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13章:小白感冒了

  “咳咳……咳咳咳咳……”早上,306的宿舍里,傳來了一陣咳嗽聲。

  “小白,你感冒了?”聽到谷小白的咳嗽聲,王海俠一咕嚕從床上跳了下來,來到了谷小白的床前。

  “沒有吧……我很少感冒……”谷小白還有點不信,但是一開口,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啞。

  “你現在什么感覺?”

  “有些暈……”谷小白摸著腦袋,“喉嚨痛……”

  “糟糕,恐怕真是感冒了。”王海俠發了條信息,不多時,就有醫學院的小姐姐,拎著藥箱組隊來行醫了。

  “來,小白,乖,啊……”

  谷小白乖乖坐在凳子上,張開嘴。

  “扁桃體腫脹,有些充血……”

  “呼吸不暢,有清涕,體溫正常,很可能是流感,我給你準備了一些感冒藥,熱水……啊,乖,張嘴,對,真乖……”

  谷小白坐在那里,一臉茫然地接受小姐姐的喂藥。

  他怎么感覺,自己像是回到小時候,和隔壁的小姐姐玩醫生和病人的游戲?

  旁邊,王海俠三個人一臉懵逼的眼神看著他們的互動,醫生小姐姐突然臉一紅:“不好意思,我是兒科的……”

  谷小白:“……”

  總覺得自己好像很吃虧,但又好像沒有吃虧?

  你們三個人一臉羨慕的模樣什么鬼?

  不然換你們來生病?

  兒科的醫生小姐姐在喂谷小白吃完藥之后,就又對旁邊的王海俠道:“你們幾個有誰流感嗎?沒有?估計是昨天ktv的時候,室內人多,不知道被誰傳染了。記得給小白按時吃藥,目前小白的癥狀就是流感,最近流感很猛烈,如果有其他不適的話,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你們要特別注意小白的體溫,如果有發燒征兆的話,就立刻告訴我。”

  然后,轉頭對谷小白:“小白,你要注意休息,不要亂跑哦,中午姐姐再來看你,乖!”

  谷小白:“……”

  送走了幾個小姐姐,谷小白一臉無奈地趴在了桌子上,道:“我就說,我不該去ktv吧……”

  果然,我這輩子和ktv犯沖!

  “等等,今天晚上是不是還有演出?”王海俠突然想起來什么。

  “對哦,今天晚上還有那什么交流晚會……”周先庭道,“算了,不然就不上臺了,我去給學校說一聲。”

  周先庭穿上衣服出門了,過了大半個小時才回來,然后就看到谷小白已經躺在床上了,還在不停地咳嗽。

  “小白好像有點發燒了。”王海俠伸手摸了摸谷小白的腦袋道。

  谷小白果然發燒了,他整個人都昏昏沉沉起來,燒到了三十八度還多。

  江衛、郝凡柏、鴻總烈總等幾個人全來了,看谷小白躺在床上難受的樣子,又是心疼又是擔心。

  “我們帶小白去醫院吧……”

  “先別去醫院,去了醫院病菌更多,我看還是先帶小白去實驗室里,實驗室那里舒服一點,我們也好照顧他,再找個醫生來幫他看看。”

  “來,小白,咱們去實驗室……”

  谷小白躺在床上,一點也不想動,昏昏沉沉的模樣。

  江衛想要背他,被周先庭阻止了。

  “你們就別折騰他了,我們照顧他就可以了,讓小白在床上躺著吧。”

  正如谷小白他自己所說的,他很少生病感冒,但正因為如此,一旦感冒了就顯得特別嚴重。

  這會兒躺在床上,像是受傷的小狗一樣,哼哼唧唧的。

  “別讓小白把你們也傳染了。”江衛道。

  “嗨,我們幾個天天在教室里呆著,要感冒早就感冒了。”最近流感那么嚴重,如果中招的話,早就中招了。

  說著,王海俠又叫了醫學院的小姐姐來。

  “得吃退燒藥了。”小姐姐判斷道,“如果下午還不退的話,可能需要打針……”

  “我不想打針……”谷小白躺在床上,可憐兮兮的模樣。

  “那咱們就先吃藥好不好,乖,把藥吃了……”

  吃了退燒藥,谷小白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江衛留下來照顧谷小白,把其他人都送走了。

  江衛還是第一次見谷小白如此可憐兮兮的模樣。

  說實話,大部分時間,谷小白都是那個天才的少年,逆天的歌手,無所不知的學者。

  此時谷小白才像是一個16歲的少年。

  看谷小白皺著眉頭,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偶爾會劇烈咳嗽起來,像小狗一樣哼哼唧唧的翻身的模樣,他也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心痛。

  好不容易到了中午,谷小白的燒沒有退下去,反而溫度更高了,小姐姐又跑來給谷小白診斷了一下,道:“這一次的流感就是這樣,高燒不退,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只能幫小白打吊瓶了……”

  “我不想打吊瓶……”谷小白連連搖頭。

  江衛發現了,谷小白他怕打針!

  還以為冠軍侯大人天不怕地不怕呢!

  “那就等到下午的時候,看看會不會好轉一些……”小姐姐無奈,“如果下午的時候,燒到了39度的話,馬上告訴我,我立刻趕過來。”

  小姐姐剛走,寢室門又被人推開了:“小白!這些韓國人特么的太過分了……小白你怎么了?大白天的睡什么覺?”

  付文耀看到谷小白躺在床上,一臉的茫然。

  “噓,小白感冒了,小聲點……發生什么事了?”王海俠湊過來問道。

  “你看!”付文耀把手中的一份節目單遞了過來。

  王海俠從上向下看了幾個,就看到了幾個很扎眼的節目。

  “韓國首爾藝術團:《刀舞》……刀舞?”王海俠的眼睛猛然瞪大。

  “對,這些混蛋,竟然敢來咱們東原大學跳韓國刀舞!”付文耀快氣死了。

  這是要蹬鼻子上臉嗎?

  “這些人分明就是來找茬的,你來看這個!”付文耀又指向了下面的一個節目單。

  “韓國首爾藝術團:《七鼓舞》……七鼓舞?媽蛋,這是什么意思?”

  如果說,看到《刀舞》的時候,王海俠只是生氣,現在真的是快要氣炸了!

  我們盲伯的六建鼓舞,你們就來七鼓舞?

  “不止這些,我聽說,他們專門找來了幾個韓國殿堂級的歌手,我覺得他們就是沖著小白來的……”

  “可是小白……”王海俠轉頭看向了身后床上的谷小白。

  就看到本來像小狗一樣,躺在床上閉著眼哼唧的谷小白,不知道什么時候睜開了眼睛。

  一雙眼睛,兇光四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