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87章:上春晚和上春晚,能一樣嗎?

  飛線影視,一間會議室里,俞文鴻拿著一份厚厚的文檔,皺著眉頭翻著。

  旁邊,飛線影視的CEO蘇勝輝,也在皺眉思索著什么。

  整個會議室里的氣氛有些壓抑。

  坐在桌子對面的馮一東在桌子之下擺弄著自己的指甲,他的身邊,是《天空計劃》的制片人和其他幾名主創。

  大家的情緒都不是太好。

  實在是這次的春節檔,各種出乎預料的狀況太多了。

  當然了,每年的春節檔,都是大片云集,各路資本拼命廝殺。

  但今年的情況,相比之下還更復雜一些。

  有傳統春節檔的幾部續作,已經贏得了不錯的口碑。

  有一些期待度極高的新作,名導、名角、名場面。

  有一些殺出來的黑馬,前期點映的口碑爆棚,前期參加某某電影節獲得了獎項。

  還有谷小白他們的《再見,少年》。

  遠不只是一部《天空計劃》那么簡單。

  但春節長假就只有七天,只有這七天里,人們因為實在是無聊和無可選擇走進電影院,有什么電影都看。

  過了這七天,消費主題就會回落到學生群體,電影票房的曲線,就變得不那么好看起來。

  而等到學生們正月十五開學了之后,整體票房更會一落千丈,回歸到了普通的檔期。

  如果不能在這段時間里,做好口碑的發酵與裂變,基本上就沒什么場次和票房收入了。

  這就像是一個窄胡同,前方的出口,一次只能出去一個人,誰能先搶到那個口碑爆發和裂變的點,誰就占據了先機,從此一路領跑,如果沒有中途出錯,就可以一路笑到最后了。

  如果在前幾天不能殺出重圍,陷入泥淖之中,就只能和別人搶點殘羹剩飯了。

  這一場拼殺實在是太慘烈了,隨著春節檔的臨近,電影市場也變得越來越錯綜復雜,有藝高人膽大的,打算嘗試分最大的一塊蛋糕,果斷加入,有人覺得與其高風險高收獲,不如穩穩守住自己的基本盤,退出春節檔,調檔到情人節檔期甚至五一檔。

  此時此刻,整個電影市場,就仿若一個看不到的大手,在不斷洗牌。

  桌面上能夠留下的電影,要么強到離譜,要么破罐子破摔,想要揀到一些“隨便看點什么”的約會男女,無聊人士,干脆連宣發都懶得做。

  大片、大制作不斷有人砸錢上熱搜,搞出來各種各樣的營銷活動,畢竟一部電影的宣發,少的可以投入幾十幾百萬意思意思,多的可以砸上幾億。

  其中很多讓人瞠目結舌的大手筆宣傳,不是業內人士,壓根就看不到內幕。

  究其根本,電影是現代藝術的桂冠與頂峰,影響力比其他的藝術類型都要大。

  國內,電影市場的規模,是音樂市場的六倍。

  六倍的市場,六倍的資金,六倍的利潤……

  帶來的,可不只是六倍的慘烈。

  一張專輯賣的不好,頂多虧點錄音棚錢。

  一部電影賣不好,那可是要跳樓的。

  就算是以飛線影視的體量,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太托大,這一次他們開會,就是在商量接下來的宣傳策略。

  “咱們還要把東哥當作宣傳核心嗎?我覺得沒必要再針對東哥的粉絲群體宣傳了……”一名高管道:“我們《天空計劃》并不是一部偶像電影,而且事實證明,現在依靠某個人的流量,已經沒辦法帶火一部電影了……”

  一直以來,《天空計劃》都是以馮一東為招牌打造的電影。

  這部電影的本質,其實是為了馮一東的發展,電影本身不賺錢,甚至略虧,都是可以接受的。

  只要能讓馮一東完成轉型,進入另外一個車道,馮一東就可以作為一棵搖錢樹,幫他們再賺十年錢,而不是一個快消品,兩年就棄。

  粉絲電影的要求一直都不高,粉絲要什么就給他們什么就好了。

  所以在《天空計劃》里,有的是馮一東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特寫,有三百六十秒無間斷的耍帥。

  以及勉強過得去的劇情和演技。

  這些就夠了吧。

  畢竟粉絲們要求的是沙縣小吃,上什么米其林。

  但是作為一部粉絲電影,他們在《再見,少年》的預告片放出來之后,就被打懵了。

  網絡上,《再見,少年》的宣傳片,已經刷屏了。

  各路的影片發行商看的那個眼紅啊。

  這波宣傳的成本才多少?

  從電影里面剪輯出來一個宣傳片,能花多少錢?

  怎么就能效果那么好的?

  這不科學啊!

  而且,本來很多的網友們,對《再見,少年》持不看好的態度。

  但此時看預告片,兩個少年主演嬉笑怒罵,演技在線。

  女主角清純美好,像極了每個人的初戀。

  劇情看起來也很有趣的模樣?

  再加上谷小白和付文耀的客串,你還要什么?

  怎么看,都有點超出一部粉絲向電影范疇的趨勢。

  對《天空計劃》來說,就有點坐蠟了。

  到底應該在粉絲向里,和《再見,少年》拼殺,還是到劇情片、科幻片里,和一眾大制作拼殺?

  如果是之前,他們絕對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但現在,他們猶豫了。

  “不依靠一東的粉絲,《天空計劃》依靠什么?劇情?口碑?”旁邊,另外一名高管毫不留情地扯掉他們的遮羞布,“內部看片會大家都參加了,《天空計劃》這部電影到底怎么樣,大家都知道,它的上限和下限在哪里,大家也都知道……”

  “可是主打粉絲市場的話,還有一個《再見,少年》啊,我們真的能競爭過谷小白嗎?”

  “現在只是預告片,預告片精彩,劇情毫無亮點的,甚至預告片比正片精彩,不是正常操作嗎?”

  “我們的預告片都比不過啊……”

  馮一東在旁邊,低著頭不說話。

  他現在越來越感受到,自己在公司的地位,逐漸變得尷尬了。

  作為公司第一的流量,他曾經是公司的一面大旗,幫公司吸引過人氣,也吸引過火力。

  但是現在,他依然是公司第一的流量,但卻已經不再是市場第一的流量了。

  這個時候,馮一東感受到了一種英雄遲暮的落寞。

  還是俞文鴻幫馮一東說話了:“你這說說的什么屁話?我們馮一東憑什么競爭不過谷小白?”

  “能不能爭過,不是已經證明過了嗎?之前的好幾次,不都是輸了嗎?”

  “那是音樂市場,電影市場還很難說,不說別的,我們一東已經上了兩次春晚了,也算是家喻戶曉的人物,這個時候,我們一東也不一定會輸!”

  “再說了,如果不拼一東的人氣,你們還有什么能拼的?《天空計劃》是個什么爛底子,你們不知道?明明當時有《再見,少年》和《天空計劃》可選,你們這些睿智,是怎么把爛的那張牌拿手里的?”

  大家都不說話了,不過表情都非常簡單,說來說去,你還不是在拐彎抹角怪你前夫?

  突然,不知道誰嘀咕了一句:“《再見,少年》本來不也是個爛攤子?”

  俞文鴻柳眉倒豎,有些刻薄的顴骨,更顯突出,怒瞪聲音傳來的方向。

  大家低頭,卻在心中腹誹:“怪你前夫選的牌不好,難道話說回來,不是因為你自己能力不夠嗎?”

  你看,你前夫被趕出去之后,人家現在可是選到了王炸!

  拿著一手王炸,就在旁邊笑笑不說話,想炸誰就炸誰!

  這小日子,過得真舒心啊……

  作為CEO,蘇勝輝有點無奈,現在這個時候,不是互相推諉,推責任的時候,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把策略商量出來。

  “好了好了,先別說這個了,咱們大家把所有的電影都分析一遍,然后看看年前能用到的宣傳策略,都用上。一東這次也上春晚,能不能唱《天空之下》?”

  旁邊,外聯部門的人嘆口氣,道:“不行,一東這次上春晚,是和其他幾名歌手唱一首合家歡的歌。”

  “那谷小白呢?我聽說谷小白也上春晚,他唱什么?”

  “我這邊得到的消息,是他唱……三首歌。”

  “三首?這么多?”蘇勝輝瞪大眼。

  “是,我聽說前段時間鐘鼓樓試鐘結束之后,春晚導演就調整了一下節目單,加大了東城分會場的份量……”

  “就算如此,三首歌也太夸張了吧。”

  “誰讓人家是谷小白呢……”

  是啊,誰讓人家是谷小白呢?

  天才學者、天才歌手、天才歷史學家、天才音樂家……

  滿身寫著的都是“正腦袋”,“人生榜樣”。

  最關鍵的,還是人家的實力,能撐起來這么三首歌。

  不說別的,光一個鐘鼓之琴,就足以讓他傲立群雄之上了。

  各種電視節目,包括央媒,對“鐘鼓之琴”連篇累牘的報道,已經上升到了文化創新之類的高度上了。

  蘇勝輝苦笑,這待遇……已經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了。

  “是哪三首?該不會唱《一百天》吧。”

  “不知道……導演組好像還在和谷小白商量,意思是讓他自己定,不過應該不會有《一百天》,這種歌不適合春晚……”

  春晚雖然是全國收視率最高的晚會,但其藝術檔次真的是……一言難盡。

  畢竟它的受眾是普通大眾,而國內看春晚最多的,還是城鄉中老年人。

  “導演組和谷小白商量?”

  這什么級別的大牌?

  現場一片寂靜。

  大家都一臉的無奈。

  一名高管低頭,在手機上查了查,然后把手機亮了出來:“你們自己看吧……”

  網絡上,又是鋪天蓋地的消息。

  熱搜第一條:“谷小白攜鐘鼓之琴上春晚,連唱三首歌!”

  “谷小白要上春晚,今年的春晚終于有看點了!”

  “內部計劃曝光,春晚東城分會場節目時長約半小時,其中谷小白要出場22分鐘!唱歌、跳舞、伴奏……”

  “目前內部曝光資料,谷小白將會現場演奏鐘鼓之琴、笛子,表演刀舞、傲嬌舞、貓爪舞……”

  “根據節目單,除了谷小白之外,很可能306、士子舞團也將會一起上場……”

  看那些鋪天蓋地的消息,蘇勝輝他們目瞪口呆。

  “不是吧,這消息真的假的?怎么可能那么多節目?”

  “一個人上臺22分鐘?雖然有可能是在后臺的,但是也不能這么夸張。”

  “這種待遇,谷一阿姨還是本山大叔?”

  “我怎么感覺,春晚有一種借谷小白在宣傳自己的意思?這反了吧……”

  春晚連年口碑一直下降,借各種噱頭宣傳自己也不奇怪。

  不過往日里,這種宣傳都比較隱晦,而且借歌手宣傳的機會更少,除了當年小虎隊重組這個超級大噱頭。

  無數的觀眾,是專門定好時間,跟著從頭唱到尾,看著三名老了的老虎在舞臺上唱跳,差點淚流滿面的。

  但仔細想想,也有可能。

  春晚要的是什么?

  熱鬧啊!

  甭管別的什么,重要的是人多!

  沒有幾十幾百個人在舞臺上,怎么能算是春晚演出對不對?

  可谷小白的演出,特別是舞蹈,向來是熱鬧無比!

  幾十幾百個人跳舞這種事,簡直就是常態。

  太契合春晚的氛圍了。

  就算是看不懂,也能看個樂呵。

  網絡上,各種消息瘋傳,很快,連節目單都出來了。

  東城分會場:

  鐘鼓曲《盛世太平》(東城城市曲),表演者:谷小白、東城藝術合唱團、刀舞團、萬名群眾代表等。

  鐘鼓曲《神人歌》,表演者:谷小白等。

  熱歌串燒(《少年行》、《哼,我生氣了》、《喵很酷》等),表演者:谷小白、306樂團、士子舞團。

  看到這個春晚節目單,他們的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

  馮一東是上過好幾次的春晚,可上春晚和上春晚,能一樣嗎?

  加起來能有人家一次唱的多嗎?

  本來以為三首歌已經夠夸張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一個歌曲串燒!

  看節目單,不知道誰向下掃了一眼。

  就又看到了另外一個節目。

  主會場:

  樂隊表演《bad

  boy》,非白即黑樂隊(付文耀等)

  這一次,現場所有人再也忍不住了,一個個血噴的老高。

  特么的太過分了!

  一個谷小白唱三首都夠夸張了。

  竟然真的上了一首《再見,少年》的主題曲。

  現場,大家吐血完畢之后,迅速達成了一致。

  “不和《再見,少年》競爭了。”

  “找別人懟去。”

  “對,咱們的《天空計劃》壓根就不是偶像片,是大制作的科幻大片!”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