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江水難洗一面羞

  楊霖坐在上首自己倒茶自己喝,還不時地和懷里的美人調笑兩句,看著一群熱血書生和一個風韻猶存的青樓少婦爭辯,無奈地搖了搖頭。

  前世在底層掙扎的苦日子,早早鍛煉了他的心性,祖宗教育我們人爭一口氣,可沒叫他們用在青樓掐架上。

  這時候從外面進來一個冷面少年,英俊的臉上略顯稚嫩,手里握著一把骨扇在這深秋顯得十分刺眼。

  “都住嘴,沒聽到我說話么?”

  原來是這個少年在外面喊了一句,本以為里面的人會停下來,然后自己再閃亮登場。

  誰知道里面的人一個理他的都沒有,不禁讓他大感沒有面子,在他身后跟著兩個白面忠仆,氣勢洶洶站在主子身后,掐腰瞪眼以壯聲勢。

  亂哄哄的場景里,顯然誰也沒有把他當根蔥,秦檜帶著一眾書生圍攻李蕓娘,一套言而有信的圣人之言張嘴就來,動不動就引經據典,子曰子曰的,訓得青樓龜公們羞慚無比。

  一看他們服軟,這群書生更是來勁,滔滔不絕地痛罵落水狗。

  少年受此冷落,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要吸引別人注意,根本沒有人理他。

  楊霖看到囧囧的少年,不禁笑著招手道:“兄臺,不妨過來飲杯茶,再過一會他們應該就結束了...”

  見到終于有人理自己了,少年把目標先鎖定在楊霖身上,走到近前坐下,冷哼一聲,然后說道:“就是你們要跟本公子搶女人?”

  這個少年既然已經從清音閣強行搶走別人定好的姑娘,聽到這里的聲音還要來耀武揚威,足見不是為了美人,就是為了出風頭。

  楊霖仔細一想,這種性格的多半是哪家的公子哥,家中非富即貴,何必為了素不相識的青樓女子與他結怨。

  更何況他們在這里拈風吃醋,那位凝兒姑娘只能是暗暗偷笑,改天傳出去對她的花名大大有利,肯定有不少人慕名而來見識一下是什么尤物惹得眾人爭搶。

  想到這里,楊霖笑道:“兄臺此言差矣,我們來此只是為了聚飲敘情誼,至于凝兒姑娘還是什么別的姑娘,都只是陪襯而已。又不是媒妁上門談婚論嫁,何來的爭搶美人一說。我的同伴爭論的,只是一個理字。我們既然定下了凝兒姑娘,那她在這個時段就是我們的,兄臺強行奪去,就如同進了酒肆看到別人桌上的酒菜合口,搶去吃是一個道理。

  你試想一下,別人的酒菜再香,也是殘羹剩酒,我看你也是體面人,豈不腌臜?你干了這種事,最好是低調一些享受美人溫存,還要鬧得滿城風雨,豈不是自爆丑事?

  我不多說,你仔細咂摸一番,是不是這個道理。”

  少年聽得愣在原地,想要反駁卻無從開口,臉色慢慢變得赤紅。羞惱之下,拍桌怒道:“你有什么能為,要訓斥于我!”

  他這一嗓子十分突然,再加上那些書生也罵累了,看著龜公老鴇們低著頭不敢還嘴,十分無趣。

  聽到這邊的喊聲,全都湊了過來,楊霖笑著解釋道:“這位就是搶了你們凝兒姑娘的人。”

  楊霖本打算禍水東引,誰知道剛才還咋咋呼呼的秦檜一看這個少年,反倒冷靜下來,仔細端詳了一會也不敢貿然開口。

  少年身穿著錦緞長衫,腰佩明玉,頭纏絲巾,一身行頭價值不菲,再加上氣質又高,出身定然不凡。

  楊霖暗啐一口,真不愧是秦檜,見風使舵的本事打小就有啊。

  少年深恨剛才被說的啞口無言,指著楊霖說道:“你少搬弄是非,鼓動唇舌,坐在這里沒事人似的想看熱鬧。本公子一開始還以為你是清高,沒想到就是蔫壞,你說這么些大道理,卻不知道身上有幾分本事?”

  楊霖看他氣急敗壞轉移了火力,舉起茶抿了一口,才悠然說道:“既然你不服氣,那在下就降服了你,讓你知道我有什么本事。”

  秦檜長舒了一口氣,這樣一來自己就不用冒著得罪權貴的風險,保全自己的臉面了。

  他是真的窮怕了,山溝溝的頑劣童子生,天天惹他生氣不說,所得的微薄收入甚至不夠吃稠一點的粥飯。這一回他肯出錢,主要還是為了籠絡好楊霖,將來進京趕考就可以和他一塊,搭乘楊家的豪華順風車了。

  楊霖看著已經接近暴走邊緣的少年,計上心頭,說道:“既然你不服氣,就設下三場賭局,輸的一方不論年紀,見到對方必須恭恭敬敬叫一聲大哥。”

  少年還沒開口,在他身后的兩個隨從就跟被刨了祖墳一樣,尖聲尖氣地叫道:“大膽!”

  “放肆!”

  “掌嘴!”

  楊霖看都不看他們,盯著少年笑嘻嘻地說道:“不敢就算了,我又沒逼你。”

  他算是看準了,這個少年就吃激將法,果然楊霖話音剛落,少年就把扇子插在脖子后面的衣服里,問道:“賭什么?”

  看著這個逛青樓顯得有點臉嫩的少年,楊霖沒有感覺到半點壓力,這分明還是個剛剛脫離深宅的少年。

  李蕓娘適時站出來,眼珠一轉說道:“既然咱們兩邊是因為凝兒姑娘惹得,三場賭局不如就是一文一武,再加上凝兒姑娘的一票算了。”

  楊霖點了點頭,李蕓娘一看大喜,忙去轉頭看錦衣少年。

  “哼,賭什么我也不怕他,你們隨便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