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14章:我還能上臺

  其實,他們猜的沒錯,這個節目單,就是沖著谷小白來的。

  金東煥是帶著計劃來中國的,但是來到中國之后,他所有的計劃,幾乎都被打亂了,沒有一個能達到預期。

  中國的那群學生,特別是那個谷小白,簡直強到讓人發指!

  經過了這么幾天的接觸之后,他發現……

  網絡上對谷小白的傳言,其實并沒有夸大。

  非但沒有夸大,甚至還有所保留!

  網絡上任何對谷小白的贊譽,都可以不打折扣,甚至再擴大一點來聽,才是真相!

  有什么能夠在谷小白的主場東原大學,用刀舞征服東原大學的觀眾,更能讓韓國的網友揚眉吐氣的呢?

  這個節目單上其實陷阱還有很多,不只是《刀舞》和《七鼓舞》。

  節目單上叫《花冠舞》的舞蹈,其實和國內的水袖舞比較近似。

  此外還有一個節目叫做《扇舞》。

  當初谷小白的一曲《青絲》,結合了六建鼓舞、水袖舞,還用到了折扇。

  這些幾乎都是谷小白曾經在舞臺上表演的元素。

  而首爾藝術團,可以說是韓國最好的藝術團之一,可以說是韓國的國家隊。

  這樣的藝術團隊上臺表演,難道還征服不了觀眾?

  金東煥想要的效果就是,告訴世界上所有人。

  我們韓國的舞蹈,才是真正優秀的舞蹈!

  順便,他還請來了幾位韓國殿堂級的歌唱家,目的就是要讓中國的人知道。

  他們不只是有韓國的愛豆團體,有kpop,他們還有真正的藝術!

  亞洲第一,甚至世界第一的藝術!

  金東煥連到時候發回國內的新聞稿都寫好了。

  “韓國刀舞精湛技藝驚呆中國人。”

  “韓國七鼓舞驚艷中國,超越六建鼓舞成為新的傳說……”

  “韓國殿堂級樂手開嗓,驚呆所有中國人……”

  “全場跪著聽,這位韓國歌手以自己的實力征服所有中國人……”

  想想當這種題目席卷韓國的時候,韓國的網友,會對這次的交流演出,給予多么高的評價!

  只是想想,金東煥就覺得爽!

  他唯一擔心的是,谷小白這次再搞出來什么幺蛾子。

  而就在此時,一個消息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什么?谷小白他發燒了?已經燒到了度?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燒吧,再燒得猛烈一點!啊哈哈哈哈哈……”

  這一次,已經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們了!

  同一時間,東原大學的宣傳部門、后勤管理部門,此時也感覺到不對勁了。

  蔡杰找到了中方的負責人曾一忠,問道“這次的演出,不是雙方學生的交流匯報嗎?怎么突然來了這么多首爾藝術團的?”

  “首爾藝術團來做匯報演出不好嗎?”一開始,曾一忠還沒發現問題所在。

  人家派了更高規格的演出人員過來,這就意味著人家更重視這次的交流,這難道不好嗎?

  “本來說好了,是雙方的學生演出,突然變卦什么意思?你解釋一下這個節目單他們到底想要干什么?!”等蔡杰把節目單戳到了他的面前,他才發現不對了。

  中韓網友剛剛為了刀舞大戰了那么一場,這個時候表演刀舞,這不是故意找茬嗎?

  “等等,他們之前還協調,說希望能夠將這次的演出向韓國直播……”

  特么的,這是賊心不死啊!

  曾一忠也怒了。

  “不慌不慌不慌……”旁邊,一名工作人員道,“我們有小白!”

  “對啊,我們有小白……”自從看到谷小白一人吊打韓方所有的物理學教授之后,曾一忠最近這段時間,所有的業余時間,基本上都用來補課看谷小白的演出視頻了,現在對谷小白,也是有著極強的信心。

  “小白感冒發燒了,燒到了度……”蔡杰一臉心痛無奈。

  “什么?”曾一忠眼睛一瞪,“等等,昨天他們非要去唱ktv,是不是就是故意要毒害我們小白?”

  蔡杰轉頭看了過來,這位同學,你這個思想覺悟……很有水平哦!

  肯定是他們故意毒害了我們小白!卑鄙!

  “陰險,太陰險了!”曾一忠捏著自己的拳頭來回踱了幾步,咬牙道“算了,他們有殿堂級的歌手,難道我們沒有?我現在就去請人!”

  “現在還來得及嗎?”蔡杰也在心中想著,該請誰來救場。

  這個時候,無論如何,都不能輸!

  兩個人輪番電話打了出去,但是大多數卻是失望。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晚上就要演出,對大多數的人來說,趕到都是問題,更不要說上臺演出還需要有太多需要溝通和排練的東西。

  更別說,還是和韓國的殿堂級藝術家同臺演出,如果狀態不好的話,輸了怎么辦?

  這不算是愛惜羽毛,但是面對這種場合,許多人還是得多考慮一下。

  但還是有人,在接到邀請之后,二話不說決定趕來。

  “付函說他現在在京城,有一個演出,等演出完了立刻趕過來。”

  “蔣明初說他可以上臺,但是不敢說一定能夠比得過首爾藝術團的歌手。”

  畢竟蔣明初這位聲樂教授,在聲樂上的成就,還算不上是殿堂級的。

  “陶然說他和葉維元隨時可以上臺,但是他們擔心自己實力不夠……”

  這倆人,算是谷小白的弟子了,陶然水平稍高,但是和真正國家隊的比起來,那還是有差距。

  “還有幾個人,現在還不敢保證一定能上臺,不過他們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先不說這些讓人喜憂參半,無法確定的消息。

  即便是這些人都來了,紙面上的力量,依然不成比例。

  這怎么辦?難道讓別人覺得,我們泱泱中華,竟然無人嗎?

  到了晚上的時候,又是一個噩耗傳來,付函的航班延誤了,他現在已經緊急趕往高鐵站了,但是恐怕需要三個多小時才能到。

  這只是一場兩個多小時的匯報演出,三個小時之后,黃花菜都涼了。

  這可怎么辦?

  兩個人站在演出現場,看著攝像頭架起來,看著觀眾看是入場,看著金東煥那得意的臉,心涼若冰。

  然后他們聽到一個聲音,從身后響起來。

  “我來吧,我還能上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