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章 漫天神佛空瞪眼

  采生折割大案的破獲,在揚州乃至江南引起了很大的轟動,蔡京適時地和童貫一起大刷名望。

  當然他們不忘拉上自己的小兄弟,新任府試第一的楊霖更容易獲得讀書人的詩詞贊賞,而且他還是第一個出現在現場的。

  只有楊霖高興不起來,慘像一幕幕就在眼前,更讓人傷心的是,這些小孩子的父母很少有來認領的。

  這些小孩子已經被折磨的面目全非,而且都記不清自己的身份,更重要的是他們非死即殘,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貴的人家孩子,很少有父母能夠養活。

  就算是接回去之后,也是要忍受鄉里的非議,以及高昂的治療藥費。

  對此辦案的差人建議,用他們自己賺的那些黑錢,來安置這些孩子。

  衙門口的各級官吏一臉的不高興,那些錢入了他們的嘴,想要拿回來簡直是難如登天。

  一直關心此事的楊霖,帶著楊三再次來到衙門,只見衙門口聚集了許多的隨從護衛,一看就是有高官在此。

  淮南東路提點刑獄司長官崔伯灝、揚州知府蔡京、揚州通判張幕正在大廳商議此事。

  這件案子的破獲,給蔡京刷夠了名望,但是他卻并不想負責善后。淮南東路的各級官吏對此十分厭惡,這個揚州知府的吃相太難看了,雖然對他們來說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因為童貫、蔡京和楊通的手下大肆吹捧渲染,已經成了一件大智大勇的壯舉。

  蔡京等人怎么細心斷案,大膽推測,勇敢闖入破廟和歹徒搏斗,都被傳得繪聲繪色。

  鬼知道這件案子的破獲,其實只是因為楊霖的玉佩被偷,而小偷好死不死地來到楊家的當鋪典當。

  淮南東路的官員不想追究破案經過,只是想讓揚州自行處理這些沒人要的孩子,就這蔡京等人還不愿意。

  這些小獸孩都被摧殘的夠嗆,想要養活他們,需要大量的藥材。

  而且這種人販子根本沒考慮過讓他們活過十歲,他們越可憐賺的錢越多,很多身上都有暗疾,養在身邊死一個都是污點,很可能將來被人揭舉出來說事。

  廳內互相推諉扯皮,提刑司長官崔伯灝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這時候外面的衙役唱喏:“楊解元楊霖求見。”

  崔伯灝也聽過這位新科解元的大名,傳聞他雖然出身商賈之家,但是溫文如玉才華出眾,而且為人是一身正氣,要求自己簡直如同圣人一般。

  自凡是讀書人,都喜歡這樣的品性,臉色稍霽說道:“請他進來。”

  楊霖扶正衣冠,邁步走進殿中,抱拳行禮道:“學生楊霖,見過諸位相公。”

  果然是一表人才!

  有了坊間傳言的先入為主,崔伯灝看向楊霖的目光和其他人一樣,天生帶著君子光環。

  崔伯灝暗暗點頭,蔡京看向他的眼神也帶著微笑,這位新科解元給自己帶來了重回朝堂的各種利好條件。更別說童貫了,身為一個供奉官,他的眼光很是獨到,最了解皇帝喜歡什么。而他坐在揚州游山玩水,見到楊家父子帶來的奇珍異寶都是絕世珍品,怎么會不開心。

  有了這些東西,不愁皇帝不寵信自己,在宮中當差,只要皇帝寵信,就是最大的政治資本,這一點童貫比誰都清楚。

  所以童貫是最喜歡楊家父子的,甚至起身相迎,說道:“文淵,某剛才還提起你來,未曾想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楊霖對著童貫一笑,然后蔡京就吩咐衙役們設座,楊霖托口年輕并不肯坐,站在一旁聽他們說話。

  崔伯灝嘴上毫不留情,語帶怒氣說道:“揚州府上下,靠著這‘采生折割’案,得了好大的名頭。便是鄉里小兒,也知道蔡知府明察秋毫的斷案經過,如今各地都在追查人販,揚州府功莫大焉。既然如此,是不是這收養棄兒的事,揚州府也責無旁貸?”

  蔡京冷笑一聲,絲毫不畏懼這個名義上的上官,要知道蔡京是在汴梁為官的人,根基和人脈與這些地方官不可同日而語。

  “提刑司此言差矣,揚州府斷案是本分,收養棄兒卻不是責任,說起來這些事應該是淮南東路的衙門處理才對。”

  楊霖在一旁聽了一會,心寒不已,思前想后抽了個空擋出來說道:“各位相公,學生當日在破廟,曾目睹這些幼童,著實可憐。除了被父母尋回的三人之外,救出當日死了兩個,還有五個尚無歸宿。他們的身上被刺血貼皮,學生特意問過郎中,想要恢復需要名貴藥材每日加水浸泡,而后再用人參、黃芪、當歸、阿膠、熟地黃、白芍等進補。

  這些東西造價昂貴,絕非一般人家能夠負擔,學生家中富裕,頗有余財,愿意收養這五個幼童。并且那兩個被父母尋回的,藥材也可以由學生供給,乞望各位大人成全。”

  崔伯灝一聽,看向楊霖的目光多了幾分敬意:“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圣人教習我等,楊解元果然不負盛名。”

  蔡京還以為楊霖是為了給自己解圍,這才攬在自己身上,心中存了幾分感激,但是這等人物讓他們真的交心是不可能的,有朝一日有了利益沖突,反手就能把你賣了,楊霖對此心知肚明。

  既然有人要站出來出錢,這件事處理起來就簡單多了,大宋的朝廷第一次展現了自己不常見的高效,很快各種手續和契約下來,這些可憐幼童就交到了楊霖手里。

  楊霖派出幾輛馬車,載著他們回到府邸,楊三一臉的嫌棄:“少爺,這些小孩子非人非獸,養在家中...”

  楊霖一腳踢開他,罵道:“讓人把后院騰出來,去打造幾個床鋪,買一些柔軟的被褥。”

  楊三何曾見過文質彬彬的大少爺發怒,趕緊一溜煙爬起來,十分麻利地干活去了。

  小童們從馬車中被搬下來,這些日子他們擔驚受怕,一直在衙門待著,也沒有人關心他們,只是簡單地送水送飯。

  楊霖看到他們當中,有一個年紀稍大的,抱著一個小獸孩不撒手,看上去稍微正常些,便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賊心中有鬼,低著頭不敢說話,楊霖搖了搖頭,說道:“看來沒一個知道自己名字的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你們生而為人,遭此厄運,卻不要自棄于世,要知道天地之間還是有仁愛寬恕。從今天起,我帶你們看盡這世間的美好。”

  小女賊懵懵懂懂,抬起頭來,只見陽光下楊霖的臉上閃爍著光芒,在她蹲坐地上的角度看來就像是和背后的天空融為一體。

  人是未來佛,佛是過來人,此時的楊霖恍如神佛,是天也是父。

  “從此之后,你們就叫:楊天愛,楊天恕,楊天賜,楊天安,楊天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