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 樂趣

  自凡是出來做買賣,就沒有錢談不攏的,葛掌柜捧著一紙契約回去翻箱倒柜,很快就把所有手續辦的明明白白。

  葛掌柜咬了咬牙,開價三千兩銀子,楊霖眼皮都不抬就答應下來。這份干脆讓葛掌柜心痛不已,早知道就多要一點了。

  凝兒所用酒器、沙鑼、冰盆、火箱、妝合之類,皆以金銀為之,而賬幔茵褥,多用錦綺,器玩珍奇,楊霖一概不要。

  楊家的財力,收購一所這樣的規模的青樓,還是收購其中一部分,便如同九牛身上的一根毛。

  坦白點說,饒是傾國傾城似凝兒這等尤物,加上整個圍繞她的團隊,都比不上前段時間為趙佶買入的一件玩意值錢。

  楊霖收起所有的契約和收據,滿意地說道“如此便交接清楚了,我也不用你這地方,只是把人取走。”

  葛掌柜彎著腰陪笑道“楊公子若是喜歡,這地契也不是不可以考慮。”

  “不用了,揚州太小,在這里有什么耍頭,唯有汴梁才是風云際會之地,正當我大展拳腳。”

  葛掌柜心中暗啐一聲,恭恭敬敬地把他送了出去。

  楊霖回頭對著還沒清醒過來的凝兒笑了一笑,說道“從今夜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有人欺負你報我的名號,記住我叫楊霖,楊霖的楊,楊霖的霖。”

  翌日清晨,幾輛馬車從十里長街來到楊府門前,車上下來幾個女孩子手忙腳亂地搬著行李。

  李蕓娘扶著凝兒走下馬車,望著豪綽的楊府,兩人極有默契地對視一眼,一時百感交集。

  楊通最近聽兒子的話,每天早晨起來跟著楊霖跑步鍛煉。自己這個爹身體癡肥,若是不加強鍛煉,恐怕過幾年就百病纏身。

  父子倆氣喘吁吁地運動完,早就汗如雨下,尤其是‘財大氣粗’楊通,這時候臉上的汗珠滾落,就跟下雨一樣。

  聽到門前的吵嚷聲,楊通扶著大門,問道“什么事這么吵?”

  管家楊恕哭喪著臉,臊眉耷目地說道“老爺,大郎他把清音閣買到府上來了。”

  “哦?”楊通不怒反喜,自己這個兒子終于開竅了,正人君子雖然好聽,但是守著這么大的家產,楊霖若是過于正直,當爹的怎么可能放心,要知道官場可是比商場還黑暗呢。

  “霖兒,好樣的,還缺錢么?”

  楊霖這副身子股也屬實一般,不過比他爹強多了,還不至于倚著門才能站住,喘著粗氣說道“不用,需要的時候自然跟爹要。”

  楊通此前給了他一大筆錢,花了還不到十分之一,楊霖一想自己也需要一個人來幫自己管理錢財了。十幾萬兩存在身上,沒有個精明能干的小秘書,還真不太放心。

  來到自己的后院,楊霖吩咐把房子再多收拾幾間,讓凝兒等人住進來。

  楊天愛帶著四個弟弟,趴在院子中的欄桿上看熱鬧,不知道這些新搬進來的是什么人。

  楊霖回到內院換了一身衣服,洗了把臉,這才過來。把眼前的楊天賜抱在懷里,笑著責罵道“你們五個不好好讀書認字,趴在這做什么?”

  除了年紀大一些的楊天愛,其他四個就跟見了父母的小獸一樣,圍著他又笑又叫。

  院子里凝兒和李蕓娘等人安置好了行禮,在錦兒的帶路下,過來給楊霖行禮。

  凝兒隔著很遠就看到他和幾個孩童玩耍,也沒過多在意,走近了之后剛想彎腰斂裾行禮,就看到四個小光頭可怖的模樣。嚇得她花容失色,驚聲尖叫起來。

  他們臉上、頭上、脖子上有一個個的疤痕,密密麻麻的十分嚇人。

  幾個小孩見狀,都自慚形穢地躲在楊霖身后,怯生生地看著眼前的漂亮的大姐姐。

  楊天愛看向凝兒的眼神,瞬間多了一絲敵意,楊霖摸了摸她的的小腦袋,說道“這些都是很可愛的小孩子,你不用害怕。”

  放下懷里的孩子,楊霖帶著她們來到新收拾的房子內,按理說這是人家小姑娘的閨房,楊霖也沒個顧忌大喇喇闖了進來,往椅子上一坐,說道“我把你們買來,不是為了別的,就是為了在汴梁出名。”

  “出名?”

  “沒錯,名氣就是一道護身符,你現在年紀還小,體會不到本公子的深意。”楊霖翹著腿說道,渾然不知道自己這具身體,也才十五歲而已。

  李蕓娘在一旁倒了一杯水,殷勤地遞過來,說道“我們蒲柳一樣的人物,還不是全靠大郎照拂養活,離了大郎就像是離了水的樹苗,怕是半天也活不了,以后還望大郎多關照。”

  楊霖聽的熨帖,笑道“跟著我放心便是,一不叫你們缺衣少穿,二不叫你們忍氣受辱,三不叫你們顛沛流離。”

  凝兒今日搬遷新址,穿得是一身月白色的綾緞,淡施脂粉反倒顯得出水芙蓉般動人清麗,聽著楊霖的話心地十分茫然。

楊大郎真是一個奇怪的人,他花這么多錢把自己買來,卻只為了讓自己去汴梁出名  她哪里能想到,眼前這個十五歲的少年,已經開始為將來的仕途鋪路。

  這條康莊大道,就在楊霖的眼前,權相和樞密使是自己的忘年交;皇帝的珍玩是自己敬獻,后宮妃子宮娥都收到了自己的禮物;府試解元入京,功名唾手可得。

  到時候想要更進一步,還需要聲望和政績,后者現在無從下手,楊霖已經開始著手布置揚名了。

  所有的一切,都只為了一句話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

  在這表面富麗堂皇歌舞升平的大宋,想要保住自己進而有所作為,非得用點特殊手段不可,要知道現在的皇帝可是趙佶,他還有個名氣更大的稱號叫宋徽宗,當然那是他死了之后才有的。

  就是這個人和他的兒子在位時,出現了中華千年歷史上,最屈辱的一次靖康之恥。

  楊霖上下打量這凝兒,目光絲毫不加掩飾,看得她手足無措,臉色暈紅低著頭手絞弄著手帕。

  “抬起頭來。”

  聲音不大但是足夠有威嚴,凝兒只好慢慢抬頭。臉似桃花,柳眉杏眼,櫻口瓊鼻,眉目如畫。

  “站起來。”

  凝兒更加羞窘,卻不敢反抗,慢慢站直了身子。纖腰緊致,胸脯渾圓,,裊娜生姿。

  “不錯,不錯,就是人呆悶了點。”楊霖暗暗點頭,這小妮子資質絕艷,將來調教好了,艷冠汴梁,名滿天下,然后再收入帳中當個禁臠,豈不美哉。

  估計后世那些權貴,捧起自己的金絲雀當女明星,也是這種惡趣味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