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26章:中二戰歌(為

  《神人歌》能不能超越《冠軍序曲》奪得“年度最燃”的稱號,暫且未知,得等這首歌沉淀下來才能知道,畢竟這首歌其實并不完美,編曲簡陋、演出也有很多瑕疵,而且現在網友們都在興頭上,未免過譽。

  但是網絡上,確實已經被這一首《神人歌》燃得快要燒著了。

  這一場演出,完全是因為當初網絡大戰而起,關注度實在是太高了。

  現場直播,谷小白上臺的時候,網絡上各個直播間,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卡頓,有的直接卡成了ppt。

  等到演出結束之后,網絡上的討論聲,爆發性一般的增長,就連各大網絡的服務器機房,都得拼命開足了空調降溫。

  可見到底有多熱。

  這種熱度,讓那些明星、流量們真的是羨慕的不得了。

  不過這種時候,也真的是只能羨慕,嫉妒不來,連蹭熱度都蹭不到。

  這場中韓藝術之爭,源于刀舞,也終于刀舞。

  谷小白以一場毫無爭議的華麗演出,將刀舞從兩千年前,帶到了現代的舞臺上。

  然后又以一場碾壓級別的表現,捍衛了刀舞這種藝術的尊嚴。

  更將刀舞升華到了更高的層次上。

  但這首《神人歌》之所以那么火,不只是因為它的背景,也不只是因為它的現場燃炸,更重要的,還是因為它的歌詞。

  這首歌的歌詞,實在是太狂傲,太中二了!

  像這么中二的歌,上一次火起來,大概還是張杰的《逆戰》,不過《逆戰》的歌詞,只有中二,沒有狂傲。

  而且這首歌的曲調,其實很簡單。

  忽略谷小白那簡直開掛的超高音,降幾個八度來唱的話,一點也不難。

  而第二段更簡單,只要吼就夠了!

  若是叫上三五好友一起吼,簡直能把自己的雞皮疙瘩都一起吼出來!

  怎么一個爽字了得!

  而且,這首歌有一個特別厲害的屬性,那就是一旦唱起來,就覺得自己賊牛逼!

  爺是天上鐘君,爺是昆侖鼓神,爺是天降殺星,爺是人間戰神!

  爺來青山伏,爺去四海平,爺走你留不下,爺回你擋不住!

  爺就是這么牛逼!

  金光閃閃,牛逼哄哄!

  看爺在召喚師峽谷大殺四方,看爺在德瑪西亞爭霸天下,看爺左手右手給你畫條龍,再給你畫個郭富城!

  這么牛逼的一首歌,怎么能不趕快學起來?唱起來?

  好,班歌,定了!

  好,室歌,定了!

  好,這是我的ktv保留曲目,定了!

  這首歌,明明不是什么二次元的歌曲,偏偏在二次元的集中地,也火得一塌糊涂。

  第二天一大早,就已經出現了up主上傳的視頻。

  “當《神人歌》配上多游戲角色擊殺混剪!”

  “當《神人歌》配上多古裝劇混剪!”

  “當《神人歌》配上美團小哥風騷過彎……”

  直播間里,無數的直播歌手,也開始翻唱這首《神人歌》了。

  翻唱谷小白的歌,其實是吃力不討好,不過在之前的半年里,谷小白實在是出品了太多的爆款了,你不唱也不行。

  不過這首歌只要不像谷小白那樣那么極端高音,還是可以一唱的,因為歌詞太華麗了,隨便唱唱就能感覺特別爽。

  而且不只是歌手唱歌,就連游戲主播都在唱。

  一間游戲直播間里,主播被對方一群人死死壓住,抬不了頭,眼看他都要放棄了。

  就在此時,突然間見到了一個機會,他就……就唱起歌來!

  “我旌旗一揮風云動……死一個!”

  “我拔刀一斬天柱折……又死一個!”

  “我黑犬曾吞北冥鯤!!!嗷嗷嗷嗷,又干死了一個!”

  “我白馬踏破玉京閣!!!!!嗷嗷嗷嗷,我又殺了一個,又殺了一個!”

  “我是……天降殺星掌善惡!!”又又又又又殺一個!

  “吾乃——人間戰神定分合!!”又又又又又又殺一個!

  “我大招一開無慈悲……嗷嗷嗷嗷,我開大了!死吧死吧死吧!我超神了,我超神了!啊啊啊啊,看到了嗎?我超神了!”

  “誰是神?啊,誰才是神?!是我!這首歌是專門寫給我的!”

  “還有誰!還有誰!還有——誰!敢在我面前得瑟!”

  等到結算界面結束之后,這主播也不播了,興奮地在屋里來回亂蹦“來來來,今天不玩了,今天咱們唱歌!”

  下面,彈幕里一群人在刷。

  “主播瘋了!”

  “主播瘋了!”

  “瘋了瘋了!”

  “又瘋了一個!”

  網絡上,那些熱度,谷小白現在一概不知。

  他正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可憐巴巴地養病呢。

  昏睡了一天,吃了些東西,第二天一早,谷小白睜開眼睛,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大腦,摸了摸一下自己的額頭,然后“嘩”一聲從床上跳了起來。

  “啊,不發燒了!我好了!”

  雖然喉嚨還有些痛,雖然呼吸還有些不暢,雖然還是流鼻涕,忍不住咳嗽,但是大腦不會難受得像是熱漿糊,身上不會酸痛,走路不會沒力氣了!

  太好了!

  我好了!

  谷小白開心地穿上了衣服,邁開了自己的大長腿,就風風火火地準備去實驗室了。

  然后,他還沒出門,房門就被人粗暴地推開了。

  “剛才是誰在喊?小白?你可算是醒了!你快說,快說這首歌是怎么寫出來的!”

  付函拽著付文耀就沖進來了。

  “呃……什么?”谷小白一愣。

  “《神人歌》啊!”

  “呃……”谷小白眨了眨眼,開始回憶自己在昏昏沉沉中的所作所為。

  一段段歌詞浮現。

  谷小白呆滯半晌,然后捂臉。

  “唔……丟死人了……”

  我怎么寫了一首這么中二,這么自夸的歌!

  什么天上鐘君,什么昆侖鼓神……我呸,盲伯見到了不會笑掉大牙嗎?

  還有那個天降殺星,人間戰神啥的……

  我是不是把我其實會穿越的事實暴露了?

  我會不會被人抓去切片?

  等等,我有實驗室啊,要切片,也是我切片自己好不好……

  哎呀怎么辦,好丟人啊……

  付函完全不管他在糾結啥,一把抓住他,道“小白,這首歌讓我唱一次吧!”

  “不對,你跟我一起上《歌王之戰》的年終盛典吧!咱們一起唱!”

  “閃開閃開閃開!業務邀約請排隊!”谷小白還沒說話,旁邊閃姐已經把付函推開了,然后把一堆邀約放到了谷小白的面前。

  “小白,這是今年元旦跨年演唱會的邀約,你想要去哪個衛視?”

  谷小白看看那些邀約,再看看興奮莫名的大家,捂住腦袋“啊,我又開始難受了,請讓我躺下,冰塊……不對,液氮拿來,給我降降溫……”

  旁邊,鴻總他們看得是連連搖頭,這孩子,寧愿裝病也不愿意出去工作!沒救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