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章 正人君子

  “什么東西這么香?”

  楊霖迷迷糊糊爬起身來,睜開眼時發現自己的狗窩竟然變漂亮了,這整潔的紗幔珠簾,周邊都壓著繡金線,真漂亮啊。

  大夢初醒腦子暈乎乎的,楊霖還以為自己在夢里呢,苦笑一聲說道:“狗窩啊狗窩,這么多年你終于成熟了,不但學會了自己收拾自己,還學會了進化。”

  不對!一股冷氣從腳后跟直沖天靈蓋,楊霖瞬間清醒過來,而且感覺到事情并不簡單。

  雕琢的古色生香的黃花梨木大床,各色考究的木制櫥柜,地上是柔軟精美的地毯,墻上還掛著一把玉柄金鞘的寶劍,無窮的富貴之氣逼人而來。

  自家事自家知,無依無靠的楊霖全部的身家財產加起來,也不夠買這里一個椅子的。

  是不是有富婆垂涎我的美色,把我綁到了她的閨房,還要玩古裝扮演?

  想了想自己瘦弱干巴巴的身體,明顯就不是富婆的菜,楊霖這才長舒一口氣,如釋重負的同時,心里隱隱地還有一絲失落。

  看來還是在夢里,楊霖最后得出這么一個結論,眼前的一切也只有在做夢能夠解釋得通了。

  從床上下來,踩在柔軟的地毯上,觸感輕柔順滑,楊霖一時間有些恍惚,這要是個夢,不醒好不好。

  眼前一面銅鏡,楊霖來到鏡子前,剛想看看自己的這一身古裝帥不帥,只見鏡子里浮現出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俊俏臉龐,就是稍微有一些蒼白。

  看到這張臉的瞬間,大量的記憶和情感涌入楊霖的腦中,嗡的一下讓他有些頭痛。

  原來不是做夢,接收完記憶和情感,楊霖這才明白自己這是穿越了。

  心里咯噔一下,還有些小激動,反正上輩子孤苦無依,穿越對自己來說可是個美事,尤其是自己的身份,還是一個有錢人家的闊少爺,光看這臥房就知道了。

  通過接受的記憶,楊霖了解到自己來到了大宋,現在的皇帝就是有名的藝術家宋徽宗趙佶。

  巧的是這一世自己也叫楊霖,是淮南東路財大氣粗的豪商楊通的獨子,自幼飽讀詩書。

  楊通就這么一個兒子,還特別給他長臉,讀書很有出息,為人正直刻板,簡直就是他的心頭肉一般。

  老楊是個商人,在他的眼里世間萬事都是可以用錢解決的,所以在楊霖參加科舉的時候,就給他買通了揚州的大小官吏,讓兒子一舉中第可以去京參加下一輪的省試。

  楊霖意氣風發地收拾東西準備進京趕考的時候,卻無意中聽到了父親和別人的對話,知道了自己這個功名的水分,竟然氣的吐血,臥在床上半個月了。

  了解完情況后楊霖不禁搖了搖頭,暗道以前這個自己可真是讀書讀傻了,自小的錦衣玉食讓他不知道外面世界的殘酷,還真把方正君子那一套當成至理名言了。自己的親爹給自己鋪好路,竟然還能氣的吐血,也不想想要是生在乞索兒家里,怕是連讀書的機會都沒有。

  公平正義,還是留給說書人去歌頌吧,人生在世本來就是個殘酷的競技場。

  楊霖還在努力消化融入這個身份的時候,外面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還沒有想好怎么面對的楊霖趕緊往床上去,準備再裝一會。

  房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個清麗的少女梳著雙丫髻,吃力地端著一個木盤上面擺著幾晚藥,進到房中之后用熟稔地用腳后跟把門關上。

  “少爺,吃藥了。”小丫鬟一邊說一邊頭也不回,顯然是料定沒人理她,卻不知道躺在床上的楊霖正在偷偷瞇著眼看她。聲音清脆好聽,帶著一點吳儂軟語的味道。

  好俊俏的丫鬟,這個身段,嘖嘖...

  少女把藥放在桌上,先端過一碗來,坐在床頭用湯匙舀了一勺放在唇邊吹了吹,遞到了楊霖的嘴邊。

  “媽耶,好苦!”

  偷偷打量小美女的楊霖,冷不丁被喂了一嘴中藥,苦到了心尖上,忍不住大叫起來。

  砰地一聲,小丫鬟手里盛藥的碗應聲落地,圓溜溜的大眼睛的瞪起,櫻桃似的小嘴張成一個O型。

  “少爺醒啦!少爺醒啦!”

  又驚又喜的小丫鬟張牙舞爪地跑了出去,楊霖也從床上爬了起來,小軒窗一推刺眼的陽光讓楊霖情不自禁地把眼睛閉上。

  躺在床上半個月,這具身體還不適應陽光,過了一會楊霖往外看,是一個雅致的小院,奇花異石,長廊走廡,一派江南園林的精致和雅趣。再往前看,竟然還有一個池塘,假山小橋湖心亭應有盡有。

  真有錢,要是我的就...咦,這就是我的啊,哈哈,發達了。

  楊霖沉浸在富貴的幸福中的時候,突然一聲震天的哀嚎傳來:“霖兒,我的兒啊,在哪呢?”

  一個清脆的聲音回答道:“就在少爺的臥房里。”

  砰地一聲,名貴的烏木門被撞開,身體癡肥的楊通三五步走到兒子面前,按住他的肩膀叫道:“兒啊,你終于醒了,爹一時糊涂,咱們不考了,這個解元也不要了。”

  楊霖是什么人,窮了半輩子,這種人在底層摸爬滾打慣了,見到個機會是萬萬不會錯過的,豈能白白放棄解元這種一步登天的身份。

  “爹,你沒事吧?兒子的解元是考來的,又不是搶來的、偷來的,為何不要?”

  楊通一時啞口無言,狐疑地看著自己的兒子,這還是自己那個書呆子兒子么?看到眉梢眼角明明是自己養了十六年的寶貝兒子,這才放下心來,回頭屏退了丫鬟,這才面帶慚色地說道:“霖兒心中有氣,故意和爹說反話,唉,爹就給你道個歉就是了。爹不該賄賂本府的蔡知府,給你謀取這解元的身份,讓你沾上了污點。總之都是爹的不對,咱們放棄進京,來年再考!我就不信憑我兒子的本事,考不出個解元來。”

  “爹,你糊涂啊!”楊霖看著一臉慚愧的老爹,沒有絲毫的生疏感,繼承了楊霖的記憶和情感,讓他對這個癡肥的中年人多了一絲濡慕之情。

  被兒子按在椅子上,楊通有些心塞,但是兒子剛剛醒來還是順著他說吧。“對對,爹糊涂了,你放心吧,爹一定痛改前非。”

  得,現在楊老爹成了驚弓之鳥,把自己的話全當反話聽了。楊霖哭笑不得,突然間福至心靈,有了一個主意。

  頓了頓之后,楊霖眉頭一皺,裝模作樣地說道:“此事萬萬不可,本來士子們對兒子高中解元就有微詞,要是我放棄入京豈不是貽人口實坐實了我們賄考,朝廷真的追究下來爹身上難免吃官司。再者說了我們賄賂的蔡知府,也會因此受到牽連,他做官這么久,想要害我們還不是一句話的事。這個解元兒子雖然不愿意當,但是為了爹,為了我們楊家,兒子非當不可。”

  這一席話聽在楊通耳朵里,頓時讓他如泥塑般呆住了,很快就氤氳了眼眶。

  感人吶,養了這么久的兒子,終于知道心疼自己了,而且楊通還有一絲的驕傲。

  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是守正君子,即使市儈如同楊通這種暴發戶,內心深處也一直以兒子為榮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