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23章:人間之歌

  《神人歌》這首歌,和之前谷小白的那首《冠軍序曲》完全不同。

  冠軍序曲兩面超級大鼓、全程電子樂、各種復雜的編曲和超大的編排,整個牌面超級大。

  但《神人歌》的配樂超級簡單,因為谷小白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準備配樂了,全程都只有鼓、笛、小蛾子的吟唱。

  可就僅僅是這么兩件樂器,兩個歌者,它在現場的表現,卻似乎比《冠軍序曲》更燃!

  當谷小白和小蛾子,兩個在陶然的分法之中,都是s級的超強存在,一起站在舞臺上時,就已經是雙劍合璧,屠龍倚天齊出了。

  兩個人一層層推進的高音,簡直像是浪濤層層疊浪濤,一山還有一山高。

  特別是那幾句升key之后,就幾乎都沒在highc以下過。

  一般人到了highc之后,就基本上沒什么表現力了,但是谷小白竟然能把這首歌唱得層層推進,越來越強!

  天知道,這是燒到度的谷小白!

  其實,到了后來,谷小白的高音已經開始有點不穩了,已經完全腫起來的扁桃體,充血的聲帶,讓他的喉嚨像是有一把刀子在刮一樣痛,但是小蛾子的和音,穩穩地托著,幫他掩蓋著。

  而那一點點的不穩定,也給他的這首歌,帶來了更狂放的感覺,就像是歌里唱的那樣。

  這是天上鐘君,昆侖鼓神,看到自己的地盤被螻蟻侵入的震怒!

  而高亢無比的唱法,配上燃爆的歌詞,讓人直接熱血沸騰,天靈蓋都要碎了。

  特別是谷小白的那最后一句“我金口開后無慈悲,誰人在我面前歌”之后,全場已然燃爆。

  但這還沒完,這只是這首《神人歌》的一半!

  谷小白轉身,向照夜的方向走去,在行走之中,他的袍袖一揮,雙手一振,身上的袍子已經迎風一展,向后飄飛。

  他的身上,已經是一身白色盔甲。

  來了,谷小白標志性的,魔發一般的換裝!

  舞臺下,第一次看到這一幕的韓國網友們,已經要驚呆了。

  “什么鬼!”

  “怎么回事!”

  “換裝了?”

  “我錯過了什么嗎?”

  舞臺下,大家都心疼死了。

  這個時候,谷小白竟然還換裝?

  這種換裝,一定也非常消耗體力吧!

  因為谷小白的腳步,明顯又變得遲滯了起來。

  好在,那邊照夜已經撒開四蹄,跑了過來。

  它跑到了谷小白的身邊,低下頭去,輕輕碰了碰谷小白的腦袋,然后前膝屈下,再屈下后腿,身體一側,就側臥在了谷小白的身前。

  谷小白抬腿,跨了上去。

  照夜回過頭去,長長的脖子撐著谷小白的半邊身體,看谷小白坐穩了,一骨碌就站了起來,然后抖了抖鬃毛,打了一個響鼻。

  看到這一幕,舞臺下的大家,更心疼了。

  我們小白,可是曾經可以單手一撐,直接飛上馬背的!

  現在,就連這么上馬,都顯得很勉強了!

  而且,你都這樣了,還要騎馬!

  摔下來怎么辦!

  心疼,好心痛!

  而且……

  照夜好暖!

  我家照夜寶寶好棒!

  絕對是個大暖男!

  舞臺上,谷小白趴下身體,輕輕拍了拍照夜的脖子,湊在它的耳邊輕輕說了句什么。

  照夜昂著頭,拿脖子在谷小白的臉上,使勁地蹭了蹭。

  一人一馬的感情,簡直是羨煞旁人。

  坐在了照夜的背上,谷小白俯瞰臺下。

  其實,和別人覺得騎馬消耗體力不一樣,他和照夜之間,已經默契到宛若一體,此時此刻,他就像是坐在一個肉沙發上一樣,比坐在地上還要舒服,還要輕松。

  接下來的表演,他必須借助照夜,因為他的體力,真的不夠了。

  下一秒間奏結束,谷小白抬頭,話筒再次湊在了嘴邊。

  這一次,沒有了小蛾子的吟唱,谷小白的聲音,也再不是剛才那么清亮,帶了一絲絲的沙啞。

  不知道是他的喉嚨已經撐不住了,還是使用了某種技巧。

  或許,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漢武春日夜歡宴高臺歌舞誰恣行零落三杯酒微醺  柏梁千句且細聽……”

  谷小白唱歌的時候,舞臺上,退到了舞臺一角的小蛾子,兩手突然一揮。

  雪白長裙之中,兩道紅綾突然飛射而出。

  舞臺下,觀眾們“嘩”一聲,就叫了起來。

  紅綾!

  在谷小白的上半首里,有鐘,有鼓,有笛,有歌,也有紅綾。

  可是他們見過谷小白敲鐘擊鼓吹笛唱歌,卻并沒有見過谷小白舞紅綾。

  現在他們知道了,原來,紅綾在這里!

  原來,不是谷小白,而是小蛾子!

  谷小白回過頭去,看著小蛾子那有些稚嫩的身影,揮舞著紅綾。

  白裙紅綾,指天舞月。

  他看到的,卻是當初,大漠之南,一河之隔,載歌載舞的小蛾子。

  原來,小蛾子的紅綾之舞,是跟盲伯一起時,在街頭賣唱,就已經學會了。

  盲伯鼓舞雙絕,或許是他在小蛾子的身上,發現了當初飛蓬的影子,所以才教導小蛾子跳舞,卻不知道,一個瞎子要教人跳舞,需要付出多少的艱辛,又或者小蛾子在這方面的天賦,實在是太過卓絕。

  此時此刻,背后那大屏幕上,盲伯的身影依稀,鼓聲依舊,但小蛾子跳的,卻終究不是屬于他和飛蓬的飛袖之舞。

  或許,他覺得那飛袖鼓舞不詳不壽,不忍也不愿意再教給任何人吧。

  此時此刻,那七丈紅綾,在小蛾子的手中,滿舞臺飛舞的時候,舞臺之下,歡聲雷動。

  眨眼之間,他們仿若回到了谷小白歌中所唱的,那歌舞歡騰,觥籌交錯的君臣夜宴之上。

舞臺上,谷小白繼續唱著歌“衛大將軍撫我頂月朗風高好去病待得天明日出時  詩成宴罷好出征……”

  柏梁臺上,漢武帝劉徹、大將軍衛青、西漢群沉們一人一句的那八句詩,終于唱了出來。

  舞臺下,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剛才,主歌的八句,堪稱仙氣四溢,唱的不似人間,是神仙,是仙界。

  而此時,卻是凡間帝王、將軍。

  等等……

  《神人歌》原來是這個意思?

  第一段是神,第二段是人!

  之前那縱橫天地,司掌晨昏福禍的鐘君鼓神,降落到了凡間,化成了凡間的絕世名將。

  此時,他歌舞踐行,即將出征,卻萌生微恙,身體不適。

  于是漢武帝關切,大將軍撫頂,能夠讓這人間至尊、千古軍神如此關切的,哪還能是普通人?

  而去病兩字一語相關,點名了他的身份,許多粉絲們都知道谷小白寫歌喜歡寫歷史人物,此時已經猜到了,這位鐘君鼓神,已經化為誰!

  冠軍侯!

  果然,在天司天命,在地為人杰!

  在最后一句“詩成宴罷好出征”唱完,谷小白左手持話筒,右手猛然一抬。

  “鏘”一聲,長刀出鞘!

  剎那間,現場的四面八方,突然同時傳來了一聲怒喝“出征!”

  下一秒,宛若萬馬奔騰的聲音傳來,似乎有不知道多少匹馬突然出現,讓整個體育場,都在震顫!

  舞臺下,觀眾們霍然轉頭,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從體育場的兩側入口處,突然間,有一匹馬沖出!

  體育場左側的入口處,江衛全身甲胄,靜靜站在入口處。

  一匹黑馬宛若踏破虛空,直直向他沖來。

  江衛向前一個踏步,騰空而起,在那馬匹身上一按,然后翻身……上馬!

  黑馬腳步不停,直直沖向了兩側金屬圍欄分出來的通道。

  而他的身后,更多的馬匹出現。

  一匹,兩匹,五匹,十匹……

  黑壓壓,不知道多少匹馬,從兩側的入口中狂奔而出來,沿著兩側的通道,排成兩行,兩馬并行,直沖舞臺的方向。

  江衛環視左右,看到那些熟悉的面龐,已經開心得要歡呼起來了。

  都來了!

  上百鐵騎沖破了歷史的迷霧,沖破了悠悠歲月,沖破了時間的長河,來到了這現代的舞臺之下。

  他們環顧左右,突然之間同聲大笑。

  “啊哈哈哈哈哈!”

  “出征!”

  “出征!!!!”

  舞臺下,上百騎士,右手一抬。

  “鏘!”一聲,上百把長刀出鞘,雪亮的鋼刀,在舞臺的燈光之下,光芒流轉,像是一道銀色的匹練,直直沖向了舞臺之上。

  舞臺上,谷小白坐在照夜的背上,看著那從兩側沖過來的馬匹,他手中的長刀一舉,嘶吼的唱腔已經出來了。

  “我歌——”

  這個時候,谷小白已經沒辦法精確控制自己的喉嚨,沒辦法唱出來那假聲帶的嘶吼。

  他這一句,其實都已經不是在唱,他就是在喊!

  和上半展現出來的,那幾乎堪稱碾壓的技巧比起來,這個時候的谷小白,他已經放棄了所有的技巧。

“千軍萬馬聲破天!!!”谷小白手中的長刀一揮,百名騎士同聲怒喝  “啊喝!!!!聲破天!!!”

  舞臺上,照夜馬蹄邁開,載著谷小白在舞臺上,繞著小蛾子的紅綾之舞飛奔。

他怒聲大吼  “我舞——

  刀光劍影斷長河!!!”

  “喝哈!!!斷長河!”

  一百把長刀,在空中揮舞,剎那間,刀光劍影,殺氣四溢!

  “我來——

  銅墻鐵壁如無物!!!”

  谷小白轉身,嘶吼。

  上百騎士同聲嘶吼“嗷嗷嗷……如無物!!!”

  就在此時,百米長的通道,已經到了盡頭,江衛策馬猛然一躍,已經上了金屬臺階,胯下黑馬三兩步,已經奔上了舞臺。

  “我去——

  人間誰能奈我何!!!”

  刷一聲,長刀低垂,無數的馬匹,追在照夜身后,繞著小蛾子狂奔,絞成了一道刀光的漩渦。

  舞臺下,觀眾們都驚呆了。

  我特么……

  這是什么?

  馬上……刀舞?

  臥槽臥槽臥槽臥槽!!

  燃炸了,真的要炸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