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破廟野哭一尊佛

  崇寧二年冬,汴梁傳來消息,蔡京官拜左仆射兼門下侍郎,在大宋這就是宰相。

  這個被放逐過的官,再回汴梁登上了宰相的位置,意味著新舊兩黨殊死相搏的廟堂上,再一次要起風云變化。

  揚州,神仙居。

  楊霖本來帶著五個義子干兒和小丫鬟錦兒買一些進京的物品,其實就是順道帶他們出來玩耍,偶遇秦檜,便邀請他到自家酒樓吃酒。

  秦檜已經見過幾次這五個孩子了,所以沒有表現出害怕的樣子,現在他們的臉上的疤痕漸漸消去,過不了多久就要仔細看才能發現了。

  楊天愛坐在楊霖身側,為兩個人倒酒,自從挨了一頓打,她和楊霖的關系一日千里,不但不再害怕,還時常撒個嬌。

  楊霖帶他們出來玩,也是為了讓他們有個正常的童年,老是困在楊府也不是個辦法。

  秦檜興高采烈地起身為楊霖倒酒:“大郎,你聽說了么,老公相這番成了真的宰相了。”

  楊霖抿著嘴,笑了一聲:“前些日子和賈安宅吃酒,倒是聽他說起過。”

  “大郎和老公相的關系如此親密,此番春闈還不是手到擒來,會之這里先給你道賀了。”秦檜起身抱拳彎腰,笑呵呵地竟然真的行了一禮。

  現在他們兩個還沒有任何的利益關系,秦檜只是他眾多同窗的一個,楊霖站起身來,看著窗外飄起的雪花,嘆了口氣說道:“蔡京拜相,大宋這天是越來越冷了。”

  秦檜心頭猛地一震,抬起頭來看向楊霖,只見他背著雙手看向窗外,年輕的背影竟然有些蒼涼。

  楊霖是蔡京親自挑選的府試第一,揚州貢生何其多,才學超過楊霖的不在少數。外界風言風語傳的沸沸揚揚,好在楊霖本身的名聲夠好,都知道他是守正君子,這才壓住了一些輿論。秦檜和楊霖的關系親密,知道一些內情,這明擺就是天大的官場人脈,為什么大郎看起來沒有一絲喜色呢?

  楊霖的底牌確實有蔡京,但是絕對不是首要的,他花費家中巨資,買通的是童貫、楊戩這兩個宦官,還有后宮的妃子甚至宮女。

  楊霖這些人通過童貫和楊戩串聯起來,有機會就可以在皇帝趙佶的面前為自己美言幾句,要知道大宋到現在,皇帝才是絕對的權威。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秦檜見他意興闌珊,便起身道:“大郎,天色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家父最近染病,還等著我回去煎藥呢。”

  楊霖點了點頭,起身相送,剛推開房門一陣冷風吹來,吹得秦檜一個激靈。

  “嘿,好刁鉆的風兒,專往我這懷里鉆。莫非也知道我秦會之即將高中,跑來大獻殷勤?”

  楊霖見他的樣子縮頭縮腦十分滑稽,回頭笑道:“把我的大氅拿來。”

  錦兒捧著一個鶴氅過來,心疼地舍不得放手,楊霖瞪了她一眼,小妮子才心有不甘地撒手。

  秦檜喜滋滋地披上,對著錦兒說道:“看把你小氣的,我又不要你家少爺的,梅花爛熳小軒前,鶴氅來看雪齊天。嘿嘿,大郎,改天我就還你。”

  錦兒是個小守財奴,當初掉了個玉佩都念叨半個月,現在則偷偷對著秦檜翻白眼,還怕少爺看見不敢太明顯。

  這一件鶴氅價值不菲,對楊霖來說不算什么,秦檜卻從未穿過。楊霖笑道:“不用了,你留著穿吧,馬上進京趕考了,這一路上可不好走。”

  秦檜想了想也是,但是這么貴重的東西他也不好直接收下,頓了頓腳說道:“也罷,哥哥就不和你客氣了,反正這個恩情記在心里了,早完還了這個情就是了。”

  手上用麻繩栓了兩包藥,提著走在雪中,想到家中老父病重,自己出不了門,而來年春闈在即,秦檜的肩膀又彎了幾分。

  楊霖目送他離開之后,摸了摸錦兒的雙丫髻,笑道:“跟在少爺身邊,以后要大氣一些,咱們又不缺錢。”

  “哦...”拖著長腔的悶哼一聲,顯然是不服氣,楊霖也拿她沒辦法。

  楊三趕著馬車,前來接楊霖回府,剛走上馬車就聽到一個虛弱的聲音:“這位少爺,求求您,隨便什么殘羹剩飯給點就行,我娘病了,好久沒吃的了,快餓死了。”

  這小乞丐也不知道是從哪竄出來的,下了楊霖一跳,旁邊的酒樓掌柜一腳踢了他個跟頭:“哪來的乞丐,驚擾了貴人你吃罪的起么!”

  小乞丐在地上滾了幾下,臉色有些痛苦,卻掙扎著爬起來準備繼續去別處行乞。

  楊霖掀著車門,看著他步履蹣跚咬著牙繼續行乞,不知怎的愣在了原地。看他臉上鼻青臉腫,嘴角還有淤血,看來是沒少挨打。

  噌的一聲,從車里竄出去一個小身影,不一會楊天賜捧著剛才楊霖吃剩的酒菜,挑了些饅頭和牛肉遞給他。

  楊霖欣慰地一笑,這些被天遺棄的孩子,真不愧自己給他們取得名字。

  小乞兒跪在地上,雙手抱住拳磕了幾個頭:“謝謝少爺,謝謝大少爺,謝謝小少爺。”

  楊天愛紅著臉,說道:“你快回去吧,你娘不是病了么。”

  楊霖吩咐楊三,給了他一塊散碎的銀子,說道:“回去給你娘看病吧。”

  小乞兒千恩萬謝,楊霖卻看不得這種場面,催促楊三快些開始趕車。

  馬車內,楊霖兩邊伸出大手,將四個光頭孩子摟在懷里,哈哈大笑。

  楊天愛坐在一旁,看著他們,眼里有無限的柔情。

  雪還在下,一間四面漏風的破廟內,小乞兒將衣服整了整,抓了把灰蓋住自己臉上受傷的地方,鼓足力氣,裝出一副高興的聲音喊道:“阿娘,阿娘,我回來了,今天碰到好心人,給了三兩銀子,你的病有救了。這里還有熟牛肉,還有白面的饅頭,是白面的....娘!”

  一聲凄厲的慘呼,很快消失在空曠的破廟中,臉上淌滿了淚水的小乞兒的懷里是一個瘦弱成皮包骨頭的婦人,渾身冰冷顯然是已死去多時了。

  廟里的佛像日久欠修,遍布著蛛網和灰塵,小乞兒將討來的飯菜擺上,在廟中挖了個坑。干瘦的手指上,沾滿了泥土和血漬,凍得微微顫抖。

  “娘,兒子把你留在這廟里,拿著恩人給的銀子要去外面闖一闖,你活著沒享過一天福,等著兒子回來給你燒一屋的紙錢,讓你在那頭衣食無憂。”

  雙手推著冰冷的泥土,把草席卷身的尸首埋了之后,小乞兒擦了擦眼淚。

  看著面前的佛像,小乞兒雙手合十,默念道:“佛爺在上,保佑小人要混個名堂出來,再不忍饑受餓,定來供奉報答佛爺。小的有名無姓,排行老七,借佛爺的光,以后就叫方七佛。求您保佑我方七佛,也看覷我阿娘的魂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