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章 奸臣之首

  白駒過隙,時光飛逝。

  轉眼間來到大宋已經半個月了,楊霖的身體也漸漸好轉,并且熟悉了這里的一草一木。

  秋闈之后,一般是年前到京城,等待著省試。

  這段時間也就成了其他學子準備盤纏的最后期限,除了很是偏遠的地方,朝廷會撥款之外,其他的都要自己籌錢。

  好在對楊霖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以前的楊霖埋頭苦讀,對家里的生意不是很上心,經過他半個月的了解,發現自己是個實打實的公子哥。

  楊通起于微末,在揚州崛起的速度簡直驚人,發展到現在各地的作坊、店鋪、錢莊、酒肆全都紅紅火火,隱隱有躋身揚州前十的富商的實力。

  楊家的府邸在揚州東郊,并不是很大,因為楊通發跡也才十幾年的時間,而且家中人丁不旺,楊夫人當年產下楊霖就難產死了,家中只有父子倆剩下的全是下人丫鬟。大宋是個沒有奴隸的朝代,大宋法律都明文規定不許蓄奴,更多是一類簽訂契約,有年限,類似于雇傭關系。

  秋高氣爽,庭院內的花草漸漸凋零枯黃,明媚的陽光灑在院中,泛出點點金黃。

  院內的秋千架上,楊霖捧著一本《論語》看得昏昏欲睡。

  宋代的省試要考經義,以經書中文句為題,應試者作文章闡明其義理,到了后來大明演變成八股文。

  楊霖明年開春就要去京城省試了,自然要溫故知新,好在他繼承了原本的記憶,擁有一定的科舉水平。

  無聊啊,楊霖真切地感受到了舊時代讀書人枯燥的生活,這個娛樂嚴重匱乏的年代,連他娘的金ping梅都沒得看,每日在這小院中都快憋瘋了。

  將書本蓋在臉上,腦子里有一搭沒一搭的亂想,突然聽到一陣鬼鬼祟祟的腳步聲。

  “站住!”楊霖不用看也知道是自己的丫鬟錦兒,拿下書本果然是她,小丫頭手里挎著一個籃子,穿一件綠色窄袖短襦,外罩緊身半臂衣,一雙稚氣可愛的雙丫髻。聽到楊霖的喊聲,錦兒停住了腳步,還保持著縮手縮腳的鬼鬼祟祟的樣子。

  “嘻嘻,少爺,你醒啦?”

  以前楊霖是一個守正君子,所有人都對他敬重有加,貼身的小丫鬟也并不怕他,反倒有一種類似兄長的濡慕之情。

  楊霖冷哼一聲,故意板著臉問道:“做什么去?”

  “現在菱子熟了,隔壁的陳府的春花姐邀我去采菱,少爺等著我回來煮給你吃。”

  楊霖一聽,采菱泛舟,這么有情調的事不比在這看論語來的有意思,便笑著說道:“跟著村花采菱有甚意思,不如跟著少爺我去,等我收拾一下咱們一塊去。”

  錦兒掩嘴偷笑:“人家叫春花,不是村花,少爺真會打趣人。跟著少爺去好是好,不過少爺馬上就要大考了,不用在家看書么?”

  “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少爺我滿腹經綸,那還需要看這些,悶在家中能學到什么。”

  一襲長衫,手拿骨扇,楊霖轉了一圈,問道:“怎么樣,少爺這扮相。”

  錦兒發現少爺跟以前不大一樣了,只當是他大病初愈的后遺癥,也沒有放在心上。聽到這話笑嘻嘻地說道:“少爺英俊倜儻,咱們快走吧,再遲了就趕不回來了。”

  楊霖將扇子別在腰間,這個時候帶把扇子純粹是為了好看,深秋了只有傻子才真的去搖扇。摸了摸錦兒的雙丫髻,笑道:“少爺是什么身份,豈能走路去,快去通知楊三備馬車。”

  錦兒歡呼一聲,蹦蹦跳跳地前去備馬,楊霖伸了個懶腰,看向外面的天空,心里竟也有些激動,來了這么久終于要出去看看大宋的模樣了。

  秋日心容與,涉水望碧蓮。歌出棹女曲,舞入江南弦。

  揚州城外,保障湖,也就是后世叫做瘦西湖的北段就是九曲池。

  湖中有三五小舟,載著城中百姓,前來泛舟采蓮。

  這個時節正是菱角飄香的季節,九曲池內數頃的荷花,碧荷連天,還有成熟的菱角,引得小姑娘彎腰屈膝采摘,有是一番別樣的風景。不時有清脆優美的歌聲從湖面傳來,熟悉的人知道這必是有錢人家攜妓游湖。

  楊霖坐在船頭,看著這一番江南風景,如癡如醉。錦兒小胳膊小腿,采菱卻十分熟稔,這么一會籃子里已經是滿滿當當。

  “文淵兄!”突然隔壁的船上傳來一聲高呼,楊霖一開始還沒理會的,后來那人不停地叫,楊霖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姓楊名霖字文淵。

  起身轉頭一看,只見隔壁的船中,幾個士子站在船頭招手吶喊。

  看得出楊霖的人緣不錯,畢竟他有錢而且大方,在書院內一向是默默付錢的那一個。而且這個人原本是個對自己要求極其嚴格的書生,可以說什么壞習慣都沒有,讓人想恨都恨不起來。

  兩艘船在湖中對接,楊霖帶著錦兒登船,粗略看了一眼,這艘畫舫上已經有不下幾十人。有侍女歌姬,書生官吏,看來是新科舉子在此聚會。

  居中一個中年人,面白如玉,須發飄飄,見到楊霖登船并未起身,周圍的士子官吏都圍在他身邊。楊霖當然認得此人,就是揚州知府蔡京,未來大名鼎鼎的北宋六賊之首。這老兒將來會把持徽宗朝政幾十年,不過現在還沒有發跡。

  來不及和同窗們寒暄,楊霖抱拳道:“學生楊霖,見過府尊大人。”

  蔡京此人單從面相上看,絕對看不出一點壞胚模樣,甚至還有一些名士風范。他在畫舫中和士子們談笑宴宴,渾然一體,并沒有自恃身份,呵呵一笑,道:“文淵不必多禮,這一科你是我們的解元,正要為我們揚州士子揚眉吐氣,爭取折桂蟾宮。”

  楊霖自忖要想在大宋有所作為,未來幾年就要靠這個奸臣了,至于說他們的忠奸,反倒沒那么重要。

  真的立志一個清官,兩袖清風,也未必入得了朝堂,到時候鐵蹄南下,手中無權就是一死全義,留一個虛名在后世,實在是沒半點用處。大丈夫生在亂世,不可一日無權吶。

  “學生必盡心竭力,不給府尊大人丟臉。”

  蔡京神色一動,聽說這小子是個迂腐書呆子,沒想到還挺會說話。

  楊霖繼續說道:“學生聽聞今上十分傾慕府尊文采風流,書畫雙絕,斗膽斷言必將啟用府尊,在此提前道賀了。”

  蔡京心里咯噔一下,拿著酒杯的手微微顫抖,再看向楊霖時多了一份輕輕挑眉的動作。嘴上卻淡淡地說道:“官家身邊群才薈萃,哪里就輪得到我這貶謫的舊官,文淵不要妄言。”

  這廝眼里的渴望都要溢出來了,說話看似是自謙實則帶了些追問的意思,楊霖心領神會,落座之后轉身對錦兒說道:“你到船邊把楊三招來,下船回府讓我爹準備一份厚禮,就說今夜我要去拜訪知府大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