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疊石為山

  一樓宴房,各色酒菜果品已擺置整齊,寒暄了一陣,讓楊霖坐上首交椅,王朝立坐在下方,李蕓娘和王娘子打橫坐陪。

  上官臨門,夫妻二人花了血本,酒菜都是選的好的,王娘子看來家風也不錯,待客甚是得體。

  可惜楊霖的嘴早就養刁了,沒吃幾口便停了筷著,說道:“前番我遭奸人所害,沒有到將作監執事,現在身子已經大好,左思右想這是官家給我的差事,不能這么糊弄歲月混日子。”

  王朝立一聽,說道:“楊監丞不必掛心,咱們司向來清閑,沒有什么差事可做。”

  “此言差矣,我們也是天下百姓賦稅供養的,怎么地就可以清閑度日,過幾天我便入宮面圣,這汴梁有的是我們的發揮的地方。”

  王朝立一聽大喜,只要他能討來差事,將作監都跟著這位新科狀元沾光。

  而且大家都知道他的背景是蔡相,如今蔡相勢不可擋,韓相公和曾相公都不得不避其鋒芒,只要這位新任監丞出馬,應該不難。

  楊霖使了個眼色,李蕓娘一看他們要談正事,便拉著王娘子的手說道:“王娘子,我們到內堂說話。”

  王娘子也知道這是丈夫的機會到了,拉著蕓娘的手,起身告退。

  婦人們走了之后,楊霖站起身來,說道:“我準備奏請圣上,在皇城修建一處園林,把江南奇石運抵汴梁,疊石為山。岡連阜屬,東西相望,前后相續,左山而右水,后溪而旁壟,連綿而彌滿,吞山而懷谷。園內植奇花美木,養珍禽異獸,構飛樓杰觀。

  這樣的園林要建成,得用不下十年的時間,誰還敢說這將作監是清閑的衙署?”

  王朝立聽罷,倒吸一口涼氣:“如此這般下來,得花費多少的人力物力,恐怕朝中文武未必會答應。”

  “只要官家點頭,誰反對也沒有用。”

  修建園林,疊石為山,臭名昭著的花崗巖就是這么來的。

  本來這件事是道士林靈素的主意,這位道士憑借著這些,深的趙佶的寵信,徽宗一朝他的權勢氣焰不下于蔡京。

  被賜號通真達靈先生,加號元妙先生、加封金門羽客,成為道教神霄派領袖級人物,承接王文卿使神霄派從奠基到興盛,打敗佛教密宗、禪宗眾多高僧,修改佛祖稱號。

  也因為他對佛教的打壓和排擠,讓很多和尚編造了許多惡俗的故事,砸到他的頭上。

  但是林靈素媚上欺下,恣橫不悛,飛揚跋扈倒是真的。

  現在楊霖打算把這個功勞搶過來,反正趙佶早完都要運花崗巖,還不如交給自己來運作,還能輕點害民。

  王朝立想了想,依著官家的性子,這事八九不離十。

  如此一來,將作監從一個清水衙門,勢必搖身一變成了紅的燙手的衙署。

  “屬下原為楊監丞鞍前馬后效力。”機會就在眼前,王朝立不想錯過,可供他浪費的機會太少了。

  楊霖笑著點了點頭,說道:“記住你今天的話,好好跟著我干,我再給你透個信,等我外放的時候,有個五品官的名額,你只要對我沒有二心,不是不可以考慮一下你。”

  王朝立興奮不已,手指頭都輕微地顫動,這么多年抑郁不得志,五品官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要知道,到了五品才是真的進了士大夫的行列,才會享受到這個朝代最好的待遇。

  他絲毫不懷疑楊霖說的話,因為對方沒有必要來戲耍自己,而且新科狀元的背景早就傳的沸沸揚揚,甚至有人說他是蔡京的私生子。

  蔡府一門,有蔡京和蔡卞兩個大員,這一對親兄弟都是朝中的風云人物,可想而知將來他們的權勢將更加大。因為趙佶現在絲毫不掩飾他對蔡京的滿意,不但賞賜日漸豐厚,還經常微服到蔡府做客,和蔡京以普通的賓主相稱。

  五品官對自己來說是天,對眼前這個年輕人來說卻不算什么,汴梁官場的王朝立深知這一點。

  “楊監丞再造之恩,王朝立永生永世不敢忘。”深深拜了一躬,王朝立動情地說道,知遇之恩對于古人來說,確實是一個天大的恩德。

  揚州,楊府內。

  徐知常的二叔徐方恒滿臉老淚縱橫,對著楊通嚎啕大哭,不住地賠禮道歉求饒。

  自己一時氣不過,給汴梁的侄子寫了封信,誰知道惹下這般滔天大禍。

  楊通得知事情之后,差點暈死過去,自己兒子被人陷害幾乎摔死了,這樣的仇楊通是萬萬原諒不得的。

  徐家在揚州雖然是根基深厚的士紳,楊通平日里對他還客客氣氣的,甚至有些巴結不上,現在卻橫眉冷對,恨不得把這個老東西當堂錘死。

  “我那霖兒,差點就死在汴梁御街上!”

  徐方恒心虛地抹了抹眼淚,抬眼一看楊通尤自冷著臉,一雙眼仿佛冒火一般。

  “楊員外,千錯萬錯都是我這老頭子的錯,只求你給楊狀元修一封信,告訴他小老兒愿意承擔所有后果,只求他放過我那可憐的侄兒。”

  揚州出了狀元,這是整個州府的榮耀,尤其是楊霖就讀的書院,更是風光無限。

  誰知道新科狀元差點被人害死,而且還是揚州人自己干的,現在徐家在揚州如同過街老鼠一般,誰都不待見他們。

  好好的一個百年望族,就因為自己起了色心,變成了這般田地,徐方恒心中悔恨萬千。

  他現在甚至提不起對楊霖的恨意來了,只剩下無盡的自責和悔恨,親手養大的侄子也被自己害的墮入了萬丈深淵。

  楊通絲毫沒有給他機會的意思,吩咐下人送客之后,便起身回到內院。

  徐方恒失魂落魄地離開楊府,回到家之后看著凄凄惶惶的家人,更加難受。

  “去收拾一下,我要去汴梁找楊霖,挽回我的這次大錯!”

  徐夫人手里握著一串佛珠,上前道:“老爺,萬萬不可吶,那個楊霖的狠毒你是知道的,現在他肯定恨我們徐家入骨,你這次去不是自投羅網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