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四章 一時孟浪認小弟

  “隨便定?好大的口氣,賭個頭高矮也行么?”楊霖不懷好意地打量著他,一邊喝茶一邊調笑道。

  少年被他的眼神氣的幾欲吐血,旁邊的眾人卻一起哄笑起來,讓氣氛更加歡快。

  楊霖不是為了戲耍這個少年,他早就想揚名,這個少年是撞到槍口上來了。大宋揚名最好的手段,就是一首絕妙的詩詞,讓足夠分量的花魁行首來傳唱。

  這個時代的科舉,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名氣十分重要。要知道殿試類似于面試,你要是殿試的時候已經名滿天下,印象分上就會高出不少。

  少年身后的白面仆從已經聽不下去了,就跟誰刨了他們的祖墳一樣,尖聲罵道:“你這廝忒也可恨!”

  李蕓娘多少知道些少年身份,來頭大的嚇人,趕忙圓場道:“恕奴多嘴,兩位都是風流才子,何不以詩詞論高低。”

  楊霖趕緊說道:“那就這樣吧,不知道兄臺可擅長此道?”

  這句話撓到了少年癢處,他們一家子本職工作沒一個干得好的,卻個個是文體雙開花的行家。

  “哼,就憑你?”

  楊霖也不好和一個胡子都沒長出來的少年置氣,站起身來一甩衣袖,背著手說道:“取筆墨來。”

  比斗詩詞是書生們最愛看的熱鬧,清音閣中也不缺少文房四寶,很快就有人捧著筆墨鋪在桌上伺候。

  少年自視甚高,兩個隨從彎腰磨墨潤筆,楊霖這邊一個姑娘幫他按住宣紙,已經開始了。

  “我等今日在此,正為了明年春闈考試,我就以此為題好了。”

  秦檜等人哄然叫好,也只是為了給他撐撐場面,他們都知道楊文淵文章寫得好,詩詞不甚擅長,充其量是中規中矩。

  楊霖仔細思考一陣,提筆寫道:

  我欲北上也!笑他朝、功名易取,情懷何似?

  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

  似春水、干卿何事?

  暮雨忽來鴻雁杳,莽關山、一派秋聲里。催客去,去如水。

  華年心緒從頭理,也何聊、看潮走馬,廣陵吳市。

  愿得黃金三百萬,交盡美人名士。

  更結盡、燕地漢兒。

  來歲汴梁春事早,勸杏花、斷莫相思死。木葉怨,罷論起。

  少年還在沉思,這邊寫完周圍的書生美人兒已經開始叫好,少年不相信他這么快就寫完了,心緒有些不定,提這筆走過來觀瞧。瞧著瞧著不自覺讀出聲來,心中突然升起一絲敬畏,這個蔫壞的書生,竟然有這等家國情懷么?

  少年也無心繼續比試,光這份落筆成詞的才思自己就已經輸了,他冷哼一聲說道:“功名易取,情懷何似?口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這份本領。”

  秦檜得意揚揚,搖頭晃腦地說道:“好教你得知,眼前這位正是咱們揚州的府試解元。”

  少年又哼了一聲:“算你贏了,我們走。”

  楊霖笑著招手:“哼哼兄,請留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少年回頭愣了一下,突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捂著肚子說道:“你可是真要我喊你一聲大哥?”

  “愿賭服輸,不是天經地義么?”楊霖賤笑著說道,不知道為啥,一看見這個俊俏的過分的小白臉,他就想捉弄一番。

  少年眉毛一彎,嘴角一勾,笑道:“這可是你自找的,你聽好了,我叫趙偲,來自汴梁。”說完彎腰抱拳,叫了一聲:“大哥,小弟這廂有禮了。”

  “乖..記住,大哥叫楊霖,楊霖的楊,楊霖的霖,以后有人欺負你就報我的名號。”

  趙偲身后兩個老奴氣的渾身哆嗦,擼起袖子就要上來拼命:“老奴跟你拼了!”

  趙偲擺了擺手,攔住兩個忠仆,說道:“我們走。”

  兩個老仆還不甘心,恨恨地瞪了眾人一眼,這才跟在趙偲后面溜溜地走了。

  楊霖沒有把這個插曲放在心上,坐定之后笑道:“這個趙四還不錯,沒有撕破臉皮,至少輸得起。”

  一群人渾然沒有把這個“趙四”放在眼里,享受著得勝之后的快樂,比剛來時還要開心。

  秦檜更是手舞足蹈,高聲唱起了剛才楊霖做的詞。

  房外突然響起一個悅耳的女聲:“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公子好志向。”

  兩個丫鬟挑開門簾,一位麗人輕移蓮步,抱琴而入,眾人抬目望去,見此女端的是美艷,一襲淡藍色衫子,兩彎似蹙非蹙的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的含情目。嫻靜似嬌花照水,行動如弱柳扶風。若不是早知道此是清音閣,非被人當成是大家閨秀不可。

  少女進來之后,落落大方地行了個禮:“凝兒見過諸位公子。”

  這些書生也不托大,到這里來就是圖個開心,等閑把這些青樓魁首捧在天上也是常規操作,竟然一齊起身還禮。

  這就把坐在椅子上的楊霖顯了出來,凝兒一雙妙目往這邊瞧來,見他也沒有鄙夷的眼神,這才稍微釋懷一點,再次說到:“公子高才,落筆成詞,奴家拜服。”

  楊霖拿著酒杯,正在暗自琢磨怎么揚名立萬,聽了這話抬起頭才眼前一亮,這美人兒可以啊,眉目如畫,一雙眸子流波蕩漾,仿佛畫中玉人,清麗難言。

  楊霖趕緊說道:“想必這就是凝兒姑娘,果然是人比花嬌。”

  “公子謬贊了。”

  楊霖仔細端詳,這凝兒雖是青樓魁首,但是渾身并無媚意,倒有一股說不出的淡淡的哀愁。

  這些女子好是厲害,把這些臭老九讀書人的脾氣摸得清清楚楚,在這些讀書人,尤其是士大夫和書生眼里,越是這么端著越值錢。

  當然如果你有機會入得枕席,親熱廝磨,手撫著白皙玉體,耳聽的婉轉嬌啼時候,那種風情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楊霖在心中暗暗喝彩,人常說的玲瓏心思,也不過如此。眼前的凝兒雖然是個剛出道的雛兒,艷名不炙,但是資質足夠好,有大紅的潛力。自己就助她一臂之力,讓這個尤物揚名,順帶著讓自己的名聲也傳遍大江南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