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奇葩皇帝出考題

  “錢字孔方,相親如兄,危可使安,死可使活,貴可使賤,生可使殺,無論何事,非錢不行。”

  在揚州府,楊通的書房內懸掛著這樣一副字,出自西晉魯褒的《錢神論》。

  以前的時候,楊通最喜歡的就是這幅字,但是現在卻興高采烈地指揮下人將這幅金絲楠木裝裱的字拆下來。

  “我兒子中了省元,咱們楊家不能懸掛如此字畫,徒惹人恥笑。要知道,如今的楊府可不只是我楊通這個商人的宅院了,而是連中兩元的我兒的故居,多少都得帶點墨水味,不然對不起我那連中兩元的兒子啊。”

  圍繞在他周圍的掌柜、伙計紛紛出聲附和,少東家高中省元的消息傳來,東家是敞開了賞賜,底下所有人都跟著沾光,大家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

  楊霖這個孩子的品性,沒有人不挑大拇哥,當然...那是以前的楊霖。

  自從京城傳來消息,楊通已經樂得兩天沒合眼了,日日在祠堂內和祖宗先人匯報,不然就是到云妙觀還愿。

  楊家典當行的掌柜趙金笑呵呵地說道:“東家,咱們大郎此番高中,必是外放的大員,何不早做打算,去他上任的地方,怎么說也是朝中有人好辦事,您說是不是?”

  楊通面色一寒,罵道:“放屁,我跟你們說,咱們可不能給霖兒找事。我們在揚州,還愁沒有錢賺,此地乃是天下漕運中樞,錢財便如流水一般。往南有蘇州帶織戶密集,可經營棉布,若將蘇浙的棉布、絲綢,徽州的茶葉、竹木運銷于四面八方,再把長江中上游的木材、糧食運至長江下游販賣,還可利用運河航道,將北方的棉花、大豆運至江南,再把江南的特產運往北方,揚州處天下之中,還可經營鹽業;往西有徽州雖貧窮,也可經營典當。”

  這一番話下來,足見楊通能混出“財大氣粗”這個名號,絕非運氣好。

  這樣的見識,在遍地豪商的江南,也不多見。

  不一會,從外面來了一個下人,臉上也帶著喜氣,垂手道:“老爺,大郎派人回來傳信。”

  楊通一聽來了精神,急聲道:“哦?我兒說什么了。”

  “大郎說汴梁米貴,他剛開了一間長樂樓,花光了積蓄。”

  還沒等下人說完,楊通轉身就跟趙金說道:“快給我支取十萬兩銀子,送往汴梁。”

  趙金微笑頷首,記在心中。

  下人繼續說道:“大郎還說讓我們把他的四個義子送到汴梁,好方便他早完看覷。”

  “大郎真是良善啊,這樣的人得中今科省元,實乃朝廷之福,百姓之福,大宋之福。”

  “呵呵...”

  東京,汴梁,宰相蔡京府上。

  這幾天蔡京的脾氣不太好,楊霖都繞著他走,輕易不來蔡府觸霉頭。

  前些天諫官陳馞彈劾他與內侍交結,陳馞雖獲罪被斥退,但是蔡京也因此被皇帝責罵一番。

  今天蔡京竟然主動派人把他叫道了蔡府,這下躲不開了,楊霖只好硬著頭皮來到這個權相的府邸。

  出乎意料的是,這里還有內侍省的楊戩,前些日子蔡京剛剛因為結交內侍被彈劾,沒想到還敢和楊戩在府上相聚,足見這些人現在的氣焰。

  楊霖進了客堂,笑道:“小子楊霖拜見老公相,楊大哥,給你們問安了。”

  蔡京抹了眼皮,沉聲道:“你小子有日子沒見了,不是看老夫被官家責斥,就要刻意疏遠吧?”

  楊霖還沒來得及叫天屈,楊戩笑呵呵地說道:“楊老弟可不是那樣的人。”

  楊霖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摸著鼻子訕笑道:“老公相說哪里話,小子是什么人,還逃得過老公相一雙慧眼?要真是那樣的人,今天是萬萬進不來這蔡府的。”

  蔡京臉色再繃不住了,笑出聲來:“屬你小子最是油滑,定是看我心情不好,躲得遠遠的,老夫還能吃了你不成?今天叫你來,是有一件天大的好事,落到了你小子頭上。”

  楊霖心里咯噔一聲,難道蔡京要把女兒孫女的嫁給我,前些日子自己參加蔡府家宴,他那幾個女眷長得可真是饞人吶...

  “嘿嘿,老公相有什么關照,楊霖一定不敢拂卻。”

  蔡京眉毛一皺,總覺得楊霖這小子突然變得有些猥瑣,淡淡地說道:“此事是楊公公給你的潑天好處,還是楊公公說吧。”

  楊戩咯咯一笑,道:“楊老弟,前番在劉貴妃娘家,和陛下舉薦咱家負責蹴鞠聯賽一事,咱家可都記在心里了。此番老弟高中省元,已經是前途無量,當哥哥的就錦上添花一回,助你奪個狀元來。”

  楊霖眼光一亮,語氣急促道:“莫非有什么內幕?”

  “前些天和官家在太乙宮的舊址上,曾聽官家說過,往屆的殿試都是儒家學問,這一回官家卻想考教一下諸位道家的精髓。這殿試的考題...”楊戩左右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道:“就是《易數》。”

  楊霖愣在原地,考《易數》?

  易數是道家的典籍,素聞趙佶崇信道教,沒想到竟然輕佻至此。

  殿試乃是國家大事,他也敢這么任性的么?

  但是想到他是大名鼎鼎的宋徽宗,楊霖也就了然了,有啥事是他干不出來的。

  其實楊霖不知道,這還不算什么,再過幾年他還敢在殿上考《黃帝內經》呢。

  釋然之后,隨即就是狂喜,這要不是提前得到消息,誰能在殿試之前去看《易經》呢。就像是明天高考數學,考生卻突發奇想去看古詩詞一樣。

  “哥哥之恩,楊霖沒齒不忘。”

  楊戩不無得意地說道:“只要狀元郎將來別忘了和老哥哥的這段情分就好。”

  三人在蔡府小聚,蔡京吩咐下去準備酒菜,席間還是對前些天被彈劾憤憤不平。

  楊霖停下筷著,說道:“前些日子童公公出征,這些諫官將太乙宮走水說成是警示,讓人笑掉大牙,惹得官家下詔,現在西北捷報傳來,官家豈能沒有羞惱,不如趁機將過錯全部推倒他們身上,既為公相報仇,又可以給官家一個臺階下。”

  蔡京點了點頭,沉聲道:“就這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