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21章:那個養活半個越南樂壇的少年要來了

  越南,河內,一處不大的發布廳里,正在舉行一場新聞發布會。

  在發布會現場,用越南語寫著碩大的標語:

  “《愛你的人》OTS正式上線發布會,Zing

  mp3(越南最大音樂網站)!apple

  music同步發行!”

  越南明星陳文光亮站在臺上,看著下方各色的長槍短炮,躊躇滿志。

  他已經出道十多年了,從07年出道到現在,就一直以“深情聲線”的情歌聞名,其中很多首,都是翻唱的國內歌曲,傳唱度很高。

  甚至還有好事的人,給他安了一個“越南張學友”的名號。

  不過,這些年他的一直都不算特別順利,越南本地的娛樂圈就那么大點小圈子,影響力一直也打不出去。

  直到有一天,他的一首歌,在誘tube上爆紅,一舉達到了幾千萬的量。

  這首歌,叫做《愛你的人》。

  而這首紅遍越南國內的歌,在上線之后不久,就已經被人發現,它的旋律甚至編曲,都完全照搬了谷小白的《神人歌》。

  谷小白的粉絲,以及看不過去的路人,在下面狂噴不已。

  但是沒關系,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越噴越紅,越噴越火。

  之前一直在國內,連國門都走不出去的陳文光亮,發現自己的粉絲越來越多,甚至有很多韓國來的觀光團。

  對當初谷小白一首《神人歌》秒殺眾生記憶猶新的韓國人,看到有人抄襲谷小白的《神人歌》,真的是感情特別復雜。

  生氣吧,說不上,但有一種“你特么也配抄”的不爽。

  開心吧,也說不上,但有一種“你終于也倒霉了”的竊喜。

  隨著韓國人的關注,其他的國家也開始關注這首歌,在下方評論區撕成了一團,然后隨著爭議越來越多,這首歌也越來越火。

  火的不只是陳文光亮,越來越多谷小白被抄襲的歌扒出來,火起來。

  網友們都氣笑了。

  這件事,其實比王達文發現抄襲還要早。

  在抄襲事件發酵之后,有的越南歌手畢竟還有點臉,有的道歉,有的刪歌。

  但更多的,是一臉無所謂的態度。

  不就是抄首歌嘛?誰還沒抄過嗎?

  而所有人里,估計就陳文光亮最坦然。

  谷小白再怎么厲害,還能來越南找他維權咋滴?

  能火一把,出位一把,這就不算虧。

  不但如此,他還打算把《愛你的人》這首歌,用到極致。

  其實這首歌是他參演的一部電影的主題曲。

  在抄襲的輿論出來之后,有人曾經建議過,要他把這首歌從電影里面刪掉。

  但他并沒有這么做,反而變本加厲,把這首歌收入了自己《愛你的人》電影原聲帶里。

  也就是OST。

  而且,還高調開了一場發布會,想要利用這首歌的人氣,助推一把自己的電影和OST的銷售。

  效果……就不用說了。

  看看眼下這些記者們吧,這一場發布會的規模,可以讓自己的同行,嫉妒到發狂吧!

  到了記者提問環節,無數的手舉了起來。

  “陳先生,請問您對《愛你的人》抄襲《神人歌》一事,如何回應?”

  “陳先生,據說被侵權的人要起訴你,是真的嗎?”

  “陳先生……”

  陳文光亮昂起頭來,道:“我不知道網絡上的各種流言是怎么來的,《愛你的人》是我自己的獨立創作,沒有抄襲任何人,我不接受任何人對我的誹謗,如果有人覺得我抄襲了,我們可以對薄公堂,不要在背后惡意中傷!”

  這種事兒他見多了。

  大家都是嘴上吵吵,抄襲這種事,你贏了能賺幾個錢?能賠幾個錢?

  而且,到了我們越南打官司,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說不定你還得倒找錢!

  陳文光亮真的是有恃無恐。

  而此時此刻,同一時間,南江,唐江造船廠,人山人海,長槍短炮。

  在船廠外面,無數的記者、粉絲們,將本來荒僻的船廠周圍,擠得水泄不通。

  很多人都收到了信息,今天谷小白的水聲學科考實驗船“鐘君號”將舉行下水儀式。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海上測試,對設備進行檢修、磨合。

  理論上來說,這艘船還沒有完成,但事實上,現在開始,這艘船就算是正式開張了。

  唐江造船廠的測試部門,還會監管這艘船一陣子,然后逐步將這艘船轉交給它真正的主人。

  谷小白的“鐘君號”下水,不論是對科學界,還是對娛樂圈,都是一件大事。

  對科學界來說,鐘君號是目前國內最先進的民用科考船,作為一艘雙體船,它兼具穩定與快速,作業面積大,本身噪音小,有諸多的黑科技,很多人想知道它能做出來什么有用的研究。

  對娛樂圈來說……只要是和小白有關的東西,都有熱度,更何況是這么大一件大事!

  網絡上,各種各樣的新聞,已經鋪天蓋地,而且是各種標題黨。

  “一部電影賺了十多億,他竟然用來干這種事一次花光!”

  “娛樂圈里還在買豪車買飛機?你們真的弱爆了,看看真正燒錢的操作!”

  “娛樂圈土豪,誰最敢花錢?成龍只能排第二,他排第一毫無爭議!”

  反正怎么吸引眼球怎么來。

  谷小白自己都沒想到,自己一艘船下水的消息,竟然那么受關注,除了網絡上各種媒體宣傳之外,“鐘君號”的下水儀式,引來了上自中央臺,下到網絡臺,甚至國外的電視臺的各路記者。

  唐忠民和江海龍兩個人,從沒見過這么大的陣仗,在鏡頭前笑得合不攏嘴。

  特別是老唐,拼命在鏡頭前給自己打。

  “我們唐江造船廠,是國內最有技術的民營特種造船廠,我們愿意竭誠為各位船主服務,制造出您最心儀的船只,歡迎各位船主和我們洽談合作……”

  在唐忠民熱情的中,排水量2000噸的鐘君號,宛若一只輕盈的紅腿白鷺,從船塢里駛了出來。

  谷小白親手將一瓶香檳摔碎在船首上,頓時,現場響起了一片掌聲歡呼聲。

  接下來就是采訪環節,但是等到采訪的時候,谷小白就愣住了:

  “小白,你對越南歌壇多名歌手抄襲你的作品,有什么想法?”

  “小白,我接到消息說,越南已經有歌手開始抄《喵很酷》和《盛世太平》了,您對自己的歌曲幾乎被百分百抄襲,有什么想要說的嗎?”

  “小白,這次越南抄襲你的歌手里,不乏知名甚至一線的歌手,您好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呢……”

  雖然谷小白的船下水是大新聞,但是現在“抄襲事件”愈演愈烈,這才是現在話題的中心。

  谷小白被問得有點不爽,但還是按照之前閃姐告訴他的方式道:“目前我們正在尋求法律途徑積極解決……”

  “我聽說目前沒有什么本地的律師愿意接這起訴訟……”

  “越南本地法院,據說也不愿意接受您的訴訟……”

  “越南網友在網絡上的言論您看到了嗎?他們說一個16歲的小屁孩,怎么可能寫出來那么多的音樂,您一定才是抄襲者……”

  “小白同學……”

  旁邊閃姐看到了,連忙沖過來道:“關于抄襲事件,我們隨后會召開新聞發布會,今天今天將關注點轉回到科考船上。”

  記者們還是不愿意就范,又嚷嚷了起來,谷小白看得非常心煩。

  “小白同學,請回答一下我們的問題!”

  “難道被抄襲就這么算了嗎?”

  對任何人來說,被抄襲……都是非常非常非常不爽的事。

  但對一名物理學家來說,被抄襲,簡直就是突破了底線。

  這段時間以來,每看到一次自己被抄襲的新聞,谷小白就不爽一次。

  而閃姐的不斷嘗試,每一次失敗,就讓他再不爽一次。

  他不喜歡被記者采訪,內心積攢的怒火,本來只是被壓著,此時此刻完全被勾了起來。

  他又走回到了麥克風前,道:“感謝各位對我的關心,不過還將今天的關注重點,轉回到這艘科考船上。”

  “鐘君號是目前最先進的民用科考船,因為還在測試階段,所以不宜深海遠航,在鐘君號下水之后,將會在周邊淺水水域進行一些測試工作,同時我也已經接到了來自越南的大學的邀請,和他們做一些科學上的交流。”

  “所以鐘君號下水之后第一站……將會是越南。”

  聽到這個消息,無數的記者們,眼睛猛然亮起來。

  大新聞!

  谷小白這個時候要去越南!

  “小白同學,請問您這次去越南,是要進行學術交流,還是要進行……呃,音樂交流?”

  谷小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這種問題,還用回答嗎?

  給你個白眼,你自己體會。

  “嘩!”現場立刻就炸了。

  大新聞!

  超級大新聞!

  谷小白要親自去越南了!

  谷小白的戰斗力,他們見識過了。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迄今為止,多少人擋在這個少年面前,都被直接碾壓了過去。

  當這個少年的歌聲響起時,沒有什么不可能!

  這一次,是要手撕越南樂壇了嗎?

  第二天,越南某網站上,一條新聞掛了頭條:

  “那個養活半個越南樂壇的少年,要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