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不問蒼生問鬼神

  當天夜里,這些士子就住在了崇文館內,要是往常一群士子住在一塊自然是談論些詩詞歌賦。但是現在他們都在憧憬著即將而來的仕途。

  這幾百人,最不濟的也能混個同進士出身,封官不在話下。還可以走馬汴梁,接受百姓的歡呼,接受皇帝的召見和祝福,這是何等的榮耀。

  最后,大家一塊到傳說中的金明池,赴瓊林宴,給這榮耀的一刻畫上圓點。

  楊霖腦袋枕著雙手,翹著小腿,沒有絲毫的睡意。崇文館是皇家藏書的所在,一股書卷氣彌漫,住慣了長樂樓安樂窩的楊霖并不習慣睡在這里。

  “想起來還是安樂窩的體香好聞...”

  楊霖小聲嘟囔道,旁邊的趙冑也緊張睡不著覺,笑道:“楊文淵也知道長樂樓里安樂窩?”

  “嘿嘿,略有耳聞。”楊霖不想暴露,笑著答道。

  誰知道趙冑來了興趣,側過身子說道:“那可是個好地方,你知道李凝兒姑娘么?是咱們大宋有史以來最有才情的女子,‘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如此佳句,真讓人心向往之啊。”

  楊霖稍有心虛,只好安慰自己,有才的人總會留下佳句,說不定我現在讓凝兒剽竊了,將來他們還能創造新的,豈不是為中國古詩詞做了卓越貢獻?

  趙冑嘆道:“這一回中了進士,我說什么也要攢錢去一趟長樂樓,就算不能見到李姑娘,在她樓下駐足也是好的。唉,這種驚才絕艷的才華,竟然生在了女子身上,真是讓我們這些男兒心生慚愧吶。”

  旁邊的士子一聽他們在討論李凝兒,頓時來了興趣,你一言我一語,言辭間都是對女神的無限贊美。

  “我最喜歡的還是那句‘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這等好詞,合該只有天上的仙子能寫出來罷!”

  “依我說,還是‘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最為驚艷,簡單的詩句意味雋永,越讀越有滋味。聽說凝兒姑娘不光詩詞絕代,更有萬種風情,花容月貌,可恨沒機會得見佳人一面。”

  楊霖聽著他們肉麻的話,心底暗爽,要是讓這些人知道凝兒對著自己曲意承歡的模樣,該是怎樣的表情。

  讓一眾進士們無眠的夜很快就過去了,卯時士子們邊列隊走進了宣德門,坐到大慶殿廣場上早就安排好的座位上。

  不一會,剛升任禮部員外郎的徐知常高聲道:“下面宣讀面圣名單。”

  眾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尤其是有機會染指前三甲的才子們,更是翹首期待。

  楊霖老神在在,你們比別的也就算了,跟我比易數?我惡補這么多天,相當于開卷考試,還考不過你們不成。

  “常州武進縣霍端友;興化軍仙游縣蔡甸;杭州府趙冑;揚州府楊霖;汴梁開封府趙鼎....”

  楊霖越看徐知常,越覺得有些眼熟,但是也沒有放在心上。

  徐知常帶著二十個人,前往鳳棲閣等候面試,這時候趙佶正在翻閱著這二十人的名單和試卷。

  其中有一篇條理清晰,十分清楚地講述著易數,和鉆研了此道很久的自己許多地方心氣想相通,讓他捧在手里愛不釋卷。

  這封試卷署名自然是楊霖,他找的三個道長大有來頭,正是皇觀里的道士。

  平日里趙佶找他們論道,也是這個觀里的道長,是楊霖花了大錢再由蔡京和楊戩的面子才請到的。

  不得不說,面試是對所有士子的一道巨大的考驗,面對著當世最有權勢的人皇帝和諸位相公,你需要從容應對各種問題,簡直是難如登天。

  前幾個人匆匆進去之后,出來時無不渾身冒汗,明明是料峭春寒的天氣,搞得跟三伏天一樣。

  直到楊霖入場,幾個相公和趙佶才慢慢點頭,這廝何止是落落大方,簡直就有些放松過頭了。

  沒辦法,在場的都是熟人,蔡京、楊戩甚至趙佶,他都曾經有過接觸。

  楊戩一甩拂塵,高聲唱喏:“揚州士子楊霖,起身待問。”

  楊霖站起身來,看著上面的四位相公,還有端坐龍椅的皇帝趙佶,等待著這最重要的面試。

  蔡京輕笑一聲,道:“楊霖,先介紹一下自己,給官家認識一番吧。”

  “學生揚州楊霖,潛心埋首一十五載,只愿學成文武藝,賣與帝王家,此心除了忠于大宋,忠于官家之外,再無其他追求。學生出生時候,天降...”

  “咳咳”蔡京看他還有繼續吹下去的打算,趕緊輕咳制止了他,問道:“你有何充盈國庫之策。”

  楊霖早有準備,答道:“學生家中,從事商賈,竊以為充盈國庫非商稅不可!今我大宋,開市舶之利,所得何止千萬。西敗逆夏,北御契丹,南撫諸戎,東邊則是無盡的大海...

  近海之人不下千萬,海即海民之田。沿海諸府道,地窄民多,山林斥鹵之地,悉成村落,多無田可耕,小民生計艱難,全賴海洋貿易養贍資生,子母營利。

  若是發動海民經商,則四海貧瘠之地,即刻可為天下富貴之所。朝廷于中只需收取商稅,便抵得過數年所得,何愁國庫不豐。”

  趙佶聽得懶洋洋的,顯然是對這些民生國計不怎么感興趣,轉而問道:“素問你有詩才,曾吟‘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在這殿上七步之內就今日殿試問答一事作詩一首如何?”

  楊霖心里暗罵一句扶不上墻的爛泥,老子費盡唇舌教你怎么治理國家,你卻非要吟詩,吟個雞毛啊。

  心中帶氣,楊霖沉聲道:“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趙佶好似沒有覺出楊霖話里的含義,笑道:“不錯,盛名之下,果然是卻有真才實學。”

  就這樣,話說了一半的楊霖面試結束了,走出大殿他不禁背負雙手抬頭看。

  陰沉沉昏慘慘的天空中,一道龍掛透射著黯淡的光芒,就像是這拿著算命當試題的朝堂,一殿的荒唐君臣,行將死去還殘存最后的光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