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大宋物流寡頭

  “疊石為山”的消息一傳出來,滿朝文武炸開了鍋,都不知道這個荒唐透頂又將耗資百萬的主意,是哪個奸佞想出來媚上的。

  再聽到是今科狀元,也就是那個搞出蹴鞠聯賽的楊霖,所有的憤怒都找到了宣泄口。

  要知道現在邊關戰事不斷,表面兄弟契丹就不說了,現在出了個西夏把西北各路折騰的苦不堪言。

  據說西軍已經幾十年領不到糧餉了,都是西軍將領自己想辦法搞點糧食養活軍隊,朝廷的財政還在吃哲宗的老本。

  這個時候建什么艮岳壽山,簡直就是昏聵透頂,他們不敢名言攻擊皇帝,只好把矛頭對準了楊霖。

  又有人指出,這個是楊霖背后的蔡京搞鬼,不敢自己承擔讓手下進言。

  蔡京氣的嘴上起了一圈的水泡,恨恨地坐在大堂上,急聲道:“你說你,好好的建什么艮岳壽山,現在還沒動工就民怨沸騰、千夫所指了。更可恨那些人,還把污水潑到了本官頭上。這不是冤煞個人,天可憐見,本官比他們得到消息還晚呢。”

  這句話就帶著怨意了,楊霖也知道這是怪自己沒有提前和他商量,心里暗道這事讓你知道了,這頭功還有我什么事。

  楊霖訕笑兩聲,說道:“恩相不必動怒,學生這一回并不用朝廷一個大錢,管教這些大頭巾閉嘴。”

  蔡京見他語氣輕松,不似作偽,而且又有蹴鞠聯賽成功的例子在前,或許這個商賈之子真的生財有道,若是那樣的話,這件事辦好了足以換來皇帝的無上寵信,倒是一個可以摻一手的好事。

  臉上的怒氣逐漸消散,蔡京皺著眉頭問:“從天下搜尋、采辦、運送花石綱,這樣的事不花費朝廷的錢財,難道你們楊家自己拿不成?”

  “恩相說笑了,這筆錢漫說是區區楊家,就是整個揚州都拿不出來。”

  蔡京冷哼一聲,道:“那你有甚主意?”

  楊霖知道蔡京的水平,這個人不好糊弄,要是拿不出切實地主意來,一個勁扯皮的話,他一下子就能給你戳穿。

  要知道,不管是新舊兩黨的黨魁,都曾在公開場合說過蔡京有宰相之才。

  “使京能正其心術,雖古賢相何以加。”這個人的才華,就連他的政敵都忍不住為之可惜,楊霖當然不敢在他面前玩心機,實打實地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正好也可以讓這個善于理財的權相,幫自己斟酌一下,是否可行。

  “學生是這樣想的,如今大宋物產豐饒,缺的是什么缺的便是運通之法。

  這次運送花石綱,是一個浩繁的工程,正好可以趁機奏請陛下,組建一個司衛。

  我們收購幾個民間的車馬行、漕運幫,在運送花石綱的同時,我們還可以輸糧草于邊塞,治鹽巴于淮揚,販布匹于吳越,運茶葉于川蜀,銷瓷器于江淮,南往北往,車車不空,車馬所至遍地都是黃金。”

  蔡京眼色一亮,他不是尋常的迂腐文人,并不恥于言商,一聽這番見解馬上意識到其中的商機。

  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一點,蔡京現在雖然貴為首席宰相,但是并沒有半點機會染指禁軍。

  若是這個司真的建了起來,不管規模大小,至少是自己的勢力伸向禁軍的開始。

  就算是在蔡京自己眼里,楊霖也是他絕對的心腹,他哪里想得到這個小子野心之大,根本沒有把他當做靠山。

  “說下去。”

  感受到蔡京的興奮,楊霖知道自己的這個操作絕對可行,不禁更為得意,上前一步說道:“現如今沿海各番邦的商船如織如促,大量錢財涌入市舶司,我們還可以趁機進言,將這塊肥肉...”

  哐當一聲,蔡京手里的茶杯落地,他卻渾然不覺,陷入了深思。

  “你小子,生了一顆潑天的膽子,你有什么力量將別人吃到嘴里的肉給搶過來?”

  哼哼,楊霖心中暗罵一聲,這廝明顯是動了心了,卻不敢招惹現在得益的這些人。

  眾所周知,市舶司控制在內侍省手里,是梁師成的衙署。

  梁師成此人是趙佶的心腹,許多圣旨都是他寫的,直接不經過趙佶就發出去了,可見權勢之重。

  外面的宰相幾年一換,唯獨他長期掌權,被叫做隱相。

  “艮岳修成之前,我們有官家的絕對支持,就像是手握打神鞭,立于不敗之地。修成之后,我們氣勢已成,我的恩相吶,天下誰還敢攖其鋒?

  恩相是何等人物,給您這么久的時間,還愁不能站穩這區區幾尺地的廟堂。”

  蔡京一把年紀,竟然被說的有些熱血封騰,笑罵道:“你小子就作吧,早完被你害死。”

  這句話一說,楊霖長舒一口氣,這老小子是準備登上自己的戰船了。

  嘿嘿,朝堂有蔡京,邊關有童貫,內侍省有楊戩...老子一個人手握“六賊”之三,還怕誰來哉。

  走出了蔡府,楊霖馬不停蹄,直接揣著趙佶的腰牌前往皇宮。

  到了皇城,楊霖無頭蒼蠅一般,正好遇到楊戩。

  “楊老弟,在這宮中亂竄什么,莫非是進宮做了侍衛?”

  楊霖看見他笑吟吟的賤樣,第一次感到有些高興,在皇宮可不是好耍的地方,忙道:“老哥哥別取笑我了,快跟我說官家在哪,我有急事面圣。”

  “嘿嘿,今番要不是碰到了我,你得等上一天。官家他...你且附耳過來。”

  楊霖湊近了之后,老太監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如此如此...

  “啊?李師師,官家和她竟然是真的?”

  楊戩不滿地瞪了他一眼:“小聲點,這哪里是好聲張的。”

  “嘿嘿,我曉得了,老哥哥快帶我去找官家,這事可比狎妓重要多了。”

  楊戩拉住他的袖子,左右看了看,板著臉說道:“楊老弟,切記不要胡亂說話,這位李師師文采風流,頗得官家寵愛,要是傳到她耳朵里,給你吹一吹枕邊風,不是好相與的。”

  楊霖卻不以為意,說道:“咱們都是肱股之臣,陛下又是圣明之君,怕個什么,咱們快走吧。”

  楊戩無奈,帶著他直奔宮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