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二章 奸臣引路者楊霖

  “竟然是他?”

  楊霖活動了下身子,還是疼的要命,心里的恨又加重幾分。

  這小子的二叔被自己狠狠羞辱了一頓,勢必是收到了揚州的家信,看來上次徐老頭是記吃不記打,還想著指望侄子報復回來。

  劉清水嘿嘿一笑,說道:“這些狗屁文官,平日里鼻孔朝天,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昨夜被抓到皇城司1,你是沒看到那個慘樣,什么求饒的話都說出來了,還不如一條狗呢。”

  楊霖眼皮一抹,說道:“這件事先不要上奏皇上,我們一起去一趟蔡府。”

  劉清水雖然不解,但是好在他知道自己的機謀不足,只是問道“你這身子能去么?”

  楊霖咬著牙道:“無妨!”

  黃昏時分,汴梁的大街上一頭駿馬當先,后面跟著一輛馬車。

  馬車內坐墊柔軟,輪子都用了熟牛皮包裹,力求顛簸的小一點。

  李蕓娘半跪在車內,讓楊霖的腿搭在她柔軟的胸腹上,輕輕按捏。

  蔡府的大門外,兩串燈籠懸掛,劉清水下馬朝后對著馬車喊道:“大郎,蔡府到了。”

  門子們早就熟識,帶著兩人來到書房,不一會一群侍女簇擁著紫袍玉帶的蔡京到來。

  看到楊霖有些驚訝,蔡京笑著問道:“還真是你,你的傷勢這是無礙了?”

  “有勞蔡相掛念,這位是皇城司的劉清水。”

  蔡京當然知道他,對于這種皇帝的親腹,他還是很恭敬的,馬上笑著道:“原來是小國舅,快快請坐。”

  楊霖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地說道:“蔡相,學生落馬一案,已經被清水偵破了,罪魁乃是禮部員外郎徐知常。”

  蔡京面色只是倏忽變化,隨即恢復正常,溫吞吞地問道:“有證據?”

  “人證物證俱全,他壓根就沒想過后果。”

  蔡京心中一動,問道:“你們查明案情,不去找官家做主伸冤,倒來我這里作甚?”

  “蔡相,明人不說暗話,咱們是一條心,小國舅也是我同心同德的兄弟。這是一個好機會吶,那徐知常已經崩潰,讓他咬誰就咬誰,朝中礙眼的人太多,這一回我們何不來個大清洗。”

  大宋雖然重視文官,但是文武之防非常嚴重,現在有個和皇城司扯上關系的楊霖,也是蔡京格外高看他一眼,非要拉到自己陣營的原因之一。

  現在雙方合作的機會來了,而且對自己百利無一害,這種層面的頂級陰謀家一出手,根本不是楊霖和劉清水能比的,很快一個完美無缺的計劃就出來了。

  蔡京可以利用皇城司,攀咬擴大戰果;劉清水借此提高皇城司的權利和職能而且暗中有了蔡京這個幫手;楊霖報了仇,而且討來了三個五品以上官員的任免權,由蔡京來辦。

  楊霖還不滿足,又攛掇著蔡京說道:“現在朝中的宰相,還有一個韓忠彥,此人乃是守舊黨的靈魂人物,除去他一個,勝過打掉千百個嘍啰。”

  蔡京苦笑道:“韓忠彥黨羽眾多,根基深厚,這件小事根本不能動搖他。”

  韓忠彥是舊黨,曾布是新黨領袖,這兩個大佬都是老臣了。

  蔡京的異軍突起,對兩個人的沖擊都很大,本來曾布還很高興,把蔡京調來掣肘韓忠彥。

  誰知道這個小弟太能干,已經混到首席宰相左仆射還加封太師,這就相當于花錢請來的打手占據了自己的院子,搖身一變成主人了,曾布對他也心懷不滿。

  現在的蔡京,是新舊兩黨的共同敵人,就需要這樣的機會,來安插自己的親信。

  圍繞在他身邊的,就是楊霖、梁師成、楊晉戈、藍從熙、譚稹等人,這下他可以大肆安插了。這幾個人是蔡京現在為數不多的親信,楊霖在揚州得了府試解元,到汴梁中了省元,在殿試獲封狀元,無一不是因為蔡京的能量。

  不管是在蔡京心中,還是在其他人眼里,他就是蔡京的人。

  楊霖深怕他的奸佞度不夠,又出毒計,說道:“當下最緊要的就是獲得官家的信任,然后可以隨心所欲地行使堂除的權力,如此一來朝中再無敵手。”

  蔡京深以為然,但是依然心懷惴惴,小聲道:“堂除大肆使用,官家真能沒有芥蒂?”

  堂除是什么?唐、宋稱由宰相秉承皇帝意旨,不經吏部直接任命官員為堂除,亦稱堂選。

  也就是說,不用通過吏部考核,你干什么官職,直接宰相就說了算。

  這本來就是個特殊情況下的應急措施,所有的大宋宰相都是偶爾使用,但是到了蔡京這里直接成了常態。

  現在楊霖就提前給他指出這條明路來,好快速地起勢,他在殿試上給過趙佶機會,對方并不感興趣。

  既然如此,想要阻止金兵南下,就得另謀他路了。

  指望著輔佐趙佶能夠成功,難度不亞于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輔佐劉禪。

  蔡京長舒一口氣,說道:“現在對付韓忠彥這種人物,還為時尚早,而且你這次受傷本身不足以扳倒一個宰相。”

  楊霖雖然聽著不舒服,但是也明白確實是這個道理,自己雖是狀元還沒有成為官場上舉足輕重的角色。但是對于蔡京的謹慎,他也只能是說一句,你還是不太了解現在這個皇帝。

  只要哄著他花錢,哄著他玩,展示一番你的書畫才藝,保準讓這個傻鳥皇帝對你信任的很。

  現在的蔡京還在試探皇帝的底線,但是楊霖站在上帝視角,深知這廝沒有底線。

  楊霖表現的太過浮浪了,比官場老油子還不擇手段,這讓剛剛坐上首席宰相寶座的蔡京有些忌憚,說到底現在的蔡京還留著一點讀書人的氣節,不想做遺臭萬年的奸佞。

  最后蔡京還是決定,只是拉一批人下馬,把自己親信安插一下,打擊一番政敵。至于幾個大的,還不能去招惹他們。

  三個人又具體商量了一下,制定了周密的計劃,蔡京親自起身送兩人出府。

  府上的下人都提了小心,暗暗把這兩個人記在心里,要知道現在的蔡京還沒有送人出府過。

  到了府外,劉清水也棄了馬,鉆進了楊霖的馬車里。

  楊霖知道他肯定是有話要說,吩咐蕓娘拉下簾子,劉清水湊近了說道:“大郎,這個蔡京膽子這么小,跟他合作能行么?我聽皇城司的人說過,這個朝堂爭斗,都是你死我活,畏畏縮縮可斗不過別人。”

  “蔡京?嘿嘿,你等著吧,全天下也沒有比他能行的了。”

  楊霖說完不再理會劉清水,將腿伸到半跪著的蕓娘懷里,感受著腴潤,閉著眼沉思起來。

  這漢家天下千年,若是排個奸臣榜,蔡京當有一席之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