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46章:喵很酷(大家過年好)

  這六句歌詞,簡直是專門為貓奴量身定做的,貓這種東西,簡直是又萌又蠢又神經病。

  誰也不知道它們到底在想什么。

  有時候,它們天天躺在沙發上伸懶腰不肯起床,有時候又突然瘋了一般在地上亂跳亂叫,還有時候,突然又坐下,盯著沒有關緊的水龍頭發呆,好像那是最有趣的東西一樣。

  而舞臺上的少年們,賣萌的舞蹈,更是讓人忍不住想要伸出手摸摸他們腦袋上的耳朵。

  六句歌詞唱完,舞臺上的十多個少年,此時此刻都已經放開了。

  所謂羞恥,如果羞恥過了,就會覺得特別的high,這種事情,306的幾個人都已經經歷過了。

  現在就輪到士子舞團了。

  不經歷這么一場,怎么能算是一個優秀的藝人對不對!

  他們戴著毛茸茸的貓耳朵,在舞臺上隨著節奏蹦蹦跳跳,看起來似乎很沒有什么章法,但是事實上散而不亂,視覺效果很贊。

  在兩千七百年前的臨淄,他們也是齊國的舞林高手,君子六藝,也是爐火純青。

  禮、樂、射、御、書、數,無一不精通。

  在那個中國的音樂水平,已經高度發達,甚至可以引領世界的時代,這些少年們,其實遠比表面上看起來,要厲害多了。

  而且放開之后,他們就開始看向臺下,撩舞臺下的小姐姐了。

  敢在臨淄的集市上調戲小蛾子的人,哪有一個是善茬!

  他們揮舞著貓爪,對著舞臺下的小姐姐們放電,讓舞臺下的小姐姐們快笑瘋了。

  小白這是從哪里招來的一群小家伙?

  難道是他的同學?

  不對,他的同學年齡不會這么小啊!

  不過每一個都好棒的感覺!

  哎呀,好像都領回家里養起來!養起來!

  等到第一段唱完,舞臺的四周,州鳩樂隊再次被舞臺升了上來,他們接手了伴奏,音樂的節奏一變,華麗的編曲突然鋪滿了全場,節奏也突然加快,“轟”一聲,全場遽然進入了舞曲的節奏。

  鼓手強勁的節奏,接替了全場的響指,然后306的四個人,和十多名士子們,突然間前后左右穿插,剎那間站成了整齊的數排,整齊的點著頭,握著貓爪拳,揚手,扭動身體,整齊劃一地跳起了像是貓兒洗臉一樣的舞蹈。

“我是貓,喵喵,喵喵,不愛抓老鼠我是貓,喵嗚,喵嗚,有點小糊涂我是貓,啊嗚,啊嗚,魚干吃到吐  我是貓,嗷嗚,嗷嗚,世界上最酷……”

  這段響起來的時候,舞臺下方,幾乎所有人,都已經握著貓爪拳,跟著節奏搖擺起來了。

  306的歌,它不但歌詞、歌曲洗腦,而且它的舞蹈也洗腦!

  上次的“傲嬌舞”,這次的“貓爪舞”,真的是太洗腦了。

  而且,歌詞好好玩!

  唱到最后一句“世界上最酷”的時候,舞臺上十多個少年整齊劃一地向前跳了一步,抱著肩膀,擺了一個酷酷的動作,傲嬌地昂起了腦袋,看向了舞臺下。

  王海俠還拿出來了一只墨鏡,給自己戴上了,引得舞臺下哈哈大笑。

  就在此時,音樂又變了,這音樂和歌詞,都善變如同貓。

  然后,王海俠一轉身,指向了站在舞臺中央的谷小白:“小白,hook!”

  谷小白向前一步,手中的話筒抬起,昂起頭,高亢、嘹亮的hook響起。

  “喵嗚爪爪一抬風雷動……”

  在谷小白第一句唱出來時,舞臺下的人就驚了。

  這曲子,是《神人歌》的副歌部分!

  不是說這次不唱《神人歌》嗎?

  不過同樣的元素用在兩首歌里,其實也沒什么奇怪的。

  但是……這歌詞,怎么那么蠢萌蠢萌的!

  明明《神人歌》那么霸氣好不好!

我笛聲起處群龍舞我長綾揮起紅霞落我鼓棒一抬滾雷至我長嘯一聲行云遏  我是天上鐘君司晨昏,

  吾乃昆侖鼓神掌福禍!

  多酷!

  但是現在呢……

  喵爪爪一抬風雷動?

  還喵?

  你這個小貓咪,真當自己是神仙了嗎?

  而且……這曲子聽起來似乎有點怪怪的?

  在場的觀眾并不知道,谷小白的這個hook部分,雖然是《神人歌》的副歌部分改編而成,但事實上使用的是祭典時使用的雅樂調式,風格莊肅嚴苛,令人心生畏懼。

  谷小白開唱第一句的時候,大家還覺得這是一只在沙發上懶懶的小貓咪。

  但就在谷小白的hook唱完第一句之后,他已經不再是那只慵懶的小貓咪了。

  他看起來,是如此的危險,如此的霸氣。

  谷小白的身后,士子舞團齊齊轉身,向內圍成了一個圓圈。

  就看到他們背對外側的觀眾,齊聲大喝,雙臂猛然一展。

  燈光暗了一瞬間,聽到“嘩”一聲,十多個身穿簡單衣褲的少年,已經完成了變裝,黑色的袍服,大袖飛揚,像是一朵綻開的黑色罌粟花。

  黑色的袍服,端莊肅穆,吞噬了整個舞臺,306的幾個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舞臺上,就只剩下了十多名黑袍的士子舞團成員,與唯一的亮色谷小白。

  舞臺四角,《冠軍序曲》時的四面大鼓,同時擂下!

  “轟……隆隆隆!”天雷滾滾,喵君震怒!

  舞臺下的所有人,齊齊嚇了一跳,這特么怎么又變了!

  這還是貓嗎?

  生氣了這么嚇人?

  等等……貓不就是神經病嗎?

  只是,這種莊肅、嚴苛的音樂,配上的,卻真的是讓人笑掉大牙的歌詞,那種感覺,就別提多古怪了。

  又酷炫,又蠢萌,又霸氣,又搞笑。

  谷小白轉身,揮手:“喵喵嗚一聲群鼠驚!”

  “刷”一聲,士子舞團伸手一抽,不知道從哪里抓出來了一桿五彩大旗,迎風飛舞。

  谷小白向前幾步,指向了舞臺之下:

  “喵地上一滾魚干來……”

  士子舞團們猛然揮動手中的大旗,抬腿、轉身、飛躍,一個類似武術動作“旋子”的動作。

  十多名士子同時騰空而起,在空中橫向飛旋,手中的大旗,“刷——嘩!”一揮一卷,卷成了十幾朵五彩之花!

  “喵美眸一睜服眾生……”

  谷小白閉上眼,唱完這一句,然后猛然睜開。

  一雙豎瞳!

  那一瞬間,似乎全場的燈光,都沒有谷小白的雙眸那么明亮!

  詭異的豎瞳,配上少年那俊美無儔的臉,真的像是一只絕美無雙的白貓妖靈,美眸一睜服眾生!

  舞臺下,大家已經不知道要說什么好了。

  “哇……”

  “我去我去我去……”

  “雞皮疙瘩要炸了!!”

  谷小白俯身,雙眼微微瞇起,似是兇險無比地看著臺下,想要撲下去一般。

  突然間,谷小白又直起身來,邪魅一笑,豎瞳的少年,這樣笑起來的時候,差點把全場觀眾的心都撕了個稀巴爛:“喵是萬獸之王剛下山……”

  “嗷嗷嗷嗷嗷嗷嗷!!!!!”

  “我的天哪,小白這樣子好邪魅!”

  “萬喵之王!萬獸之王!”

  “天哪,這才是貓中帝王的感覺……嗚嗚嗚嗚嗚嗷嗷嗷嗷嗷嗷嗷!我要把小白抱走!”

  “小白是我的我的我的!”

  “小白,我是你的小老鼠,請吃掉我!請吃掉我!”

  谷小白伸出一根手指,對舞臺下輕輕擺了擺,似乎是在說,你們休想!

  本喵可是萬獸之王!

  谷小白身后,十多名士子同時一個撐旗側翻,五彩大旗撐在舞臺上,身體卻已經騰空而起。在他們的身體翻到最高處時,突然停滯,雙腿緊緊并起,繃直,斜斜指向了舞臺上方。

  然后,在空中定格了大概一秒鐘的時間。

  雖然是憑借手中的大旗支撐,但是這種滯空的感覺,也讓人的心臟都停了一拍。

  那一瞬間,幾乎讓人產生錯覺,那十多桿大旗,是不是在舞臺上生根了,竟然一動不動。

  下一秒,谷小白轉身,怒吼:

  “喵是人間帝王享供奉!!”

  “嘩”一聲,十多名士子同時落地,手撐大旗,單膝跪地,宛若在拜服人間帝王。

  谷小白昂起頭,豎瞳白衣的少年,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妖異,帶著滿身難言的霸氣,還帶著一絲絲的傲嬌與蠢萌,在眾人的拜服之中,就那么轉身,踱步走向了后方的沙發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微微側頭,看向舞臺下方,像是帝王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審視自己的臣民一樣。

  “嗷嗷嗷嗷嗷嗷小白,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后臺,總導演都驚呆了。

  這孩子,怎么什么招兒都有啊!

  那個豎瞳出現的時候,別說舞臺下的其他觀眾了,就連他,都心臟猛然收縮。

  那一瞬間,真的像是有貓的神靈,出現在舞臺上。

  谷小白坐在沙發上,雙手攤開,分別放在了左右手邊的抱枕上。

  然后,舞臺下的大家,“嘩”一聲,驚呼聲震天響。

  在沙發上,有兩個毛茸茸的團子,一直在那里趴著,舞臺下的大家,還以為那是兩團抱枕呢,此時此刻,兩個抱枕卻突然抬起頭來。

  那是兩只貓!

  兩只大而健壯的貓,其中一只像是貍花貓,而另外一只……

  等等……

  是一只小老虎?

  一只看起來很兇悍的大貓,和另外一只小老虎,在谷小白的身邊,看起來卻很是乖巧的模樣,任由他撫摸自己的腦袋。

  天知道,它們的這種乖巧,是谷小白在春秋時代,足足逗了它們十多個小時,才換來的一點點乖巧。

  乖乖配合君上我演出,如果不聽話就沒有逗貓棒玩!

  但正是這種乖巧,讓豎瞳、貓兒的谷小白,看起來更邪魅、更霸氣……

  當然也更萌了。

  “哇,大貓!大貓!大貓!!!!!”

  舞臺下的貓奴們,已經快要恨不得沖上舞臺了。

  就在此時,谷小白右手撫摸的大貓,終于忍受不住谷小白的撫摸了,它猛然從谷小白的手中掙扎出來,在舞臺上踱步。

  野性十足的步伐,像是一只彪悍的小豹子。

  也是同一時間,王海俠從士子舞團的后方越眾而出,他的口中,宛若機槍一般的歌詞噴涌而出:

  “你以為我是寵物,還擺著傲然態度,包吃包住嫌我不懂你的付出。”

  犀利的吐字,瞬間覆蓋滿了全場。

  舞臺下,大家又“嘩”一聲,原來如此!

  為什么會有《神人歌》的hook部分。

  原來這其實是一首帶有“嘻哈”元素的歌曲。

  那一段hook,其實是采樣,采樣自谷小白自己的歌曲。

  就像是很多說唱歌曲,往往會采樣一些旋律特別好聽的歌曲一樣。

  不同的是,谷小白他自己,就有能力寫出特別好的旋律。

  而這一句話,僅僅是在說貓嗎?總感覺似乎意有所指。

  唱完這一句,王海俠轉身一指:“默默!”

  趙默從另外一邊走了出來:“,明明兩千年前年還把我當神來拜服,揮舞旗幟模仿我的舞步。”

  舞臺上,士子舞團們齊齊揮動手中的旗幟,快速地進退、奔躍,靈動若貓,正是兩千年前的祭祀貓舞。

  傲嬌的大貓,在旗幟之中穿梭,非但不害怕,似乎還蠻享受這種被人包圍的感覺。

  它端莊地在舞臺中央一坐,歪著腦袋,看向了舞臺下方,一雙美眸,占據了上方的大屏幕。

  谷小白抬手,那只早就已經按捺不住的小老虎,已經屁顛屁顛地跑到了它的身后。

  趙默看完之后,伸手一指另外一個方向,周先庭也走了出來:“我的小弟是只小虎,我們吃掉田鼠趕走野豬,風調雨順一年辛苦才能收獲滿倉米粟。”

  三個人同時指向了身后:“小白!”

  谷小白站起來,邪魅的雙瞳看向攝像機:“人類總要求太多,卻不懂我的傲骨,要我飛檐走壁捕蟲捉鼠還要我撒嬌賣萌幫你拐個媳婦。”

  然后四個人,同時指向了臺下:

  “你怎么不上天呢你!”

  士子舞團們,齊齊把手中的五彩大旗一丟,舞臺上,十多個少年再次跳起了貓爪舞:

“我是貓,喵喵,喵喵,不愛抓老鼠我是貓,喵嗚,喵嗚,有點小糊涂我是貓,啊嗚,啊嗚,魚干吃到吐  我是貓,嗷嗚,嗷嗚,世界上最酷……”

  舞臺后方,總導演靜靜聽著那少年們的歌詞,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然轉身,看向了身后的宣傳總監陳崆。

  突然覺得……

  這些少年們的歌詞,又意有所指啊……

  陳崆被總導演盯著,一臉的茫然,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突然間,他意識到了什么,然后臉色慢慢變了,變得慘白。

  不是吧……

  這特么,又是另外一首綿里藏針的《哼,我生氣了》!

  原來,那個讓人家飛檐走壁捕蟲捉鼠,還要人家撒嬌賣萌幫忙拐個媳婦人,是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