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1章:原來腎結石也會傳染的?

  江城,鑄造研究所,所長正集合了研究人員開會。

  角落里,潘國祥的手機突然嗡嗡震動了起來。

  看到上面的名字,潘國祥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掛斷還是接起來。

  所長的目光掃過來,潘國祥道:“是小白的電話……”

  “快接,快接!”所長立刻眉開眼笑。

  和白聲中心合作的鐘鼓之琴項目,是去年所里最賺錢的項目之一,不過是把潘國祥這個家伙借出去了一個多月,就賺回來那么多錢,他回來時,所長都震驚了。

  畢竟,他們承擔的大部分項目都不是商業項目,靠的是撥款,賺的錢真的不多。

  沒想到這個蔫不拉幾的腎結石患者竟然那么值錢?

  這次谷小白打電話來,說不定還有什么大生意?

  潘國祥接起了電話,嗯嗯了幾聲,然后對所長道:“小白說希望我們能幫他鑄造一個新式的電推槳……”

  “嗯嗯嗯,接下來接下來,優先安排,只要不賠本就行。”所長道,一個螺旋槳嘛,算毛事嗎?

  “然后小白問我們能不能出船舶施工圖,他有個設計要施工……”

  “能出能出,我們江鑄也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船舶研究所來著……”所長又連連點頭。

  “還有……”潘國祥又要開口。

  “不用一一匯報了,你自己拿捏著辦就好了。”所長擺手,“反正你負責和白聲中心那邊對接,我信得過你!”

  潘國祥沉默了。

  他怎么告訴所長,小白下一句,是想要挖人呢?

  “潘老師,來白聲所,讓我們一起縱橫七海四洋啊!”

  真心動啊……

  不,我潘國祥是有骨氣的人!

  我不能被誘惑!

  我要安身江鑄,為了我國的海上力量潛心研究,我沒辦法縱橫七海,但我國可以橫渡四洋!

  潘國祥默默給自己打氣。

  其實所長并不是不知道,他是不擔心。

  現在全世界都知道,谷小白要挖江鑄的潘國祥。

  這孩子竟然能干出來直接在春晚上挖人這種事……

  “潘國祥是誰”的話題,都上熱搜了,來采訪的記者一波接一波,給江鑄狠狠宣傳了一把,最近想要來合作的企業,多如牛毛。

  現在,潘國祥已經是江鑄第一名人了,就連江城306都要甘拜下風。

  但是江鑄是有軍工背景的,跳槽不是隨便跳的,得審批。

  就算是潘國祥想要走,也得上級同意才行。

  而且,所長還有點小爽,我們江鑄人才濟濟啊!

  你看,什么叫求賢若渴渴了你還喝不著!

  唉,唯一的美中不足,如果能把小白挖來就好了……

  開完會,所長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就看到一份文件擺在自己的桌子上。

  “經上級單位審批,現借調貴單位研究員潘國祥到東城大學執教一年,望積極配合,安排好借調同事的生活工作安排事宜……”

  所長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什么?竟然借調?

  他怎么就能把我的寶貝疙瘩借調走?

  上級單位怎么會同意?

  把潘國祥調走了,我們的工作怎么開展?我們的研究還要不要繼續?

  所長立刻就拿起了電話,打了出去。

  五分鐘之后,他黑著一張臉掛了電話。

  上級已經決定了,意志很堅決。

  辦公室外面,幾名年輕的工作人員,就聽到辦公室里傳來了他一聲痛苦的咆哮。

  然后他就看到所長黑著一張臉,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嘭”一聲摔門而出。

  門外兩三名年輕的工作人員面面相覷。

  這是怎么了?

  所長怎么了?

  “難道……所長也腎結石了?”

  “腎結石……也會傳染的?”

  “看,是去廁所的方向了吧……如該在廁所里呆10分鐘以上,那十有八九是腎結石……我看過潘老師,他就這樣。”

  人家潘國祥只是習慣在洗手間里抽根煙,聽著漏水的馬桶那潺潺的流水聲,思索一下問題而已。

  你們如果早點把那漏水的馬桶修好,人家就不去了。

  但果不其然,所長是去廁所方向了,過了足足十多分鐘,才略顯舒暢的回來了。

  “同款!”

  “錯不了,絕對是同款。”

  “潘老師同款!”

  “我們所長,可能也要出名了!”一個妹子想得更遠。

  在江鑄,想要有成就,就得先得腎結石!

  所長在洗手間里抽了根煙,聽著那漏水馬桶的潺潺流水聲,果然覺得舒服了一些,他平復了一下情緒,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門口,就看到助理一臉微笑地端著一杯水送了過來:“所長,您多喝水。”

  所長頓時有些感動。

  這些小年輕,一個個都沒什么眼力勁兒,平日里喝干了的杯子都端起來三次了,也沒人幫自己倒水,還得自己起身去倒。

  今天怎么那么有眼力?

  他端著水,喝了一口,突然覺得哪里不對。

  看看助理那同情的表情,以及附近兩名女工作人員的星星眼。

  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我沒有腎結石!”一聲憤怒的咆哮。

  “是是是,您多喝水,多喝水。”大家趕快轉頭回去。

  潘老師也是這么說的!

  同款!

  絕對是同款,沒跑了!

  果然,腎結石也會傳染,真可怕!

  春節之后,對谷小白他們來說,也是忙碌不堪的。

  谷小白、306、州鳩樂隊和非白即黑的四張專輯,當然不可能同步發,這么一來,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打架了?

  經過和風和的商量,他們決定,這四張專輯在全年內,分時段發,無縫銜接。

  因為《再見少年》的熱播,趁熱打鐵,先發谷小白最具流行度,最容易傳唱的306專輯。

  這張專輯,暫時就定名為《少年·306》。

  然后三四月份,發非白即黑的專輯《bad

  boy》,這張專輯之前一直在錄,已經完成了一大半了。

  這個時候,《再見,少年》的影響力可能逐漸過去了,放大招,發小白自己的專輯,逆勢生長!

  州鳩樂隊的專輯,風格肯定比較不討巧,硬核一些,則靈活機動,放在,或者為全年收尾都行。

  風和安排好了專輯的制作,也相當于給自己一個最大的挑戰。

  一年制作四張專輯,這也是破紀錄的事。

  其他的工作估計都要推掉,還得找幾個人來幫忙才行。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谷小白要三專連發的消息,很快就透露了出去,在業界嫌棄了一輪風暴。

  優秀的樂手、制作人、錄音師、和音歌手,紛紛自薦枕席……不對,毛遂自薦。

  而同一時間,谷小白的改造設計圖和施工圖,也發到了唐江造船廠。

  老唐剛剛把圖紙給了自己的總工,總工就一腦門怒火地沖了進來:“老唐你給我的這是什么東西?我造船造了幾十年,就沒見過這樣搞的!胡鬧!太胡鬧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