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甚合朕意

  柳抽嫩芽,花蕊初綻,春光明媚,汴梁城中蹴鞠場內,人滿為患。

  今日對決的雙方,是來自淮南東路的隊伍和開封府的隊伍。

  開封府的蹴鞠隊因為在家門口作戰,主場優勢十分大,每次觸球都是山呼海嘯般的喝彩。

  在坐北朝南的高臺上,是看臺的中心,周圍捉刀侍衛守衛森嚴,皇城司精英盡出,因為大宋的天子趙佶就在其中。

  果然端坐在太師椅上的,就是當今天子,正聚精會神地看著場內。看到有花哨的操作,忍不住拍掌叫好,好像是個普通球迷一般。

  在他旁邊坐著的,是近來頗為受寵的小劉貴妃,時不時跟趙佶湊趣談笑,美人言笑晏晏,滿廳如綻春花,理當是賞心悅目至極,除了趙佶卻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欣賞。

  再往后才是劉清水和沾光前來的楊霖,劉清水也盯著蹴鞠場上的局勢,時不時和楊霖討論一二。

  楊霖瞥見小劉貴妃頭上滿是珠翠,一襲柳紅綾羅裙、裙底有兩只小巧兒美足交錯,微露一雙金葉鳳靴。青絲中偶爾露出的耳垂,透明一般的紅潤,楊霖不禁偷偷咽了口唾沫。這份風姿綽約,著實不下于李凝兒,甚至猶有過之,果然不愧是雞窩飛出的金鳳凰,能夠從酒保女兒榮升貴妃,美貌自然驚人。

  臺下開封隊連得兩分,劉清水高聲喝彩,小劉貴妃回頭嗔了他一眼,鳳眼薄怒,似嗔帶笑,微露嬌憨,真個是萬種風情,楊霖直接看的呆了。

  直讓他恨不得馬上回府,讓蕓娘穿上這一身,稍微解一解饞。

  劉清水訕訕坐下,拍了拍身邊愣怔的楊霖,奇道:“大郎,這蹴鞠如此精彩,怎么不見你歡呼啊?”

  “啊?”楊霖暗暗定了心神,嘆道好一個尤物,才說道:“我來自揚州,正屬于這淮南東路,雖在汴梁為官,實則是淮南東路的人嗎,怎會為開封隊喝彩。”

  “嘿嘿,那你們淮南東路可被虐慘了。”

  楊霖哈哈一笑,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嘛。”

  此時蹴鞠比賽已經踢完,趙佶正好聽見這句話,回頭笑道:“若是淮南東路勝了,你可就不這么說了。”

  楊霖起身拜道:“陛下今日駕臨,開封隊有龍氣罩頂,想輸都難,改天再戰我們淮南東路未必會敗。”

  小劉貴妃掩面而笑,趙佶笑道:“就你會說話,這個蹴鞠聯賽的主意是你想出來的,朕著實喜歡,說吧你想要什么賞賜?”

  楊霖從身后的桌上拿出一副畫來,說道:“能為陛下分憂,是做臣子的本分,何敢要什么賞賜。倒是家父身份卑微,一直想為陛下盡忠,卻無機會,這次進京趕考,家父托我捎來名畫一副,萬般囑托要讓我高中,才好有機會替他敬獻此畫,也算是全了他對陛下的忠心。”

  “哦?”趙佶很感興趣,上前親自展開。

  解開系帶,只見畫中一片白須皚皚,幾株墨干老梅搖曳,枝上吐蕊盡開更無一枚含苞。畫中梅花盡管疏落,枝干卻是瘦硬多姿,墨色響亮、遒而見骨,畫面遠方只有一小幢茅舍,頗得留白雅趣。

  趙佶是此道行家,如何不知道此畫的珍貴,雙眼一亮贊道:“好個傲骨寒梅!信手之至,峭枝掃空,意到二筆不到,堪稱一品。如朕所料不差,這應該是吳道子的真跡,旁人縱使臨摹,難有如此意蘊。”

  楊霖笑道:“陛下好眼光,這幅畫正是唐時吳道子所畫,贈與友人魏蘭生。魏家當作傳家之寶,后來輾轉來到家父手中,今獻給陛下。”

  趙佶當即喚人取來筆墨紙硯,令狀元作詞一首,要親自題寫在這幅名畫上。

  楊霖不假思索,等到趙佶提筆之后,吟道:“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趙佶運筆靈動快捷,筆跡瘦勁,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見風姿綽約處。楊霖語速不慢,他也游刃有余,細看之下果然是名家風范。

  “好畫!好詞!好書法!”

  趙佶寫完之后,渾身舒泰,再加上剛剛看完一場酣暢淋漓的蹴鞠,簡直覺得周身無一不美。

  楊霖趁熱打鐵,說道:“陛下,臣受恩任將作監丞之后,統籌衙署發現都是清閑散官,臣等也是食君之祿,豈可不為君分憂,斗膽進一言祁望陛下恩準。”

  “楊愛卿何事,盡可說來。”

  “臣的將作監,本是為陛下皇城建筑把關,現觀汴梁皇城,并無可以匹配陛下才情的皇家園林。而且臣曾和道家高士談論,發現‘京城東北隅,地協堪輿,倘形勢加以少高,當有多男之祥。’為了皇室開枝散葉,陛下多福多壽,臣有意選石筑山,遍尋江南奇石,疊石為山,修建一處園林,以此為陛下親政賀禮。”

  趙佶的興趣一下子被調動起來,越看這個年輕的狀元越順眼,他簡直比自己還了解自己。

  趙佶一生,酷愛三樣東西,書畫、奇石和道家。

  現在三合為一,教他如何不喜,恨不得立馬就開始建造。

  如此這般,會不會損耗太多錢糧?這個想法短暫地出現在趙佶的腦子里,他雖然不太關系朝政,也知道戶部不斷進言說銀子不夠用的。

  楊霖見他眉頭微皺,已經猜了個大概,彎腰說道:“陛下,當初臣進言開辦蹴鞠聯賽,曾經說過此法不但不會耗費國庫錢糧,還可以盈利。如今初具規模,果然如臣所言,現在臣既然提出建造皇家園林,也有辦法不用國庫錢財,只是還請陛下將此事下放于臣,臣必不負陛下所望。”

  這一番話,徹底打消了趙佶最后的猶豫,發自內心地笑道:“愛卿有心了,滿朝文武,就卿知朕心。這件事就托付于楊卿,但有難辦之事,便入宮見朕。來人吶,取朕的腰牌來。”

  不一會,一個內侍拖著玉盤到來,趙佶從上面拿了一個腰牌,親手遞給楊霖,握著他的手說道:“憑借此牌,愛卿可直入皇宮,面報于朕。”

  “臣謝吾皇隆恩。”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