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48章:流量,他早就已經不是了

  5.7的收視率,這是今年所有跨年演唱會的收視率巔峰。

  差不多也是南江電視臺全年收視率的最高峰了。

  從最低接近的1的收視率,到現在5.7的收視率,南江電視臺可以說是為2020年,搞了一個開門紅。

  而這么高的收視率,會讓臺里不知道多少領導,睡著也會笑醒。讓臺里不知道多少合作的廣告商,笑歪了嘴巴。

  而從付文耀1.8的收視率,到谷小白5.7的收視率,五首歌,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

  這種驚天大逆轉,已經堪稱是一場奇跡。

  此時此刻,谷小白已經壓下了所有的新老流量,成就最強!

  沒有之一!

  谷小白的五首歌。

  《一百天》、《哼,我生氣了》、《少年行》、《冠軍序曲》,以及最后一首全新的原創歌曲《喵很酷》,無一不是精彩到極點,無一不是視覺盛宴。

  甚至,在谷小白唱完這五首歌之后,收視率竟然還有小幅度的上揚,壓根就沒有降低。

  網絡上,此時此刻正在瘋狂傳播著。

  “哇,天哪,快看南江電視臺!谷小白的貓之妖靈的造型,萌哭!帥哭!”

  “我已經完全淪陷了……天哪,為什么讓我看到這一幕。”

  “小白簡直就像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美少年一樣,這也太帥了吧!”

  “阿偉你死得好慘!”

  “我可以!”

  “已經被新歌萌哭帥哭了,一個人怎么可能同時兼具這兩面嘛!”

  此時此刻,總導演就明確地意識到,只要谷小白站在舞臺上,收視率就不會降低。

  雖然按照流程,節目該結束了,但是……

  反正已經午夜了,后面也沒什么節目了。

  再加個簡短的訪談,還能硬植入幾個廣告呢!

  谷小白和306的幾個人剛打算下臺,主持人已經急匆匆地上臺了。

  “四位同學,請留步!”

  “嗷嗷嗷嗷!”看到主持人把四個人留下了,舞臺下的觀眾們開心壞了。

  沒錯,請留下!

  我們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

  看四個人一臉茫然的模樣,主持人心里也有點發虛,這四位剛才可是剛剛直接用四句歌詞,就把他們的宣傳總監陳崆直接拍死了。

  人家小白連歌詞都寫了,按照慣例,小白一開口,大地抖三抖,總得有人背鍋不是嗎?

  “四位同學,我想問一下,這首歌有什么特別的含義嗎?”

  主持人直奔正題,剛才總導演都在后面指示了,如果谷小白當場發難,或者有所抱怨的話,他們就現場道歉,并幫人家小白澄清名譽。

  “沒有啊,只是因為上次發燒燒糊涂了,寫了一首《神人歌》,后來大家都叫我鐘君,我很不好意思……就再寫一首歌自嘲一下,我哪里是什么鐘君嘛……我頂多是個喵君。”

  舞臺下,大家“嘩”一聲,笑噴了。

  這句話,讓后臺的總導演,把提到嗓子眼的心臟,放回了胸腔里。

  然后,他轉頭狠狠地看了一眼陳崆,冷哼了一聲。

  這事兒,甭想這樣過去,否則下次,怎么再請到小白?

  主持人也立刻放松了下來,問其了另外的問題:

  “明明馬上就是鼠年了,為什么要唱一首寫貓的歌?四位有誰養貓了嗎?”

  “呃,因為我很討厭老鼠。”

  “沒有養貓,因為宿舍里不讓養啊。”

  “喜歡貓的話,很喜歡啊。”

  “不過我也喜歡狗。”

  “鼠年來的太快了,我還有好多的事情沒做,唱首歌嚇嚇它,讓它慢點來!”

  四個人七嘴八舌。

  下面,觀眾們興致勃勃地瞪大眼睛看著,豎著耳朵聽著。

  千家萬戶的電視前,無數的觀眾還在看著四個少年在接受專訪。

  有人轉臺或者關了電視,但還有人在轉臺過來。

  收視率,基本上還維持在5.5以上。

  “那么剛才的士子舞團,他們跳舞好棒,為什么我之前從來沒有聽過他們?”

  “是小白的朋友啦!”

  “小白有很多很厲害的朋友。”

  “我剛才在后面的時候,就和很多同事討論,士子舞團真的很有一種頂級男團的氣質,他們有打算出道嗎?C位是哪位?”

  “出道!出道!出道!”舞臺下,觀眾們大聲起哄。

  這么拉著谷小白,在舞臺上又東拉西扯了五六分鐘,硬插了一些硬廣,看收視率開始下跌了,主持人才放谷小白他們回去休息。

  此時此刻,網絡上,各種各樣的消息,也已經鋪天蓋地。

  許多的自媒體,已經提前準備好了各種各樣的稿子。

  但是他們猜測中的最瘋狂的情況,都沒有眼下的數據夸張。

  南江電視臺的收視率,在跨年之后翻了三四倍,強勢登頂。

  而同一時間,一場曠日持久的“頂流之爭”,也已經落下了帷幕。

  “頂流之爭落幕,馮一東借陳宇寧之助強勢登頂,收視率雙倍隔空吊打隔壁某頂流。”

  “頂流之爭中最大的黑馬,他以一己之力拉高了0.5的收視率,成為新一代的頂流!雙爆爆今天開始或換人。”這是說的付文耀。

  “今天開始,他已經被弟弟完全超越,可能馬上就要回家繼承億萬家產了……”這是說的付函。

  “以伴舞身份出場,卻贏的全場歡呼,新的偶像男團嶄露頭角,填補當前市場空白,可能會成為下一個十年的新寵兒……”這是說的士子舞團。

  “全場皆燈牌,某頂流差點把款年演唱會變成自己的應援現場,但網友質疑其粉絲素質……”這又是在說某位爆爆的頂流。

  這些頂流的稿子,其實都是各大的經紀公司準備的。

  他們拼命突出自己占優勢的某項數據,找合適的人比較、吊打……

  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粉絲開心。

  但是這些稿件里,沒有一個提到谷小白。

  是因為谷小白的稿件少嗎?

  并不是。

  因為提到谷小白的稿件,是這么寫的。

  “真正的明日之星,谷小白燃爆五首連唱,直接將現場唱成自己的演唱會。”

  “世紀最酷炫舞臺,年度最燃現場,全場最萌歌曲!這位最年輕的頂級歌手,他還能創造多少奇跡!”

  “真·國家隊下鄉送溫暖,谷小白實力碾壓全場!”

  這些稿子,其實都不是谷小白的利益方寫的。

  不但有谷小白的粉絲們自發行動,甚至還有一些,是本來敵對的公司寫的槍稿。

  呸,你這種趕快滾到德藝雙馨的藝術家那掛去吧,別在我們流量圈里混,我們惹不起!快滾快滾!

  他們一邊寫槍稿,一邊淚流滿面。

  因為谷小白這種,甚至已經強到了不怕捧殺!

  而是再怎么捧,都不夠!

  湘南,還在酒店里休息的俞文鴻,滿面苦澀地親手發出了一個捧高谷小白的通稿,然后無力地癱倒在了沙發上。

  她一直心心念念要讓馮一東和谷小白爭勝,爭人氣,爭第一流量。

  卻不知道自己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

  流量?人家谷小白……早就不是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