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莫愁前路無知己

  鵝毛大的雪片撲簌簌地落下,天空昏慘慘的陰沉,官道上的積雪已經沒過了車輪。

  四輛馬車排著隊走在官道上,車輪軋在雪里,發出吱吱悠悠的聲音。

  “一夜北風寒,萬里彤云厚,長空雪亂飄,改盡江山舊。好俊的雪!”

  楊霖掀開車簾,贊嘆一聲。

  “大郎還有空吟詩呢,這么大的雪,真不知我們何時才能趕到汴梁?”這聲音清脆好聽,還帶著幾分慵懶,正是艷冠揚州的李凝兒。

  楊三頭戴一頂皮帽,舉起手哈了哈氣,笑著說道:“凝兒姑娘無須擔心,過了前面這個小道,就是汴梁的官道了,那里常年都有人掃地、掃雪,好走的緊。小人年前和老爺來過一次,也是這般的大雪封山呢。”

  楊霖意氣風發,這番入京是自己仕途的開始,正要只手補天,挽狂瀾、扶危山,轟轟烈烈干一番大事業。背著手站在雪中,腰桿挺得筆直,正要吟誦一首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來抒發自己的豪情壯志。

  突然一陣急促的哨聲傳來,雪地里躥出幾個身影,嚇得馬一揚蹄,站在馬車上的楊霖一頭扎進了雪窩里。

  “哈哈哈,這番不是抓到一只肥羊,可笑大哥還說什么大雪封山沒有人經行。”

  一眾護院從后面車里出來,先把楊霖的馬車團團圍住,七手八腳地把他從雪里挖了出來。

  吐出一嘴的雪,楊霖心底有些害怕,這就是傳說中的山賊強梁?受后世的小說毒害甚大,尤其是大宋黑道風云《水滸傳》,讓楊霖對這些匪徒天生存了畏懼感,壯著膽氣問道:“爾等是何人?”

  對面幾個強人剛想說話,楊霖身后閃出一個人來,虎背熊腰鼻高口闊,將楊霖護到身后說道:“不過是些下三濫的蟊賊,驚擾了大郎,就是我們的罪過。大郎且到車里安坐,我等這就解決了他們。”

  楊霖此次進京,成了楊家的頭等大事,楊通為此把自己手下常年跑客商的幾個護院全部給他帶上。

  這個世道不算太平,出門在外危險很多,尤其是身上有錢有貨的商賈。

  楊通自然養著一群武藝不俗的漢子,領頭的這個叫趙宏,看他的樣子絲毫沒有把這群強人看在眼里。

  楊霖知道自己也幫不上什么忙,躲到豪奢的馬車中,里面鶯鶯燕燕藏了凝兒、蕓娘、楊天愛,此時都有些畏懼,看著楊霖。

  “別怕,沒事的。”楊霖自己也很怕,還是溫言安慰幾個人,三個女人馬上湊到他身邊。

  一陣瘆人的武器碰撞聲和怒罵哀嚎之后,外面的喊殺聲慢慢的靜了下來,趙宏在馬車旁說道:“大郎,已經處理完了,需要報官么?”

  “也好,派個人去官府說一聲,免得以后又是一個麻煩。”楊霖長舒了一口氣,自己的老爹給自己配的打手果然靠譜。

  其實很好理解,楊家有的是錢,雇的自然都是高手,真的武藝出眾的人,誰肯舍棄清清白白的身子,到山上當一個強人。

  “大郎,這也太嚇人了。”李蕓娘膩聲說道,拍著胸口不住地往楊霖懷里鉆,蹭的楊霖一陣心猿意馬,要不是旁邊還有楊天愛他早就提槍上馬了。

  “啪”的一聲,楊霖在她腴潤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微閉著眼說道:“把這塊地皮想辦法買下來,我以后有大用。”

  李蕓娘趕緊記在心里,現在她和楊天愛掌管著財政大權,出入銀兩都是從她這里,也算是有了一個差事安心一些。

  掀開車簾,只見遠處有一騎奔去,顯然是趙宏安排的人手去報官。

  身后的雪地中,血色已經被白雪覆蓋,打斗的痕跡早就看不出來。遠處的山脈連綿起伏,在暗黑色的天空下,就像是一個擇人而噬的巨獸。

  這里已經是汴梁的周圍了,竟然還有剪徑蟊賊,這些山山水水都是汴梁的外圍,卻沒有絲毫的防御。難怪契丹人幾次打到汴梁的城下,還簽了城下之盟,真不知道滿朝的君臣都是做什么的。

  果然如楊三所言,過了這道山脈,汴梁的官道上有人清掃積雪,道路好走不少。

  在馬車里又歇息了一夜,醒來的時候已經快要到汴梁城門了,為首的馬車前懸掛起楊字幡布,以供在汴梁的楊家人前來迎接。

  楊通的產業遍布全國,汴梁是他除了揚州之外的第二個老巢,有十幾家的店面和作坊。

  還沒等楊家人找到自己,已經有幾個眼尖的皇城司的禁軍,在劉清水的帶領下找了上來。

  “哈哈,大郎!”

  楊霖走出馬車伸了個懶腰,從揚州趕來因為冰雪無法走漕運,這一路上顛簸快讓他骨頭散架了,怪不得古人都不愿意出遠門。

  “劉兄,這么早就出來迎接,真讓小弟感動吶。”

  “嘿嘿,咱們弟兄誰跟誰,在揚州承蒙你的款待,現在來了汴梁說什么也得讓弟兄們盡一下地主之誼。”

  楊霖早就不想在馬車里了,跳下車來遠處又來了一批人,一個白面中年人上前道:“大郎,我是楊家通和糧行的掌柜白重贊,得了老東家的囑托,特來安置大郎進楊家的汴梁別院。”

  “原來是白掌柜,我與幾個好友幾日要去吃酒,今夜不醉不歸。楊三,你帶著其他人跟著白掌柜去把大家安頓好了。”

  楊三趕著馬車,跟著這些人進了汴梁城,劉清水咋舌道:“通和糧莊是汴梁有名的糧莊,沒想到也是你們楊家的...”

  楊霖輕笑道:“都是小錢,不值一提。”

  “你這家伙!”

  一行人興高采烈,吆五喝六地進城,突然幾個人趕了上來,問道:“是揚州貢生楊霖,楊公子么?”

  楊霖點了點頭,疑道:“正是,閣下是?”

  來人笑道:“小人是蔡相府上的下人,我家老爺知道公子進京,特讓我前來相邀,讓公子有時間去府上一敘。”

  楊霖笑著答應下來,一個禁軍嘖嘖兩聲:“大郎,你跟蔡京也熟識?他可是官家身邊的紅人,據我爹說,官家設宴還親自給他夾菜呢。”這些皇城司的禁軍,家中都是貴胄,雖然職權不大,但是爵位嚇人,經常能和皇帝相見。

  “有點交情,不算很熟。”楊霖如實答道。

  “得了吧,現在蔡府門前車水馬龍的,沒點親近的關系都進不去門,大郎面子夠大的,蔡京親自派人相迎呢。”

  進到城中,剛走幾步,就看到兩個宮裝內侍騎馬而來。

  “是楊文淵,楊公子么?”

  劉清水起哄道:“又來了,又來了。就是他,揚州的解元。”

  兩個小內侍笑嘻嘻地停馬,說道:“我們是內侍省童爺爺的手下,爺爺知道公子進京,要擺下宴席,邀您明日到府上赴宴。”

  旁邊的禁軍摸了摸額頭,道:“童貫的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