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二章 樹欲靜而風不止

  秦檜一馬當先,笑嘻嘻地走在最前面,他的家中并不富裕,在老家有時候要兼職私塾先生來賺取學費。

  鄉野間的小孩很難管教,一個個跟猢猻一樣,天天氣的秦檜頭大,還做了一首詩:若得水田三百畝,這番不做猢猻王。

  這一回他們湊錢慶賀楊霖高中解元和大病初愈,秦檜竟然也掏錢了,足見他和楊霖的關系親密,記憶中這個有些窮酸的書生,和自己還算是交心的朋友,這讓楊霖十分為難。

  看著秦檜興高采烈的模樣,楊霖心中暗道,算了反正現在岳飛才兩三歲,眼前這個人還沒有犯錯,沒必要仇視他。

  興許自己可以改變他也說不定,要知道秦檜最開始也是一個主戰派,宋欽宗靖康元年初,秦檜上奏,認為對南犯的金軍不宜顯示出太怯懦,十一月,金兵包圍京師汴京,派使索求三鎮,金兵堅持要北宋割地,不然就進攻汴京。宋欽宗在延和殿召百官商議對策,范宗尹等七十人同意割地,秦檜等三十六人不同意。

  秦檜上書言軍機大事:召百官詳細討論、加強守備、將金使安置城外不予理會。

  宋欽宗任命秦檜為職方員外郎,不久改為干當公事,實際上就是個割地的使者。秦檜覺得這個官就是專為割地求和設的,有違自己的主張,三次上奏折請求辭官。

  宦海沉浮許多年,這個來自鄉下的縣令之子,又窮又酸還有點氣節的書生,慢慢地改變了自己的初心。其中固然有他自己意志不堅定和老婆家全是漢奸的原因,更多的還是趙家的無能怯弱,讓底下的臣子硬氣不起來。

  清音閣外觀看起來像是一座書院,粉白墻面,青磚碧瓦,難怪會得到這些書生的青睞。

  秦檜囊中羞澀,等閑不舍得來此,心中最是激動,選了張椅子一屁股坐下,便開口喊道:“人吶?怎么沒人來應聲,走了這么久累死了,快快上茶!”

  楊霖冷眼旁觀,這廝確實還是一個愣頭青,根本沒有一點權奸的影子。這種人若是在官場和蔡京斗法,絕對活不過一個回合,真不知道他以后經歷了什么,讓他成為千古第一奸佞。

  秦檜一看楊霖盯著他看,笑嘻嘻地說道:“今天是為楊大郎慶賀,理當由你坐這上首,來來來,快請入席。”

  楊霖拋開滿腦子的《說岳傳》,微微彎腰撩袍,輕笑道:“各位盛情,小弟愧領了。”說完也不矯情,就在主位落座。

  “幾位賢弟,難得此番相聚,愚兄給你們介紹一二,引薦新友。將來一塊進京趕考,也好有個照應。”原來這些人彼此間互相熟識,但是有一些是從揚州附近的偏遠鄉鎮來的,還有一些甚至不認識楊霖,純屬為了抱團而聚會。

  現在的天下并不太平,趙家的大宋是千年以來農民起義最多的朝代,上層士大夫的富裕豪奢建立在底層苦哈哈的血汗上,再加上大宋民風頗有五代遺風,雖然朝廷為了抑制武人重文輕武軟綿綿的,但是軍隊和百姓都是尚武的。這些人被欺壓了,很容易就嘯聚山林,打家劫舍禍害人性命的強梁,遍布各地的山林。

  楊霖心道這些人將來都有可能中進士,做了官彼此間有些照應,總是好的。現在自己朝中上有強援,下面卻沒有辦事的附庸,正要認識幾個相熟的,將來為自己搖旗吶喊。

  秦檜是個自來熟,尤其是來自鄉下的幾個貢生,進城之后頗得他的照拂,最適合做中間人。

  “大郎,這是湖州烏程貢生賈安宅,字居仁。”秦檜指著一個二十左右的年輕人說道,此人儀表非凡,能得秦檜第一個介紹,想來頗有名氣。

  “居仁,這就是我們揚州的解元,楊家大郎楊霖,字文淵。”

  楊霖點了點頭,頷首微笑示意。賈安宅施了一禮,道:“在下閑散慣了,到了揚州游湖攀山,久聞楊文淵大名,沒能及早登門拜會,失了禮數,告罪告罪。”

  楊霖對著大家一起說道:“居仁兄無須多禮,在下也是抱恙在床,剛剛恢復,誕為揚州地主,無法招待幾位,還望海涵。”

  秦檜打斷了大家的客套話,繼續說道:“這是高郵的楊渾,是我的至交。”

  “哈哈,會之的至交就是我的至交,以后還要多多親近。”

  秦檜一聽十分有面子,暗中朝著楊霖晃了晃眼色,楊霖嘴角一勾輕笑回應。

  “剩下的都是老熟人了,都是書院的老人,也別傻站著了,都各自入席吧,還等著請不成。”

  剩下的五個人一起笑將起來,團團作了一個揖,幾人紛紛入席。

  這時候約好的姑娘才姍姍來遲,一個個各具姿色的女子魚貫而入,捧著托盤,上面擺著精致茶盞,陸續來到幾人身前行禮。

  一個身披粉紅輕紗徐娘半老的婦人手拿香帕站在最后,出來一打量就看到了秦檜,捏著手帕上前笑道:“我當時誰包了這清音閣筑香園,原來是咱們的大才子秦會之,你可有日子沒來了,今日是打茶圍還是擺飯局?”

  這女子是清音閣的管家角色,和后世的老鴇不同,更加像是那些頭牌花魁的經紀人。芳名叫李蕓娘,年輕時據說也是個美人兒,年長色衰也沒有覓得良人,留在這清音閣。說起話來八面玲瓏,伺候的人如沐春風。

  秦檜卻不吃這一套,一雙賊眼四處打量一番,臉色一寒說道:“少廢話,我們約好的是你院里的凝兒姑娘,怎么不見人影?”

  李蕓娘面露難色,討好地說道:“哎呦,不巧,凝香姑娘如今有客。會之就可憐可憐我這薄命的人,不要難為奴家了。”

  楊霖一聽這不是爭搶花魁的惡俗橋段,他對此沒有半點興趣,這個凝兒雖然傳的很好看,但是又不是留名史冊的李師師,見一面喝喝酒還能升天怎么著,于是開口勸道:“會之不要在意了,今日旨在咱們聚飲,共敘情誼,美人兒只是陪襯,何必舍本逐末。”

  秦檜算是這次飲宴的發起人,乘興而來不肯干休,不依不饒地說道:“我們湊錢為文淵慶賀,約好了是凝兒姑娘,就得是凝兒姑娘。你們這清音閣臨時換人,莫非是店大欺客?”

  在座的幾人都是年少書生,那股子倔勁一上來,九頭牛都拉不住,一聽這話也都紛紛幫腔起來、本來還很風雅的場所,頓時亂哄哄一鍋粥似的。

  李蕓娘本就理虧,可是另一位客人是她萬萬得罪不起的,夾在中間左右為難。饒是八面玲瓏的蕓娘,也只能不住地賠罪,楊霖看著這亂哄哄的一幕,頗覺無趣,正想制止他們,就聽到一聲懶洋洋地聲音傳來。

  “是什么土包子,要和本..要和本公子爭風吃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