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27章:果然斯德哥爾摩癥候群了嗎?

  這一場交流演出,關注度之高,演出水平之高,事后反響之高,都遠超預期。

  這種開場即,讓人有一種“節目已經完結”的感覺。但事實上,它只是預示著中韓兩國大學生的交流才剛剛開始……

  不過,一場演出之后,東原大學的同學們突然發現,韓國的同學,突然之間變得彬彬有禮起來。

  不再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不再在食堂里隨地吐痰,也不再到處都脫鞋,會說對不起,會說請,會說謝謝……

  甚至付文耀都驚奇的發現,那些曾經被他在歡迎典禮上的發言迷住了的韓國妹子們,不再尾隨自己了!

  深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感受不再被人視線追逐的感覺,好爽!

  爽了不過三秒鐘,付文耀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等等,這些人不會去尾隨小白去了吧。

  等他回到了宿舍門口,就發現自己猜對了!

幾十個韓國的妹子,正在物理宿舍樓下方,打著橫幅,上方歪歪扭扭地寫著兩個大字  “小白!”

  還在旁邊,用蹩腳的中文,喊著谷小白的名字。

  甚至還有人,妄圖想要沖進宿舍樓里去。

  之前,付文耀被這些尾隨的女生,弄得煩煩的,但現在,他有點吃味了……

  呸,之前叫人家小甜甜,有了更好的選擇就叫人家牛夫人了!

  之前你們尾隨我的時候,可沒有想要向里沖啊!

  不爽!

  不過,物理系宿舍的安保之嚴格,連一只蒼蠅都飛不進去,大廳門口,宿管阿姨手持一根拖布桿,在兩名保安的護衛之下,虎視眈眈地看著這些妄圖侵入進來的韓國妹子,一臉的不屑。

  就你們還想沖進來?不知道阿姨我可是東原大學年度安全標兵、年度宿管技能大比武第一名、年度安全大練兵金獎得主嗎?

  韓國的妹子們,看到門口只有兩名保安一名阿姨,本來沒當回事的,卻不知道眼前這位手持拖把威風凜凜的宿管阿姨,陪著谷小白度過了名聲初顯,經歷了全民追捧,也扛過了全民狂黑,噴過記者,懟過導演,吐槽過粉絲,也罵過黑子,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

  她任憑對方如何沖擊都巍然不動,不放過任何一個妹子,也不會錯過任何一個學生,看到付文耀站在遠方不敢過來,她招了招手“耀哥兒,來!”

  兩個保安把人群左右一分,阿姨拖把桿一抬,放付文耀進來了,然后又穩穩擋住了后面的人。

  這技術之嫻熟,讓付文耀想到了那位名傳千古的賣油翁,果然勞動無貴賤,行行出狀元!

  付文耀站在阿姨身后,擔心道“阿姨,這情況持續多久了?”

  “一個多小時吧,不過放心,馬上援兵就來了!”阿姨昂起頭,一臉的胸有成竹。

  果然,不到兩分鐘,就又有一隊娘子軍殺了過來,就看到她們手中舉著一個橫幅“小白韓國留學生應援團!”

  這些都是在東城留學的韓國學生們,她們操持著韓語,立刻和現場的妹子們交流了起來。

  “你們這種追星方式是不對的!”

  “我們小白,不需要你們這種粉絲!”

  “請不要打擾小白的生活!”

  “每次遇到小白的時候,只要遠遠地看著他,就已經很滿足了,為什么要騷擾他!我看小白今天都不開心了!”

  “是的,每個星期只能跟小白打一次招呼!不要過多地去煩他!”

  “也不要去找小白要簽名,想要簽名的話,可以找小白的工作室申請!如果成為我們的會員的話,是一定可以申請到的!”

  “小白在東原大學是來上學的,不是來開粉絲見面會!”

  當這些韓國剛來的妹子們,質問對方是什么人,為什么管那么多時,她們就驕傲地拿出來了自己經過認證的粉絲證書“我們是在小白的工作室注冊過的粉絲!我們是官方認證的粉絲團體!”

  “你們這么做,會被官方拒絕的!”

  “會被加入黑名單,永遠也買不到演唱會的票!”

  “對,就算是買到了,也會被拒絕入場!”

  “還買不到官方的應援物!”

  “連眾籌都沒辦法眾籌!”

  “不要給我們韓國妹子丟人!我們韓國妹子也很有素質的!”

  “就是,之前演出的時候搞突然襲擊,害得我們小白倉促上臺,已經很過分了,我還以為只有那些油膩的官僚大叔會干這種事,現在你們竟然還這樣!”

  “不要把你們之前的那些惡臭,帶到我們小白這里來,我們小白不一樣!”

  “小白就像是弟弟一樣,要愛護!”

  “你會對你的弟弟這樣嗎?堵住大門?跟蹤他?讓他不開心?”

  在這些人的攻勢之下,之前堵住了大門的粉絲們,很快就被瓦解而分化。

  付文耀就看到宿管阿姨對為首的小姐姐豎了個大拇指,讓開了寢室的大門。

  付文耀看得那個感慨啊。

  為什么上次我被騷擾的時候,我的粉絲就沒有出來保護我!我比小白缺了什么?難道我沒有他帥?呸,連王海俠都敢自稱0第一帥哥,誰敢說我耀哥兒不是物理系第一帥哥?

  唔,我一定是少了閃姐,閃姐搞不掂自家的那個難纏偷懶的偶像,但是經營粉絲真的是太有一套了,這簡直就是一支鐵軍啊!

  一定是這樣!

  在付文耀找出來自己和小白之間的差距之后,他轉身也打算離開現場,卻又被人叫住了。

  “文耀哥!文耀哥!”裴世河帶著幾名韓國男生跑了過來。

  付文耀搖搖頭,整個東原大學,會這么叫他的,就只有裴世河和其他的韓國學生了。

  韓國其實是一個上下尊卑特別嚴格的社會,人們見面對話的第一句,往往就是問對方的年齡,如果對方比自己大,就會使用敬語,反之則是使用半語。

  付文耀其實沒有裴世河年齡大,不過自從第一天一起唱ktv之后,他就這么稱呼付文耀了。

  “文耀哥……那個……我有幾個朋友,想要問問您,能不能得到您的簽名。”裴世河說話有些為難,還有些忸怩。

  “我的簽名?”付文耀一愣,雖然已經是新生代有實力有流量的偶像之一了,但是因為整天呆在谷小白身邊,他被攔住要簽名的機會一點也不多。

  “是的,您的簽名,您在舞臺上唱的那首《badboy》實在是太棒了,我很多在韓國的朋友,都成了您的粉絲……”

  不是吧,這是不是有點夸張了?韓國人來要我的簽名?你們是不是在騙我?

  不過大家怎么說也是一起唱過k的朋友,付文耀的性格也是大氣的那種,就直接爽快地簽了名。

  看幾個人開心不已的模樣,他問道“你們去要小白的簽名了嗎?”

  “沒有,我們不敢……”

  “怕打擾小白,之前傳染給他流感就已經很不安了……”

  幾個人很惶恐。

  付文耀突然又有點不爽了。

  呸,你們來打擾我就很安心是不是?

  不過算了……就像是小白在0沒人權一樣,自己整天被差別待遇也習慣了,大不了晚上去隔壁寢室欺負小白出氣……

  不過……我在韓國也有粉絲了?再想想今天遇到的韓國同學的表現,以及幾個人的態度,付文耀突然覺得……

  該不會真的是斯德哥爾摩癥候群了吧?

  打不過,所以只能愛上我們?

  付文耀回到寢室,打開了naver,就發現,那一場交流演出,在韓國竟然已經刷屏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