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酒桌上的辦事哲學

  觥籌交錯,推杯換盞,佳人在側,美酒在前。

  楊霖有那么一瞬,差點沉醉在這汴梁的春光中,若不是他知道即將而來的浩劫,就這樣做個太平官兒或許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趙佶顯然是玩的很盡興,身邊的幾個人,蔡攸、楊霖、楊戩、李師師都是他非常喜歡的臣子和侍者。

  這些人能帶給他快樂,尤其是楊霖,還能幫他解決不少煩心的事。

  在席間楊霖并沒有開口,而是就這樣陪著皇帝插科打諢,談笑宴宴。

  這個時候談國事,對于風流天子來說,是個很掃興的事。

  楊霖的目的并不是教化這個無可救藥的皇帝,而是完成自己的目的,沒有必要擾亂他的興致。

  趙佶歡顏不斷,笑道:“師師,今日高朋滿座,歡飲暢快,豈可沒有絲竹聲伴。”

  “既然是趙公子相請,師師就獻丑了。”

  這聲音嬌嬌糯糯,聽得在場的男人骨頭都酥了。

  李師師起身,坐到旁邊一個雕刻精巧的小木墩上,從旁邊拿起一只琵琶,左手輕捺,右指彈挑,樂聲輕揚,時而柔緩,時而激越,絲絲入耳,聽得人纏綿入醉,意馬難束。

  趙佶等人搖頭晃腦,楊林雖然不懂音律,為免露怯,也跟著大家搖起頭來。

  一曲奏罷,生怕大家看出他不懂,楊霖第一個擊掌贊嘆:“好!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彈得著實是好。”

  趙佶不滿地看了他一眼,笑罵道:“姑娘彈得好,你贊的屬實一般,半點狀元風采都無。”

  楊霖嘿嘿一笑,說道:“趙兄這就不懂了,所謂大贊無言,就是說的在下。”

  蔡攸一看這個小子來的不久,卻把和皇帝的互動全搶走了,不禁暗暗著急。

  他和他老子不一樣,蔡京固寵靠的是才華和能力,蔡攸卻全憑巴結逢迎。

  蔡攸插嘴道:“今日良辰美景,醇酒佳人,更有趙兄這等俊彥與會,我等行個酒令如何?”

  楊霖一聽就要打退堂鼓,行酒令這東西并沒有看起來那么簡單,需要各種典故信手拈來,楊霖自問玩不來,剛要說話就聽到楊戩先跳出來了。

  “行酒令這東西是你們文人的游戲,咱家才疏學淺,就不湊這個熱鬧了。”

  楊霖暗暗給這個老太監點了個贊,然后說道:“楊大哥一個人不玩忒也寂寞,我和他在旁邊喝兩盅,你們繼續。”

  趙佶一把把他拉住,笑道:“狀元退縮可不行,就由你當令官。”

  楊霖趕鴨子上架,李師師給他斟滿了一杯酒,掩嘴笑道:“令官狀元郎,開始吧。”

  楊霖冷哼一聲,說道:“那本令官可就出題了,咱們來詩籌令,隨便引詩一句,詩意涉及者飲酒。”

  眾人笑著答應下來,楊霖沉吟片刻,道:“人面桃花相映紅,在場誰臉紅的喝酒。”

  在場的都是小白臉,就屬趙佶喝的最盡興,臉色紅撲撲的,李師師笑著道:“趙公子,這一令須得落到你的身上。”

  趙佶呵呵一笑,舉杯喝罷,道:“千呼萬喚始出來,遲到者飲酒。”

  楊霖拉出楊戩來,說道:“我比哥哥早進來兩步,這酒應當是你喝。”

  楊戩笑著擺手道:“咱家早就出了你們的圈,你這個令官須管不得我。”

  眾人又一起哄笑起來,楊霖為了烘托氣氛,拉著楊戩死活不放,把這個老太監白凈的面頰喝紅了才算完。

  花時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當酒籌。

  幾個人醉倒的東斜西歪,反倒是徽宗趙佶的酒量最好,其次才是來自后世的楊霖。

  熱熱鬧鬧的耍笑了一場,曲終人散的時候,楊霖才低聲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這時候趙佶心情正好,笑問:“何事?”

  “關于艮岳壽山的。”

  趙佶更是來了興趣,問道:“艮岳籌備的如何?是不是遇到什么難關了,盡管說來朕為你做主。”

  楊霖獅子大開口,開始各種索要權力,趙佶一一答應下來。

  直到楊霖說要足見一支司衛,趙佶稍作猶豫之色,大宋的祖制就是分兵權,新建一支有違祖制。

  楊霖趁勢道:“陛下,想要迅速修起一個皇家園林,并不簡單。各種問題勢必會接踵而來,必須要有一支司衛,不然束手束腳何時才能成功,等到修成之后,還可以就地解散嘛。”

  嘿嘿艮岳修到亡國都沒修完,楊霖自然敢信口開河,因為他知道趙佶對于奇石的欲望是沒有盡頭的,艮岳也就不會修完。

  趙佶痛快地答應下來,問道:“那這一司,叫什么名字?”

  楊霖滿肚子惡趣味,湊上前道:“既然是為陛下辦事,必定是錦衣怒馬,才有皇家氣象,不如叫錦衣衛如何?”

  “錦衣衛?”趙佶搖了搖頭,說道:“太過直白,倒像是一個老農取得名字,不像是你狀元的手筆。”

  楊霖恨恨地想到,這要是讓朱元璋聽見,非得從墳子...哦,現在還沒有朱元璋,更沒有他的墳子。

  趙佶渾身的文藝細胞,就連皇宮的每一個小院,都是他當了皇帝之后自己重新取得,這么一個取名得見機會他肯定不愿意給別人,不一會眉毛一飛,拍掌道:“有了,這個艮岳壽山,你說別名叫萬歲山。那你們這一支,就叫萬歲營好了。”

  叫啥無所謂,楊霖半點都不在乎,主要是有了機會偷偷培植親信,還可以明目張膽,這才是最重要的。

  要知道,這萬歲營可是自己一手創建,而且假借運送花石綱的名義,各種情報搜集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搞起來,老子也有自己的特務了,大明的錦衣衛就是這個流程,不過他們靠的是驛站。

  翌日清晨,早朝取消,皇帝陛下又喝醉了翹班,群臣無可奈何。

  等他們第三天見到皇帝的時候,萬歲營已經建了起來,楊霖的動作不可謂不快。

  王朝立被他調到營中任干辦,其他人馬有的是從皇城司借的,有的是郁郁不得志的小吏。

  新建了一支萬歲營,百官還沒消化完這個信息,就聽到了下一個噩耗。

  提舉萬歲營的,正是他們今天要告的楊霖,艮岳壽山的修建已成定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