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沒事找事楊狀元

  殿帥衙署,節堂內。

  高俅端坐其上,氣的手抖直打哆嗦,他是統領禁軍的殿前司長官都指揮使。萬歲營本該隸屬禁軍,那就歸他管轄,可是楊霖非但不來報道,甚至連備案都沒有。

  這儼然是要自成系統,仗著自己是新建的編制,不肯歸于樞密院管理,要效仿那皇城司一般。

  要是認為高俅僅僅是因踢得一腳好球而得到皇帝寵愛以至平步青云,這未免小看了高俅。高俅不是尋常之輩,在為官弄權上還是有些手段的,所以能居高位數十年而不倒。事實上,后世高俅被黑這么多年,是有點冤枉的。

  在正史中,高俅的記載并不算多,這很奇怪,因為一個太尉這么大的官職卻沒有列傳。并且對他的歷史評價含糊不清,也就是說他不算是個大奸臣。因為這種人物有自由發揮的空間,所以《水滸傳》就將他與童貫、蔡京和楊戩四人并稱為四大奸臣。

  他把禁軍這一塊,看作是自己的禁臠,等閑不許別人插手。

  現在有一個建制在汴梁的萬歲營,要擺脫自己的控制,高俅當然不肯。

  這時候外面一個帶刀的將軍,直奔這節堂之上,足見其平日里多受高俅照顧。

  事實上,這就是高俅的大兒子高柄。在小說水滸傳中,高俅無后,所以找了個養子,事實上高俅有三個兒子,而且都被他安排進了禁軍任職。

  “爹,那新科狀元楊霖,在汴梁東屯所,大肆驅趕我們的人手,要占地修建什么勞什子艮岳壽山。”

  “又是這個楊霖!”高俅把手里的茶碗一扔,拍案而起,怒道:“我倒要去會一會他,看看是誰給了他潑天的膽子,要來這里捋虎須。”

  汴梁城西,住的都是勛戚貴族,所以很多設施都在城東。

  楊霖帶著皇城司的人,正在清場,現在小劉貴妃失寵,連帶的劉清水每日恨意滔天,要不是有楊霖拉著,早就到處惹事泄憤了。

  劉清水要死不活地站在一旁,他手底下的皇城司是帝王的利器,可嘆趙佶冷落了小劉貴妃卻忘記把這柄利器收回,真是聲色犬馬讓人玩物喪志。

  “此地平坦,正堪用來修建假山。”楊霖笑吟吟地指著不遠處的校場。

  周圍的禁軍是無所謂的,反正拆了這里,還得給他們安排地方,都站在一旁懶洋洋地看著皇城司用白石灰劃線。

  不一會,又有一個將官騎馬而來,在他身后一群兵馬跟著他小跑,累的滿頭大汗。

  “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膽,要來這里拆禁軍的營寨?咦,劉清水,你小子是不是瘋了?”

  劉清水一看,是自己的老熟人,高俅的三子高堯。

  “高堯,這地方被萬歲營看中了,要用來修建艮岳,你快帶著你的人散去,不要阻礙...阻礙什么來著?”

  “是公務,阻礙公務。”楊霖補充道。

  “放屁,老子還沒聽說禁軍要給人讓地的,識趣地趕快滾,不然別怪我認識你,我的拳頭卻不認得你。”

  若是平時,劉清水還能克制一下,這個非常時期,簡直就如同一個火藥桶一樣,雙方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高柄手下這些兵卒也不是好惹的,你拳我腳,校場上頓時上演了全武行。

  而其他的禁軍,則圍在一旁哄然叫好,沒有半點下場幫手的意思。

  “好,這手獅子搏兔摔得漂亮!”

  “唷,慢著點,這位褲子都打掉了誒!”

  “娘的,這點本錢也太小了,他娘子不思漢才怪哩。”

  高俅趕到現場的時候,就看到兩邊人馬鼻青臉腫,最受寵愛的小兒子更是被打成了滾地葫蘆。

  見到自己的親爹來了,高柄趕忙爬起來,嘴里卻感覺有異物,一吐才發現是半個碎牙。

  含著嘴中血水說了半天,周圍人卻沒聽懂句,高俅心疼的都要哭出來了,跺著腳問道:“到底是誰動的手!”

  這時候從人群中鉆出一個身穿綠袍的小官,大聲道:“殿帥,你這兒子是得管管了,建造艮岳壽山可是陛下的心頭事,令郎這般動手動腳,不光是蔑視下官,還是蔑視朝廷,蔑視皇上。”

  高俅兩眼一黑,差點暈了過去,指著他顫抖的厲害:“你..楊霖,你等著!”

  楊霖趕緊上前,一把扶住高俅,寬慰道:“高殿帥小心貴體,現在是非常時期,整個禁軍都得行動起來,為艮岳壽山出把力,殿帥這個節骨眼倒了,可就成了消極怠工了。”

  “爹..這個仇可得給兒子報啊。”高柄說起話來含糊不清,他這次親自前來,就是為了在軍中樹立威望,誰知道被人痛揍一頓。

  高球冷哼一聲,甩了甩袖子把楊霖的手撥開,楊霖不以為意笑道:“現在殿帥可以清場給我們萬歲營了吧。”

  “本官要到皇宮中,跟陛下好好講清楚,你就等著吧!”

  “下官等待殿帥的好消息。”

  太師府,蔡京的書房內。

  楊霖故作委屈,道:“恩相,你可得給下官做主啊,下官被人欺負了。”

  “你又欺負誰了?”蔡京臨摹一副名畫,頭也不抬地問道。

  一句話把楊霖噎的不輕,他怔了一會,緩了緩神道:“恩相,這高俅仗著自己和梁師成的關系,是越來越不把您放在眼里了。下官堂堂的的萬歲營提舉,竟然被他的兒子照屁股踢了一腳,他這哪是踢下官的屁股,他這是打恩相您的臉吶,誰不知道我楊霖是恩相的干將,這老玩意眼中沒有學生便是沒有恩相,沒有恩相眼中可還有皇上?”

  “閉嘴!”蔡京忍無可忍,轉身看著他,瞇著眼問道:“你這是打定了主意要奪市舶司了吧。”

  楊霖嘿嘿一笑,說道:“恩相英名,下官的一點小心思,也休想瞞住恩相。”

  “哼,那高俅是梁師成的心腹,你這小子奸猾無比,等閑無事會去撩閑他們父子?你是想鬧到皇上面前,好趁機開口要市舶司,不過我可提醒你,那內侍省看待市舶司,比看他們祖墳還緊,你這一下子想要滲透進去,恐怕不容易。”

  “只要鋤頭揮得好,哪有墻角挖不倒。梁師成雖然號稱隱相,還能真的蓋過宰相不成,有您這堅實的后盾,學生半點也不怕他。”楊霖還是那副欠揍的樣子,看得蔡京腳尖癢癢,他指了指外面說道:“你此時最好是進宮一趟,既然開戰了就要把握先機。”

  說完,低頭繼續作畫。

  楊霖心領神會,轉身就走,走到一半回頭道:“恩相可要記得,我這是為您沖鋒陷陣吶。”

  “滾。”蔡京罵完,自己先笑了起來。

  看著楊霖的身影逐漸消失,蔡京擱筆,背著手自言自語:“隱相?哼,不過是一個身體殘缺之人,憑什么要宰執這大宋江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