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16章:一碗泡菜飯

  后臺,谷小白昏昏沉沉,半睡半醒。

  前臺,這場從“中韓大學生”演變成兩國藝術家對決的交流演出,已經開始了。

  最先登臺的,是一名韓國大學生的組合,算是熱場。

  在舞臺上熱熱鬧鬧地邊唱邊跳,等到演出結束之后,舞臺下的大家,稀稀拉拉地鼓了鼓掌。

  然后又是一名東原大學校歌賽的優勝者上臺,掌聲也有點稀稀拉拉的。

  這個時候,就算是自己人,也有點支持不來。

  全場的觀眾,現在心情都很緊張。

  旁邊,東城電視臺和韓國一家電視臺的攝影機,都已經布置完畢,這場演出將會直接上兩個衛星臺,一個是東城電視臺,一個是sbs,首爾電視臺。

  東城電視臺,在國內算不上是什么收視明星,但是也是能夠覆蓋一省之地,僅此一省,就有億人之多。

  而sbs是韓國最大的私人電視臺之一,韓國的人口雖然只有000萬,但是影響力也不容小覷。

  把這次的交流演出,向兩個國家直播,本來是一種文化交流、融合,雙方友好的象征。

  但現在,現場卻彌漫著難言的火藥味。

  除了這兩家電視臺的現場直播之外,在場的還有許多的網絡主播,此時此刻,他們都豎起了手機,在網絡上串聯了數之不盡的觀眾。

  在網絡上,還有比現場觀眾多了幾十幾百倍的人,在關注著這場演出。

  他們沒有選擇觀看東城電視臺的直播,而是選擇和自己熟悉的主播,自己熟悉的同伴,在直播間里看這場演出。

  又或者,他們一邊在沙發上看直播,一邊在直播間里看。

  其實,這一刻,關注這場演出的,又何嘗是中方的網友?

  韓國的網友,此時此刻也在電視前,在網絡上看著,隨時準備支持自己的藝人。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一場屬于中韓之間文化、藝術、音樂的戰爭。

  更可以說,這是之前“刀舞”之爭的后半場。

  而且,這場演出的勝負,沒有裁判,勝負存乎于心,就算是想要吹黑哨也吹不了。

  當然,在演出正式開始之前,網絡上,中韓兩國的網友,就已經互相噴起來了。

  中國的網友出現在了naver上,而韓國的網友,也出現在了中國的直播間里。

  各種垃圾話互相對噴。

  “狡猾的韓國棒子,說好了學生匯演,到最后請了藝術團的人來,怎么?知道比不過我們小白耀哥兒南哥閔閔雯雯,就哭著鬧著叫家長來了嗎?”

  “卑鄙的棒子,你們是不是故意傳染給我們小白,讓我們小白感冒發燒的?”

  “心疼死了,小白快點好起來,打爆他們!”

  “不,小白能休息就趕快休息吧,別上臺了……”

  中國的網友們,對韓國的做法極為不齒,同時也對谷小白的病情格外心疼。

  燒到三十九度,都快站不住了,還要上臺,真的是太心疼了!

  我家小白那聰明的腦袋,如果燒壞了,變傻了怎么辦?

  韓國的網友們,卻是力挺自己的藝術家。

  “我們韓國的頂級藝術家給你們表演,是你們三生有幸!”

  “對,有能耐,你們中國也請家長來啊!”

  “快點去跪著看吧,到時候別把膝蓋跪碎了!”

  其實同屬于一個近似的文化圈,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吵起來,也是有點相似之處的。

  借助翻譯軟件和七蒙八猜,雙方吵得你來我回好不熱鬧。

  在這種爭吵之中,首爾藝術團的第一場演出開始了。

  韓國的傳統舞蹈《花冠舞》。

  十多名舞蹈演員上臺,他們身穿艷麗的韓服,兩手有兩條彩虹一般的彩色長袖。

  只是長袖只有一米多長,遠沒有中國的水袖舞來得長。

  舞臺下一片安靜,下一秒,《花冠舞》的伴奏響起來。

  那一瞬間,舞臺下一片“臥槽”聲。

  這什么東西!

  這什么爛東西!

  好難聽!

  請救救我的耳朵!

  韓國的傳統音樂,雖然受到了中國的極大影響,但是本身也保留有自己的特色。

  其中最大的特色,一個就是往往是三聲調式、四聲調式。

  現代的自然大調,是、、、、、、。

  中國的傳統五聲調式,是、、、、,倒過來唱一遍,就是“滄海一聲笑”。

  日本傳統音樂的五聲調式,則經常是、、、、,突出了一個不和諧音程,所以日本的傳統音樂,聽起來都很古怪。

  而韓國的調式……它往往更古怪,只在、、、、里面,選三個或者四個。

  另外一個特點,韓國的傳統音樂,節奏很獨特,往往是三拍子。

  不過他們的三拍子,和常見的三拍子不同,并不是固定的節拍,韓國人稱之為“長短”,其中還有很多不同的三拍子輕重組合,變化起來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

  而除此之外,更讓人無語的是,它的常用樂器。

  韓國傳統音樂的樂器,大概可以看成是中國樂器的簡化縮水版……

  伽倻琴就是低配古箏、玄琴就是低配古琴、奚琴就是二胡、牙箏來自于中國的軋箏……

  大笛、小笛都沒有共鳴膜,此外簫、短簫、太平簫、笙簧之類的……要么是山寨版,要么是縮水版。

  事實上,這些樂器,大多是從中國唐代傳過去的。

  唐代時的中國音樂,不但影響了日本,也影響了韓國。

  不過,在接下來的一千年里,中國的樂器、樂舞在飛速發展,反而是韓國、日本沒有什么進步,而且……日本、韓國的樂師們似乎也沒學全,沒學好,造樂器的工匠,似乎也有些技藝不精。

  于是一千多年下來,越傳越變調……

  此時,這花冠舞,就使用了大笛、短簫、奚琴和伽倻琴配樂,配上那莫名其妙的“長短”,在場的觀眾們都是一臉懵逼。

  這就是韓國……殿堂級的傳統藝術家?

  這就是韓國視若珍寶的傳統藝術?

  而舞臺上的那舞蹈的韓國舞者,揮舞彩虹長袖的感覺,怎么那么像廣場舞大媽?

  不,我外婆隨著《燃燒你的卡路里》翩翩起舞的時候,可以吊打她們!

  在場的所有觀眾,以及網絡上的觀眾們,一時間安靜無語。

  在這些韓國的舞者上臺表演之前,他們其實蠻擔心的。

  如果韓國的舞者們真的跳的很好看,如果有小白的刀舞的一半,不,十分之一好看,我們忍不住歡呼喝彩了怎么辦?

  那時候,他們就像是餓著肚子坐在米其林餐廳里,要抵御一場大餐誘惑的人一樣糾結。

  千萬別流口水!千萬別流口水!

  就在此時,身穿潔白筆挺制服的服務生,用巨大的銀盤端上來了此次的正餐。

  他一臉驕傲地看著你“這就是我們最拿手的招牌菜,請您慢慢享用,千萬不要失了禮節。”

  餐盤上的蓋子被掀開,露出了下面一碗泡菜飯。

  現在,全場的觀眾的心情都只有三個字母可以表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