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二章 皇帝

  劉府內,就連侍女走路都翹著腳尖,生怕惹出動靜來驚擾到貴人。

  今天是府上的劉貴妃省親的日子,這還不算什么,關鍵是連皇帝也跟著來了。

  趙佶天生就不是困得住的人,宮中有兩個劉貴妃,小劉貴妃又是他寵愛的妃子,索性跟著一起來到了國丈家。

  一般女婿去丈人家,都是女婿緊張,但是如果對方的身份是皇帝,那就要反過來了。

  酒保出身的劉國丈滿面堆笑,點頭哈腰地在一旁,趙佶倒是沒有皇帝架子,笑嘻嘻地和劉家的人說著些閑話。

  在趙佶身邊,站著一位面如桃花,膚如凝脂的美人,手中捧著個鎏金雕龍手爐,明眸顧盼盈盈柔情似水,全系在坐著的皇帝身上。

  “愛妃站著作甚,坐下來陪朕說說話,在宮中甚是乏悶,難得出來一次就不要拘禮了。”

  劉貴妃巧笑嫣嫣,說道:“官家愛惜臣妾,臣妾卻不能恃寵而驕,站著服侍官家是臣妾的本分。”

  趙佶晃了晃手指,也不強求,繼續詢問一些坊間的趣事。

  不一會,劉清水匆匆奔回府上,門子苦著臉道:“少爺,你怎么才回來,官家和貴妃都來了半天了。”

  劉清水暗叫一聲不好,趕緊去換了一身衣服,走到堂前整了整衣襟,進來之后抱拳彎腰拜道:“官家,娘娘,清水來遲啦。”

  天地君親師,在大宋只用跪到天和地,就是見了君主,宋朝人親切的稱為‘官家’,也是只需要作揖即可。

  劉貴妃眉間蹙,旋即展開,語帶不滿地問道:“看你一身酒氣,又到什么地方鬼混了?我們算是管不了你了,正好今兒官家在,可得好好幫臣妾教訓這憊癩小子。”

  劉貴妃生怕自己弟弟一身酒氣來被官家不喜,故意撒嬌弄癡以退為進幫他解圍,劉清水哪能懂得這份心思,嚇得額頭冒汗。

  趙佶摸著自己愛妃的手,佯怒笑罵道:“你又跟哪個不成器的廝混去了,惹得你姐姐如此生氣。”

  “官家明察,清水今天是和我的知交好友飲宴,卻絕非什么不成器的,而是進京趕考的貢生。”

  在大宋讀書就是身份的象征,貢生就是讀書人里的翹楚,當然是受人尊敬的。就連劉貴妃一聽,都芳心暗喜,追問道:“進京趕考?還是個外地的讀書郎?”

  “對,是揚州的,我這位好友可不一般,是揚州貢生之首,府試解元呢。”劉清水為了不被罵,使勁吹噓起來。

  趙佶擰眉道:“揚州解元...莫不是叫什么楊霖?”

  劉清水這下是真服了,自己這個新交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來頭,童貫、蔡京、楊戩這些人也就算了,連皇帝都知道他的名頭?

  “就是他,姓楊名霖字文淵,在家中排行老大。”

  趙佶一聽拍著劉貴妃的手笑道:“愛妃看來是誤會清水了,這個楊霖朕是知道的,是個不錯的讀書人。”

  不錯的讀書人?不錯的讀書人能跟自己弟弟混在一塊,還喝的滿身酒氣,劉貴妃對自己的這個弟弟十分疼愛,也就多了許多關注,最是了解他的秉性,噘嘴道:“就怕是他編的,拿來哄臣妾開心,這小子滑的很。”

  劉清水一聽,頓感奇恥大冤,叫屈道:“這還有編的?娘娘不信,我這就把他叫來作證!”

  他雖然不敢和皇帝叫板,但是急起來經常頂撞自己的姐姐,氣呼呼地就出去叫人。

  趙佶也不發怒,笑呵呵地在一旁撫掌看戲,對他來說這種平淡的市井親情才是最吸引他的。

  “清水,去而復返是為哪...唉?做什么?唉!清水,放開我。楊三給我上,忠心護主...”

  楊霖莫名其妙地被拽上馬背,劉清水才說道:“我那姐姐氣煞我也,說是跟大郎一起,她竟然都不相信,你這回可一定得給我作證,看她臊不臊的慌!”

  “我當多大點事,放開老子。”楊霖在馬背上整了整衣襟,笑罵道:“就這么點事,至于和自家姐姐生氣?”

  劉清水紅著臉不說話,不一會就到了劉府,劉清水拉著他進了大堂,楊霖一看站著的佳人,果然是國色天香。只此一眼,楊霖便不敢多看連忙轉過頭去,卻見她身邊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

  貴妃站著他坐著,不是皇帝是誰,楊霖趕緊作揖道:“草民拜見陛下,殿下。”

  初見皇帝,楊霖并沒有多少惶恐,畢竟他是穿越而來,眾生平等的思想深入骨髓,沒有這個時代的人天地君父的敬畏感。

  他的這份從容,看在趙佶和劉貴妃眼中就顯得很是不凡了,多少名士見了皇帝,都難免緊張出丑,這個解元年紀輕輕,竟然如此從容不迫,果然是個人物。

  趙佶笑道:“你就是楊霖?真是英雄出少年,朕早就聽童貫說起你了,起來說話吧。”

  劉貴妃笑道:“真是個讀書人的模樣呢,沒想到清水這次沒有扯謊。”

  劉清水哼哼兩聲,被他爹一腳踩在腳面上,狠狠地瞪了兩眼。

  楊霖心里一陣緊張,這就提前見到了皇帝,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好在童貫給我說了一些好話,再加上蹴鞠聯賽的事,自己在他心里八成有個好印象了。

  “楊解元,你和清水在一塊,要多教他些道理。我們家中清貧,這孩子小時候沒讀過什么書,幼稚的緊,他說你是他的知交好友,你可得早完看覷著他點。”

  “娘娘說笑了,清水兄品性純良,更為可貴的是心里時刻念著官家的好處。今天我們相聚,就是清水為了孝敬官家,叫齊了我和楊戩楊公公,我們三個一塊討論如何辦成蹴鞠聯賽,為吾皇獻禮。”

  劉貴妃聽了面頰笑吟吟的,開心道:“清水雖然頑劣,對官家的敬意不是虛的。”

  趙佶也很開心,笑道:“朕早就聽說這個主意了,也十分中意,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會勞民傷財吶?”

  勞民傷財?這是你趙佶考慮的問題么?你搞的艮岳、花崗巖把一個好端端的富裕帝國,搞得到處都是起義的亂民。江南繁華之地,竟成一片焦土。現在搞個足球聯賽,你害怕勞民傷財,鬼知道這東西盈利起來,有多么嚇人。

  “陛下多慮了,此舉非但不會勞民傷財,還會為朝廷增加一大筆收入。”

  趙佶一聽眼色頓時亮了起來,指著楊霖道:“這還能盈利?快跟朕仔細說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