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重開四州市舶司

  趙佶面帶不愉,責斥道:“高卿家,朕已經再三下旨,要配合萬歲營營建壽山,你為何要阻攔吶?”

  高俅嚇得面如土色,他一身的富貴榮華都是來自皇帝的寵幸,若是失去了皇恩,他就是泯然眾人一個,可想而知朝中的清流會把他置于何地。

  “臣一時失察,未料此地竟然如此重要,這就回去改防駐軍,為艮岳壽山讓地。”

  梁師成一言不發,高球偷偷看了他一眼,發現他面無表情,心中暗恨自己這個靠山關鍵時刻不知道幫自己說話。

  趙佶點了點頭,笑道:“如此便好,楊愛卿忠心為朕,朕心甚慰,今后建造艮岳有什么需求,或是有人阻礙,皆可直接來宮中奏明于朕。”

  楊霖當即開口,道:“陛下,運送花石,需要船只和車馬行,若是想不耽誤工期還能不花費國庫的錢財,臣請求陛下將市舶司部分職權歸于萬歲營。”

  “不可!”梁師成罕見地在皇帝面前插嘴道。

  趙佶疑道:“有何不可?”

  梁師成平復了下心情,剛才楊霖開口就要市舶司,讓他方寸大亂,咽了口唾沫道:“陛下,市舶司乃是國庫來源的重要部分,每年都能為陛下提供近四十萬緡的銀錢,用于各處花費。若是將市舶司交到萬歲營手里,專門為艮岳壽山供錢,臣只怕契丹的歲幣、前線的軍餉、百官的俸祿都入不敷出吶。”

  楊霖冷笑一聲,拍著胸脯道:“梁公公無須擔心,若是下官掌領市舶司,管叫四十萬的收入只增不減。”

  趙佶面帶猶豫,他雖然不喜國政,但是也知道市舶司的厲害。心里也明白這是兩個臣子之間,或者兩股勢力在爭搶這塊肥肉。

  梁師成是自己的心腹,楊霖的作為也很和自己的心思,尤其是艮岳的修建,可以說建到了自己的心坎上。

  市舶司只有一個,不管給誰都讓另一個寒心,趙佶猶豫之際,梁師成和高俅面色緊張,反觀楊霖則是神色平靜。

  梁師成心中隱隱有一絲畏懼,難道這滿肚子壞水的王八蛋,還有什么后手?

  果然,沒等趙佶做出決定,楊霖便抱拳道:“陛下,既然梁公公不愿意將現有的市舶司交給微臣,臣倒是有一個主意。”

  趙佶一聽,喜道:“楊卿主意不少,趕緊說來聽聽。”

  “太祖開國之初,在廣州、杭州﹑明州(今浙江寧波)﹑泉州﹑密州(今青島膠州)設立市舶司,如今各處皆已關閉,只有廣州尚存。微臣不要廣州,只要陛下下旨重開其他四處,交由萬歲營管制,則不出一年,不光艮岳不要錢,臣還會為陛下的國庫,增添一大筆的收入。”

  梁師成面色再也繃不住了,剛想出口反對,就聽到皇帝金口一開:“好!就這么辦,楊愛卿不愧是朕的狀元郎,有狀元之才,更有宰相之才。”

  這句話可是燙手,楊霖還沒狂妄到敢接下來的地步,謙恭地說道:“臣還年輕,還需要磨礪,尤其是和蔡相比,還差得遠呢。”

  出了皇宮,高俅還在身后喋喋不休,梁師成半句也沒聽進去。

  市舶司是他們這一派的收入來源,守著茫茫大海,日進何止斗金。

  這個時代,一共有五十多個國家在廣州和大宋有生意往來,再加上他們偷偷把一些奢侈品往番邦外國賣,這才確保了梁師成有足夠的錢財,養活下面的一群人。

  在徽宗一朝,誰有門道弄來錢,可以供皇帝玩樂,誰就有無上的權勢。

  后來的蔡京能夠獨霸相位十七年,靠的就是利用市舶司來搞錢,現在楊霖這小子一句話輕飄飄的,就重開了四處市舶司,讓梁師成恨到了骨頭里。

  梁師成面色一寒,冷冷地說道:“這小子,留不得!”

  正在嘟囔的高俅一聽喜上眉梢,低聲道:“恩相,打算如何處置了他?”

  “重開?重開四州的市舶司,都歸萬歲營管制?”

  蔡京一臉的不敢置信,楊霖暗暗得意,老子早就看準了趙佶的秉性,他的下限就是沒有下限。

  “行啊你,文淵,這下你小子要闊綽了。”

  楊霖笑道:“恩相哪里話,學生不過是為官家做事,不過江南是個好地方,我們可不能拱手讓給內侍省那群閹宦。”

  蔡京凝視著他,微笑著不說話。

  楊霖被這老東西看得心里發毛,告饒道:“恩相,學生有什么不對恩相盡可直接訓斥,這么盯著學生看作甚。”

  “你小子運送花石綱,手里握著的權力多在江南,你能放過這個機會。我看江南不少官員要倒霉了吧....”

  楊霖眼珠一轉,上前道:“恩相手里有人,可在江南拔擢,怎么也得和我們同心,才好給官家辦事嘛。”

  蔡京唔了一聲,不置可否,楊霖知道這就是默認了,當即從袖子拿出一個履歷表:“這是將作監的一個小官名叫王朝立,勤勤懇懇為吾皇效命多年,奈何懷才不遇,一直也得不到晉升。”

  蔡京看也沒看,道:“放到桌上吧。”

  “學生代他謝過恩相。”

  楊霖把紙放到桌上,正好瞧見桌上是前些天蔡京臨摹的一副江山漁樂圖,這幅畫作是唐代的,蔡京臨摹的卻是大宋開國時期的仿真圖。

  江山漁樂圖是大唐李思訓的畫作,楊霖看到蔡京臨摹過一副,便派人重金購買來。此時卻道:“哎呀!恩相這幅《江山漁樂》圖,意境雋永奇偉、用筆遒勁、風骨峻峭。依學生看來,倒是比真跡也不遑多讓啊。”

  蔡京笑罵道:“一派胡言,豈敢和古人爭鋒,不過是閑來磨筆罷了。”

  楊霖一臉嚴肅:“這可不是胡言,恩相的這幅畫,在學生看來,確實遠超真跡。這樣吧,學生家中正好有這幅原作,如蒙恩相開恩,愿意換您桌上這幅,只求提個落款便可。”

  饒是蔡京也不禁動容,這小子可真舍得花錢,若是不答應除非是腦子有問題。

  蔡京輕輕拍手,幾個侍女進來,在蔡京的吩咐下將畫卷了起來。

  楊霖揣在懷中,如奉珍寶,笑嘻嘻地說道:“過幾天便讓下人將《江山漁樂》送到府上,學生就先行告退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