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九章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老

  入夜時分,華燈初上,一輪皎月隱匿在云層里,只肯露出一角。

  喧囂了一天的揚州城,慢慢地安靜下來,蠟燭燃起來之后,楊家的主院里開始上菜。

  楊霖父子對面而坐,別看楊通身體癡肥,吃的卻并不多,一頓飯下來只顧著給兒子夾菜了。

  楊霖放下碗筷,說道:“爹,明日蔡京在江邊宴請揚州名流,你要不要去?”

  “爹就不去了,咱們家由你出面,爹在背后支持你。不過霖兒,宴請整個揚州士紳名流不是好耍的,這么大的排場耗費不知道多少,我們要不要幫助蔡京一把。”

  “不需要。”楊霖馬上回答道:“蔡京這番入京,明眼人都看出他即將拜相,不知道多少人上桿子巴結他。你當他這一回宴請眾人會賠錢?呵呵,爹,這一回蔡京非賺個盆滿缽滿不可。

  我們在他還未發跡時就資助于他,和現在那些送禮送錢的不一樣,這個時候就不要再送了。不然先前的情分,也會變成諂媚,過猶不及吶。我們就是要和這些人劃清界限,蔡京才不會把我們和他們視為一體。

  花花轎子眾人抬,錦上添花誰不會,蔡京能入京靠的是誰他心中有數,將來在朝中需要什么的幫手他也明白。”

  楊通點了點頭,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也解開了他心里的一絲疑慮。

  當初蔡京沒有發跡的時候,自己的兒子天天往他身邊跑,出錢出力不說還負責出謀劃策。

  現在蔡京即將一步登天,自己兒子的熱情反倒冷卻了下來,天天閉門不出教幾個小獸孩讀書認字,原來是存了這個想法。

  殊不知楊霖的這番舉動,落到蔡京的眼里,確實別的看法。

  蔡京一直在注意著楊霖,這個年輕人給了他太多的驚喜,但是他同樣摸不清楊霖的舉動。想到最后,只能歸結為楊霖的品性上,畢竟“守正君子”的名聲,在揚州就和他爹“財大氣粗”一樣廣為人傳。

  吃完晚飯,楊通叫住剛要離開的楊霖,問了一句:“霖兒,你是不是不想把蔡京當成靠山?”

  還是被看出來了...楊霖苦笑一聲,自己還真是小看了父親的見識。畢竟是白手起家,在揚州打拼出來的草莽英雄,賈道豪商,等閑能夠看透人心,更何況是自己的兒子。

  “爹,什么是靠山?我們給自己定一個靠山的同時,就代表我們要依附于他,萬一將來他敗落了,我們也會跟著遭難。誰能保證蔡京長青不倒,我覺得把他當作靠山,不如當成階梯。

  我們不需要靠山,我們需要一節節的臺階,這樣命運才能握在自己手里。

  所以我們可以出錢出力,幫助蔡京拜相,但是沒有必要更進一步,近乎諂媚的話無異于自斷其他退路,要跟他一條道走到黑,而且還要一輩子看別人臉色。”

  楊通長嘆一聲,說道:“我兒志氣高,心氣更高,爹一定幫你建起自己的勢力。”

  楊霖咧著嘴嘿嘿一笑,轉身離開院子。

  大宋多神童,很多名臣都是早慧的代表,晏殊五歲就會吟詩作詞,十四歲當官步步高升,開掛一般拜相。蔡伯俙四歲就中了進士,授秘書省正字職務,命他到東宮充當太子趙禎(即仁宗皇帝)的伴讀。還有像是寇準八歲能作詩;黃庭堅五歲就可以背誦五經,七歲批量出詩;真德秀四歲開始讀書,過目不忘;孔文仲六、七歲能作詩;楊憶七歲對客談論有老城風。

  以前楊通還有些羨慕,現在看來自己這個兒子,比他們還要早慧內秀。

  一十五年養一個浩然正氣的名聲,出手就是府試第一,交結未來的宰相。這么一想,自家確實不必依附于蔡京,暫時借勢高飛,未來尚未可期。

  錦兒在前面挑著燈籠,唧唧喳喳地說一些院里的瑣事,無非就是楊天愛和凝兒鬧別扭,楊天賜一頓能吃五碗飯,楊天恕蹭的一下就可以跳到墻上之類的....

  楊霖一言不發跟在后面,今天和父親剖明心志,是為了將來用錢方便。好在父親不像有些商賈,守財如命,能賺不能花。

  要知道在這個社會,有錢沒權就是一頭頭待宰的肥羊。

  蔡京這廝拜相之后,搞出一套鹽法,讓兩淮無數的富可敵國的商人傾家蕩產,淪落為乞丐的都不在少數。

  自己入仕的道路已經鋪的無比平整寬闊,就等著去到這大宋號稱士大夫的天堂的廟堂之上大展拳腳了,到時候肯定要用大筆的銀子。

  父親雖然能賺,但總不能留在自己身邊算賬吧,是時候尋摸幾個心思伶俐的手下管賬了。

  “錦兒,楊三這廝,算賬理賬怎么樣?”

  錦兒一個人說的無聊,少爺又不理睬自己,正覺得十分無聊,聽到這話咯咯笑了起來:“少爺不知道,這楊三兒是個有了名的傻蛋,不知道鬧了多少笑話,有一次出去為府上采辦,算錯了帳多花了四貫大錢還洋洋得意,最后還是我們幾個湊錢幫他還上的虧空。”

  楊霖聽的一陣心煩,這是生錯了年代,要是生在大明的豪商家中,生下來家里就給你培養好了才色雙全的“揚州瘦馬”,平時帶在身邊理賬算賬,夜里另作他用。而且忠心耿耿,任勞任怨,真是羨慕死個人。

  再看看面前一說別人八卦糗事就停不下來的蠢萌丫鬟,說道興奮處自己笑的花枝招展,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吶。

  看來還是得自己尋找培養,不過自小培養的也有好處,楊霖在后世公司因為工作的原因,自學過預決算,簡單的傳授下來在大宋還是很先進的。

  翌日清晨,楊府的內院熱鬧非凡,楊霖召集了院里的丫鬟們,讓她們規規矩矩地坐在院中。

  這些小丫鬟哪是閑的住的,唧唧喳喳十分吵鬧,楊霖輕咳一聲:“靜一靜,靜一靜,這里有幾道算術題,今天考考你們,誰得分最高賞十兩銀子。”

  “十兩銀子?”

  “為了少爺拼了。”

  “得了吧,就你還想要銀子,你數的清自己有幾個鼻子,有幾個眼睛么?”

  “嘻嘻,那也比你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