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22章:神人歌

  舞臺下方,金東煥得意地搖頭晃腦。

  李勝賢的一曲深情長歌,switch組合的現場熱舞,可以說是技壓全場。

  現在,只要是有眼睛的人,就能看出來,接下來,中方的代表,是別想翻盤了。

  旁邊,蔡杰和曾一忠兩個人無奈得面面相覷。

  怎么辦啊這。

  這要怎么贏?

  說出去也讓人丟人,剛才李勝賢唱歌的時候,還有女團們在舞臺上載歌載舞的時候,他們其實也看得目瞪口呆,目不轉睛。

  “下一個,該小白了吧。”

  “小白怎么樣了?”

  “他能上臺嗎?”

  “就算是小白能上臺……”

  小白能贏嗎?

  在兩個人的忐忑之中,主持人上臺報幕串場。

  “下面,是我們最期待的一個節目,很多人都知道,小白他今天發燒燒到了度,剛才還在后臺打吊瓶……”

  大屏幕上鏡頭一轉,變成了后臺谷小白靠在江衛身上,閉著眼睛,一臉痛苦打吊瓶的畫面。

  看到谷小白眉頭緊皺的模樣,很多人心疼得心都抽抽了。

  嗚嗚嗚嗚,我的小白!

  好可憐!

  “不過,小白說,只要他還能唱,他就會上臺……而且,他還寫了一首新歌。”

  寫新歌?

  這什么時候了,寫新歌?

  主持人接下來沒有再說什么,他已經轉身走向了舞臺的一側。

  而舞臺正中央的背景屏幕上,卻龍飛鳳舞地出現了三個大字。

  “神人歌!”

  神人歌?

  神人歌!

  聽起來就很牛叉!

  舞臺一側的輔助屏幕上,此時此刻也出現了谷小白的面容。

  他面色虛弱,滿頭大汗,但是……依然帥的不可逼視!

  在谷小白的面容出現的剎那,現場的歡呼聲,已經不可遏制!

  “嗷嗷嗷嗷嗷嗷!小白小白小白小白!”

  “小白上臺了!”

  “我家小白出現了!小白!”

  金東煥坐在他的位置,一臉茫然地左顧右盼。

  這是什么情況?

  為什么大家突然就歡呼了?

  這不還是沒上臺嗎?

  怎么感覺,現在的歡呼聲,比剛才最熱烈的時候,還要熱烈?

  在女團的小姐姐們,整齊地在舞臺上穿插熱舞的時候,也沒有這種呼聲響啊!

  而鏡頭慢慢拉遠,下一秒,驚呼聲,歡呼聲,更是響徹云霄。

  “啊啊啊啊!小蛾子!小蛾子!天哪,我竟然沒帶冰淇淋!!”

  “照夜照夜!小白的馬!天哪,今天難道還有騎射嗎?”

  “啊哈哈哈哈,連小白的狗都來了!”

  “我的天,這次小白真的是拼了!”

  舞臺下,韓國來的同學們,此時此刻已經呆掉了。

  這什么情況?

  為什么人還沒上就這么歡呼?

  而且,為什么還有馬和狗?

  這是唱歌還是馬戲表演?

  聽到了外面的歡呼聲,照夜這個人來瘋,就有點控制不住情緒了,它猛然嘶鳴一聲,掙脫了韁繩,就向臺上跑去,在舞臺的邊緣狂奔撒歡。

  傻狗看著它跑了,嗚汪汪汪地叫著,就追了上去。

  神駿的白馬,歡脫的黑犬,頓時吸引了全場人的注意。

  谷小白和小蛾子相視一笑,兩個人聯袂走向了舞臺的中央。

  然后谷小白白袍一展,席地而坐,坐在了舞臺中央。

  小蛾子也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兩個人肩并著肩,深吸了一口氣。

  舞臺上的燈光,慢慢暗了下來。

  小蛾子和谷小白對望一眼,然后話筒湊到了唇邊。

  “啊……啊↗→↘啊……”

  空靈無比的吟唱聲,在舞臺上響起。

  來了,小蛾子的神級吟唱!

  不論聽多少次,都覺得聽不夠!

  在那吟唱聲響起的一瞬間,舞臺后臺,正在準備離場的李勝賢,猛然瞪大了眼睛。

  這什么聲音?

  他轉身走到了舞臺一側,向舞臺上看去。

  就看到舞臺上,少男少女相依而坐,空靈的吟唱,從舞臺上傳來。

  四周的燈光都暗下來,只有強烈的燈光照在兩個人的身上。

  白袍白裙的少男少女,就像是全身都會發光一樣。

  一層層光暈,以他們為中心暈開,像是彩虹一般。

  而小蛾子的空靈吟唱,就像是風過山頂,云駐青天,云層之中,有仙閣隱現,極光綻放,鳳凰棲息,百鳥來朝……

  在小蛾子的吟唱之中,谷小白的話筒也湊到了嘴邊。

“先師昔日騎鶴去遺贈七丈映日綾鼓動霄漢神鬼辟  袖容春秋天地驚……”

  谷小白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清亮,穩定,似乎那發燒燒到了度的人,不是他一樣。

  但其實,他現在連站都不穩當了,只能坐著。

  而且,他必須積蓄力量,待會兒還有別的表演。

  即便如此,谷小白的聲音,依然精準、穩定到像是沒有絲毫的病痛。

  這就是最頂級的s級歌手的實力。

  即便是站都站不穩,但只要開始唱歌,依然穩定得像是機器一樣。

  這前兩句,幾乎完全是清唱的,沒有伴奏,沒有墊樂,但是卻聽不出來絲毫的瑕疵。

  開口兩句,唱到“鼓動霄漢”時,低沉的鼓聲加入進來,由遠及近,由小變大。

  舞臺背后的背景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剪影,正揮舞著鼓槌,輕輕打著鼓。

  緊接著,又一個虛影出現在屏幕的另外一側。

  那是一個女子,長袖揮動,和節而舞。

  看過谷小白之前演出的人,在看到那兩個人的時候,就什么都明白了。

  盲伯,飛蓬!

  谷小白其實,連他們都請來了!

  以這種形式!

  這一次,谷小白他已經全力以赴!

  谷小白和小蛾子轉回頭去,看著大屏幕上兩個人的虛影,這兩個虛影,來自谷小白記憶中的畫面,通過系統的力量,以這種形式呈現。

  因為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去寫樂譜,再去排練伴奏了,他甚至都沒有力氣自己彈琴。

  然后兩個人轉回頭來,看向了彼此。

  小蛾子依然在低聲地吟唱著,婉轉幽遠的笛聲加入,背景屏幕上,少年吹笛而行,少女緊隨其后,兩個人走到了一棵巨大的梧桐樹之下,少年放下笛子,兩個小小的身影,執手無言。

“桐下誰人執吾手相顧未言誓此生黑犬白馬降凡塵  紅綾長刀人間行……”

  唱到了“黑犬白馬”的時候,在舞臺上好奇地東瞅瞅西嗅嗅的照夜和傻狗,像是聽到了召喚一樣,轉身向谷小白跑了過去。

  谷小白伸手扶住了照夜的腦袋,在小蛾子的攙扶下慢慢站了起來。

  背后的虛影之上,似乎有眾人的吟哦之聲響起,鼓聲突然“咚咚咚咚”得響起,越來越大,越來越沉。

  谷小白右手握緊了話筒,似乎在蓄力,蓄力。

  下一秒,谷小白極具爆發力的唱腔“轟”一聲炸開。

  “我歌——↗!!”

  一聲長音,如銀瓶炸裂,旁邊,小蛾子的吟唱聲,突然拔高,像是一道光芒直射天際。

谷小白白袍一甩,大袖飛揚  “人間生靈守恭默!”

  谷小白向前走了幾步,他站著都不穩,走路也有點跌跌撞撞的,卻多了一種癲狂、豪放,乃至狂妄的氣質,正如他此時所歌。

  我,只要一開口唱歌,人間的所有生靈,都必須恭默靜守!

  舞臺下,李勝賢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

  什么情況?這種排山倒海一般的壓迫力!

  這孩子是妖怪嗎?

  下一句升key!

  “我舞——!!”

  “天霄云漢失顏色!”

  他轉身,袍角飛揚,袍袖展動,在那強烈的燈光之下,閃耀若發光,似乎讓那天地萬物都失去了顏色。

  再升key!

  “我來——!!”

  “青山辟易魈魅伏!”

  我所到之處,青山化為坦途,山魈鬼魅跪伏迎接。

  谷小白又轉身,走向了舞臺后方。

  還在升key!

  “我去……”

  “四海寂寞無碧波↗——!!!!”

  最后一個“波”字,直接上了c了。

  他唱的是,他走了之后四海寂寞,再也沒有了波濤。

  可他這一句,卻像是無盡的浪濤,拍岸而來,層層疊疊!

  剛才李勝賢最高音,也只是摸了摸c的尾巴,此時少年那高亢的聲音,卻維持在c之上,穩得一筆。

  同一時間,背景上吹笛的少年,袍袖也隨之一展,高亢無比的笛聲響起。

  谷小白的高音,和笛聲像是在高空中糾纏,在激蕩,在碰撞。

  谷小白唱完了這一段,他竟然站穩了。

  他站在舞臺上,不再搖晃,似乎都不再虛弱。

  只要他拿起話筒,站在舞臺上,就擁有鋼鐵一般的力量!

  此時,不論是小蛾子,還是其他人,都像是在舞臺上隱形了一樣。

  他就是舞臺的中心,舞臺的焦點!

  舞臺下,觀眾們聲嘶力竭的吶喊聲,像是狂暴的海潮。

  谷小白伸出手去,指向了舞臺下,似乎在指點天地,指點江山。

“我笛聲起處群龍舞我長綾揮起紅霞落我鼓棒一抬滾雷至  我長嘯一聲行云遏……”

  嘗到這里,他突然仰頭。

  “啊……啊啊↗↗↗……”

  c開始,一路向上瘋狂爬坡,然后轉化為瘋狂的哨音,直刺蒼穹,甚至可以化為天空的星辰。

  這壓根就不是人類能夠發出來的聲音!

  他是妖,是仙,是神!

  下一秒,他低頭,看向了臺下。

  他明明站在那里,這一刻,卻像是站在無盡高的天穹之上,俯瞰人間。

  “我是——

  天上鐘君司晨昏——

  吾乃……

  昆侖鼓神掌福禍!!

  我金口開后無慈悲,

  誰人在我面前歌!!!!”

  誰人在我面前歌!

  是誰,敢在我的面前唱歌!

  舞臺后方,s級的歌手李勝賢目瞪口呆,下意識地捂住了心臟。

  好狂!

  好強!

  強到離譜!

  強到不可思議!

  這就是谷小白的實力?

  旁邊,付文耀看看他,再看向舞臺上的谷小白。

  秒了!

  一個s級的歌手,就被這么直接秒了?

  同樣是s級,兩個s級之間的差距,難道可以比e級和s級之間的差距還大?

  其實,他已經很久,沒見過谷小白飆高音了。

  最近的谷小白,喜歡玩各種各樣的唱法,寫各種各樣的歌。

  此時此刻,他再次回到了自己最擅長的領域。

  事實證明,他就是這個領域里的神!

  一招絕殺!

  舞臺下,觀眾們已經要瘋了。

  剛才他們已經覺得要完蛋了。

  但是這首歌一出來,已經沒有別人什么事了!

  是誰,敢在我家天上鐘君,昆侖鼓神,人間歌圣的小白面前唱歌?

  是誰,如此不自量力?

  是誰,敢冒犯神威!

  來,接受神的懲罰吧!

  《神人歌》!

  這就是《神人歌》!

  唱這種歌的,只能是神人了吧!

  等等……看谷小白唱完這一段之后,轉身走向了照夜的方向,眾人突然意識到了什么。

  這……似乎只是第一段?

  這……特么的,只是第一段?

  (注這首歌特么的難寫了!難產了一個星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