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七章 捷徑

  時維九月,序屬三秋,深秋的涼意凄冷,楊府內院的繡房內獸香裊裊,內藏墻壁的爐子烘的溫暖如春。

  透過藕色薄紗望去,室內站著一個玲瓏女體,身穿著薄紗,細長白皙的頸子筆直,胸脯挺起,纖腰欲折,雙手舉在胸前,頭頂著一本書卷,嘴里咬著根筷子。

  凝兒的額頭沁出白白的細汗,她已經站了一炷香的時間了,腿股輕微地打顫,低眉恨恨地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楊霖,發現他正捧著一本《游仙窟》,看得津津有味。

  胳膊實在酸痛難忍的凝兒,偷偷把手往下一放,“啪”的一聲,一根藤條不輕不重地抽在她的嬌臀上。身子還保持著端莊秀雅的模樣,凝兒銀牙暗咬,疼的呻吟一聲。

  “不許偷懶。”楊霖收回藤條,淡淡地說道。

  凝兒眼眶里淚珠兒打轉,強撐著抬起手來,杏眼圓瞪怒視著捧著唐朝最出名的黃書看得楊霖。

  真不知道這個浪蕩公子歌是怎么取得府試第一的,還有他那浩然君子的名聲是哪個瞎眼的傳出去的,在凝兒看來這分明是個紈绔膏粱子弟,還愛折磨人取樂。

  這時候門吱呀一聲推開,李蕓娘端著兩倍熱氣騰騰的茶水進來,看了一眼心疼地說道“大郎,我們凝兒在清音閣的時候,是受過十幾年訓練的”

  楊霖冷哼一聲,打斷道“清音閣是什么地方,是培養陪人喝酒睡覺的娼妓的,什么下流胚子。”說完放下手中的書卷,用藤條挑著凝兒的下巴,橫眉道“你想要做一點朱唇萬人嘗的娼妓,自薦枕席換取錢財謀生?”

  凝兒臉色紅的嚇人,好看的眸子里似乎要噴出火來,楊霖一藤條抽在她的身上,斥道“回答!”

  李蕓娘趕緊上前,又不敢阻擋,只能低聲道“我的凝兒,快跟大郎說你不想,快說啊。”

  “不想。”凝兒咬著筷子,吐出這么兩個字。

  楊林哼了一聲,繼續訓斥道“整日里就知道自怨自艾,性子憊懶,隨波逐流,半點進取心也沒。若不是運氣好生了一副好皮囊,你連最下等的娼妓都不如。出身不好怎么了,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我給你個機會可以潔身自好,你還在這使小性,真是不識抬舉。”

  凝兒愣在原地,自小被賣進青樓的她,出落得實在太動人,仗著天生的美貌,沒有吃多少的苦頭。

  在青樓中誰又會真心訓斥他,管教她,養成了她憊懶的性子。覺得人生都是灰暗的,沒有什么意思,做什么事都是隨遇而安,從來不曾想過去爭取。

  父母親情滋味從未品嘗過,凝兒長大現在缺失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感情,在她心底里蘊釀成了一片情感的饑渴。如今被楊霖一訓斥,心中早就深埋起來的父親的形象突然涌現,雙目也迷離起來,咬了咬唇,低聲道“大郎教訓的是,凝兒知錯了。”

  楊霖看她神色不似作偽,這才臉色稍微緩和,從袖子里掏出一本薄薄的書冊來。

  “放下吧,儀態明日再練,先過來看看這個。”

  凝兒如釋重負,拿下筷子,活動了下酸麻的手腕,湊上前一看。

  只見書冊上沒有表面,很顯然是楊霖自己寫的,翻開第一頁上面就是一首詞。

凝兒捧著書,默念道“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越讀越入迷,這些絕妙的新詞,是她從來沒有聽過的,也不知道楊霖從哪謄抄而來。

  凝兒抬起頭來,眼中帶著無限地崇拜“大郎,這些都是你寫的?”

  楊霖看著她眼中都要冒出小星星來了,擺了擺手輕笑著說道“不是我寫的,是你寫的。”

  “我?”凝兒小嘴微張,連渾身的酸痛都感覺不到了,小聲道“大郎就會說笑,奴奴哪有這個本事。”

  楊霖捏住她的下巴,湊過臉來,把凝兒嚇得粉面羞紅,眼波流轉。

  “我說是你寫的,就是你寫的,回去之后天天背誦,我每天檢查,要是一天背不過五首,小心你的屁股。”楊霖霸氣地說道,一邊還不懷好意地晃了晃藤條,嚇得凝兒臀尖傳來癢意,趕緊點頭應承下來。

  這些好詞,背上一天也是一種享受,她一點都不發愁。

  楊霖心中暗笑,老子把整個南宋以后幾百年能背過的名篇全都抄給你,都是李清照、辛棄疾、陸游、楊萬里、范成大的流傳千古的名篇,這么多精華集中到一塊,讓凝兒在合適的地點、合適的場合拋出來,還愁不能揚名?

  這個才女的稱號,是跑不掉了再加上自己的財力,還有她的相貌,名動汴梁如同探囊取物。

  就是苦了易安居士李清照,現在正和趙明誠你儂我儂,渾然不知自己的后期的詞已經被剽竊一空了。

當然這個官司也沒法打,她總不能去衙門告狀楊霖抄的太快了,我還沒想出來他就抄了  凝兒越讀越覺得自己這個新主人簡直是深不可測,可笑自己剛才還懷疑他的功名,這才情簡直不讓本朝的蘇東坡,說他是大宋第一才子也不過分了。

  做完了這一切,楊霖才站起身來,將藤條放到桌上,說道“今天就到這里,明日我再來,希望你少挨幾下。”

  凝兒羞忿交加,低著頭不敢說話,李蕓娘在一旁湊趣道“大郎放心,我們凝兒聰穎著呢,學什么都快,準叫大郎滿意。”

  伸了個懶腰,大宋第一調教師拿著自己的《游仙窟》,背著手優哉游哉地走出繡房。

  等他徹底消失,凝兒才抬頭,皺著瓊鼻噘嘴道“不過是個十五歲的毛頭小子,裝什么大輩你看他那老氣橫秋的樣子,倒像是個老謀深算的壞東西。”

  李蕓娘呵呵一笑“姑娘,大郎真是好人,你聽他的不會有錯的。媽媽見過多少的男人,他們是個什么東西,我一眼就看出來了。你算是有福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