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5章:黑方塊公式

  江城,所長看到風塵仆仆,兩眼通紅的江海龍,眼睛瞪老大:“你咋了?怎么這么狼狽?被人打了?”

  “我……”江海龍差點氣得憋過去。

  有這么一見面就當面被人戳傷口的嗎?

  我就是被人打了!

  還是在夢里!

  “來,進來說吧。”所長把江海龍讓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雙方分賓主坐下,先抱著杯子吸溜了一會熱水,聽江海龍哭訴了半天自己如何被一個小屁孩蔑視,才對江海龍道:“這個問題……其實我不該給你說的,不過你也是懂得規矩的人……”

  江海龍一臉茫然。

  然后他就看到所長轉身,從抽屜里拿出來了一份文件,道:“這份文件有密級的,只能查看,不能拍照,不能和其他人談論。”

  “規矩我懂。”江海龍還是接觸過一些類似場景的,他認真看過來,就看到文件的題目是:《關于做好“▇▇▇潘國祥公式”及新推進技術保密工作的命令》。

  除了題目之外,正文里也是密密麻麻的涂黑內容。

  這一刻,江海龍有點傻眼。

  他看過的各種技術文獻不少,但是有涂黑的還是第一次。

  他真的接觸不到這種級別的文件。

  按照慣例來說,這應該是一個聯合總結出來的公式,只是,這個公式前面那個人——也就是主要貢獻人的名字,都被涂黑了。

  “這個公式,是年前我們剛剛得到的一項核心技術,可能會影響接下來的數代推進技術,而且很可能是領先其他國家的。”所長把文件收了起來,道:“其中一名次要貢獻者,就是我們所的潘國祥研究員。”

  “老潘啊,他是很有一套!”江海龍點頭,“對了,他有時間嗎?想跟他聊聊,請教一些問題。”

  “他弄完你那艘船的施工圖,就被借調走了。”

  “是他出的圖?等等……借調?”江海龍瞪眼,然后恍然道:“哦,去了更核心的部門?”

  “不是,我們已經是核心部門了……是去了東原大學……”

  “東原大學……這……這什么操作?”江海龍都納悶了,“老潘不是剛剛貢獻了這么一個核心技術,怎么感覺被流放了呢?他那么一肚子的機密,能走?東原大學又不靠海也不靠河,在船舶動力和水聲學方面不算專業吧,難道他們有我不知道的更高級的實驗室?”

  所長笑而不語:“你猜他去東原大學哪里了?”

  “哪里?”

  “谷小白聲學研究所。”

  江海龍聽到谷小白這個名字,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眼睛都紅了。

  我特么跟所有叫小白的都沒完!

  所長搖搖頭。

  果然,這孩子太擅長惹毛人了。

  所長自己也是被惹毛了的那個!

  但惹毛了又怎么樣?不還得忍著?

  然后他嘆了一口氣,道:“你再猜猜,這個涂黑的名字,是哪三個字?”

  江海龍先是疑惑,然后若有所思,最后是震驚。

  “不……不是吧……”

  所長道:“你自己猜的,我可沒說是他。”

  “就那個小屁孩?!!!???!!??!!”

  “這個公式……”所長伸手點了點自己的桌子,“現在我們都叫它黑方塊公式,就是上次他來我們江鑄參觀的時候搞出來的。”

  “我當時就在現場,他來了之后,參觀了一下,問了一下老潘的研究,就問能不能把那東西啟動了,我覺得他反正看不到,水下二十米呢,啟動一下也沒啥,誰想到他就聽了聽,用了也就五分鐘……然后就給了一組公式,一組數據,啥也沒說就走了。”

  “那組公式,就是這黑方塊公式……”說到這里,所長自己都覺得嘴里有點發苦,“老潘的水平你知道的,我們所基本上這個了……”

  他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這東西,他搞了五六年了,都沒什么頭緒,連個能用的東西都沒有,完全是在燒錢。”說到這里,所長嘆了口氣:“說起來,老潘那個腎結石的老毛病,就是這時候得的,硬生生熬出來的啊……”

  唉,科研傷身啊,多少健康的人,就這么硬生生熬壞了。

  所長說著說著,就看到江海龍把手伸過來,摸他的腦袋。

  這家伙,發燒了吧?還是我其實是在看玄幻?

  “去去去,我沒發燒……”不過,所長也很了解江海龍的感受的,“以前我是不相信天才的,什么聲學天才……不就是個小屁孩嗎?”

  “現在我信了。”

  “這世界上,真的有人生而知之。”

  用了“mv系統”作弊的谷小白,如果在這里,一定會說一聲慚愧。

  我特么怎么知道,這公式那么厲害!

  我特么就是真的弄了一個“樂器”而已!

  早知道我就不裝逼了!

  江海龍沉默了,沉默半晌之后,他道:“那也不該把老潘調過去啊,不應該把他調過來嗎?”

  “我們也是這么想的,當時我的上級直接申請把這孩子調過來,不過被否了。我聽說是東原大學的校長出面拒絕了我的上級單位。”

  “拒絕?雖然東原大學的級別很高,但是這種事情,他們能拒絕?”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倒是聽過一個笑話。”

  “笑話?”

  “嗯……據說東原大學的校長,和我們的老大是同學,他們倆坐一起聊了聊。”

  據說,若干天之前,某個辦公室里,曾經發生了這么一次對話。

  “你想要一個諾獎的楊,還是想要一個核彈的鄧?”

  “廢話,楊是別國的,肯定是一個鄧更重要。”

  “那你就把潘國祥給白聲中心吧,假以時日,他可以成為下一個鄧。”

  “那如果我想要連楊一起要呢?”

  “你去要啊,跟我什么關系?我家那孩子是愛因斯坦,他會開啟下一個物理時代。”(注)

  所長的辦公室里,江海龍聽著一點也不好笑的笑話,完全笑不出來。

  這特么的,太夸張了吧!

  那個小屁孩……

  就那么一個小屁孩……

  什么黑方塊公式?

  所長又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他能不能開啟下一個物理時代我不知道,但至少黑方塊公式已經開啟了下一個船舶動力時代,現在我們所有的研究工作都在重新部署,老江,如果我是你的話,好好抱住這孩子的大腿,你們船廠,就翻身有望了。”

  不,我不信!我不服!

  我老江造的船比他見的車都多!我老江吃的鹽比他吃的米都多!我老江……

  看老江還是氣不過,所長搖搖頭,不說話了。

  這個老江,自己不碰壁,是不會回頭的,就這么個犟脾氣。

  江海龍又自己生了一會兒悶氣,終于想起來什么,關切地問所長:“我聽說,你最近身體也出了小毛病了?年齡大了,悠著點啊……”

  所長:“我……”

  誰特么的給我到處亂傳謠!

  (注:楊和鄧都是很偉大的科學家,這里只是借用一下。從個人成就上,楊是比鄧高的,畢竟環境不同,條件也不同,一邊擁有各種前沿條件,一邊百廢待興,從頭開始。楊在20世紀相對論與量子力學完全改變經典物理這種群牛爭霸的時代,都是能排上名號的物理學家了,也是現在依然活著的最偉大的物理學家沒有之一,但從國人的角度,一個鄧顯然更重要。對一個科學家來說,到了一定層面,是為人類謀科學重要,還是為民族謀技術重要?這可能永遠也沒有答案。)看請瀏覽m.shu花ngge.org/wapbook/44257.html,更優質的用戶體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