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只手動汴梁

  趙家天子氣度不凡,若是做一個閑散王爺,就憑他的書畫才情,想要流芳百世并不難。

  他此時端坐在上首,有自小養成的天潢貴胄的風采自信,著實令人心折。

  楊霖掰著手指,笑道:“官家且聽我細細說來,這蹴鞠聯賽若是開啟,肯定引得汴梁百姓進場觀看,朝廷可以準許他們每個隊自行收取觀賽費用,用來養活自己的球隊。

  而且一旦比賽開始,勢必會帶動其他的產業,比如說各隊服飾、場地修繕、道具制作...這無疑會給汴梁百姓以商機,讓他們多一條賺錢的門路。

  第三,草民斗膽,建議每年的最終魁首,摘得第一的隊伍,可以獲得官家御賜的字畫,讓他們倚為傳家傳世之寶!這樣一來,朝廷不需拿出一文錢,就可以辦起這蹴鞠聯賽。”

  趙佶大感有趣,不停地撫掌,作為一個皇帝,他并不是一開始就光想著自己享樂。若是能得點好名聲,還滿足了自己的興趣,才是最好的。

  大宋的文娛活動不算匱乏,但是這么有趣的不多,蹴鞠聯賽算是撓到了趙佶的癢處。

  楊霖自鳴得意,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早在前些年還有一項更有趣的運動,那就是女相撲。

  身材姣好的女人不著上衣,互相摔打,十分好看。就連宮中的妃子宮女也時常下場來幾把,在大宋十分流行,可惜被司馬光這個傻鳥給取締了。可惜當年掉到缸里的不是他,這個人沒淹死是一個不小的災難。他干的混賬事可不止這些,而且都很可笑。首先司馬光原本和王安石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因為政治上面的意見不同,最后竟然導致了意氣之爭,只要是你同意的東西我都要反對,只要是你反對的東西,我都要贊同,你舉薦的人我都要攻擊他,搞得大宋朝堂烏煙瘴氣,黨爭不斷。

  第二就是司馬光當宰相之后,要把將士們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國土一律主動退給西夏,理由是害怕西夏發兵來討如此簡單,認為會拖累大宋的經濟民生,耗費巨大,不如早點歸還西夏土地,避免戰爭。要知道西夏的黨項人本來都是大宋的子民,西北的土地都是宋土,這個人腦洞之清奇,千古罕見。

  現在這群理學家們,把君民的娛樂活動取消的差不多了,楊霖這個蹴鞠聯賽就先是久旱的甘霖,要緩解一下閑不住的大宋百姓的乏悶。可以想象的是,這勢必是一場全民的狂歡。

  趙佶喜不自勝,臉上的笑意就沒斷過,心里更是癢的狠,很不得馬上就辦起這蹴鞠聯賽來。

  “楊霖,既然是你想的主意,此事交給你來辦,能辦好么?”

  楊霖一聽,心里咯噔一下,壞了,這事萬萬不能攬在自己身上。先別說自己是正經的科班出身,馬上就要拿到大宋最值錢的功名了,誰有閑心去干這弄臣的活。再說自己若是真的接了,那些弄臣楊戩、童貫什么的,還不忌恨死自己啊。

  “官家有令,草民本來不敢不從,奈何草民是揚州貢生,春闈在即不能不溫習功課,不過草民有一絕好的人選推薦。”

  趙佶一聽,頓時明白,這個人是揚州解元,想來是不愿意干這些的,便笑著道:“哦,是什么人,說來讓朕聽聽。”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是我這清水兄弟。”

  劉清水本來優哉游哉聽戲,一聽這話頓時激動起來,沖著楊霖比了個大拇哥,不出聲音只是用嘴唇道:“夠意思。”

  劉貴妃先是一喜,然后吸了口氣,期期艾艾地說道:“清水...他會不會,他能干好么,別誤了官家的事。”

  劉清水挺直的胸膛,瞬間彎了下去,垂頭喪氣的不說話。

  楊霖笑道:“清水年輕,做事或不周全,可以讓楊戩楊公公輔佐他啊。”

  劉貴妃心動不已,宮中的妃子都有強力的后援,救自己出身太差,根本沒有半點助力不說,還得時常分心接濟外面的娘家。若是弟弟真能辦成這個事,得點賞賜,也算是減輕自己的壓力。

  她是七竅玲瓏的心思,不明言為弟弟爭取,只是一雙眸子楚楚可憐地望著趙佶。

  美人的眼睛會說話,趙佶那顆花心早就化了,趕緊拍著她白皙的手背溫言道:“就這么辦。”

  劉貴妃擔心自己弟弟不行,囑咐道:“楊霖,你既然是清水的朋友,這件事又是你想出的,可得多幫著他點。有事就托人給我帶口信,能幫上的本宮也好助你們一臂之力,咱們一塊幫官家把這件事辦妥帖才好。”

  “娘娘放心,楊霖敢不竭心盡力。”

  時光飛逝,草長鶯飛,轉眼春闈將至。

  這段時間東京汴梁有兩件大事為人津津樂道,一個是汴梁起了一座長樂樓,樓里有位花魁姑娘芳名凝兒,出口成章落筆成詞,全是上品佳作。

  坊間的書生無不贊嘆,像什么“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的哀怨婉約詞;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的豪放詩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柔情似水;

  都是出自這位凝兒姑娘筆下,讓人不禁感嘆,有宋一朝也就前段時間剛剛去世的蘇東坡有這個才情。

  一時間凝兒的才名滿天飛,不光是達官顯要、名士才子想要一睹芳顏,就連許多閨中千金,因為愛慕這些詩詞,也都想見一見她。

  五陵少年爭纏頭,多少的汴梁世家子弟,豪擲千金想要和美人一晤,偏偏人家有規矩,一天只見一個客人,還得是能和她談論詩詞的名家。

  那些有幸得見芳容的,出來之后無不贊嘆,凝兒姑娘秀雅端莊,舉止談吐讓人如沐春風,生的更是花容月貌。

  除了凝兒,第二個轟動汴梁的就是蹴鞠聯賽的開辦,不同于凝兒走的高端路線,蹴鞠聯賽可以說是全民參與的盛會。

  汴梁城寸土寸金的土地上,建造了許多場地,來自大宋各地選派的蹴鞠高手匯聚汴梁,準備一決高下。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搖著一把骨扇,走進省試的考場。

  鯉魚躍龍門,這里便是大宋的龍門,無數條小鯉魚已經蓄勢待發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