對著天破口大罵,不過他們受傷之后就有最好的郎中用最好的藥材來醫治。每天吃的不是牛肉就是羊肉,絕對不會出現缺衣少食的情況。

  饒是如此,也讓他們從心底恨透了楊霖,當然也有幾個是樂在其中的瘋子。

  慢慢地,罵聲越來越少,逐漸被淘汰的,也是留在萬歲營中當了普通的番子,不過待遇卻是天差地別。

  看著被刷下去的人,在一旁打雜干活,一種榮譽感逐漸在剩下的人中蔓延開來。

  從剛開始都想被淘汰,到現在人人自危努力,想要享受最好的,就得留下來。

  這些人自有一股子狠勁,不光是對別人,對自己也一樣。都是咬釘嚼鐵的漢,狠狠心便放開胸懷,接受這樣的死亡訓練。

  日頭一天比一天毒,苦日子還在后面...

  受到皇帝注目的艮岳,終于開始動工了,首批被運送前來的奇石都是楊家自費,車馬行和漕運船只正在招募,楊霖決定自掏腰包先給趙佶一點甜頭。

  看著一塊塊的花石綱,精巧別致,被堆放到艮岳之中。

  趙佶樂不思蜀,簡直要挪不動腳步,不短催促楊霖加快工期。

  楊霖借機又上讒言,要把艮岳的目標擴大,不光是太湖,靈璧、慈溪、武康的奇石;兩浙花竹、雜木、海錯;福建異花、荔枝、龍眼、橄欖;海南椰實;湖湘木竹、文竹;江南諸果;登萊淄沂海錯、文石;兩廣、四川異花奇果都可以運抵汴梁。

  趙佶樂得龍顏大悅,將楊霖提拔兼任左司諫、校書郎,特許他代天子巡視江南,好就近搜刮。

  楊霖正好也想去把沿海各州的市舶司建起來,這是個大好的機會,便著手準備巡視的事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