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12章:韓國同學還蠻有素質的

  裴世河在韓國,雖然沒有出道,但是也是他們學校里各種演出的常客,還獲得過職業人士的稱贊,他一直都是比較驕傲的,覺得自己的唱功不錯。

  其他幾名練習生,有的是依然在練習,有的是覺得出道無望,干脆退出,但是基本功還在。

  韓國的練習生水平雖然比國內的高得多,但是和這些校歌賽優勝比起來,那還是差了太多了。

  谷小白就不說了,其他幾個人的唱功,就算是跑到娛樂業比國內還發達的韓國職業圈子里,也是可圈可點的了。

  現在就是職業高手對業余水平的碾壓,這種差距,不現場親自體驗一下,是根本就不可能感受到的。

  接下來就開啟了麥霸爭霸模式。

  你唱一首,我唱一首,很快就過去了大半個小時。

  裴世河和其他幾名韓國同學,真有一種現場聽音樂會的感覺,這些人,不開口則以,開口都是大佬!

  直到付文耀看到他們呆呆站在點歌臺旁邊,不好意思道:“你們不唱點什么?”

  看幾個人呆呆的模樣,付文耀道:“哦,你們不太會用這個點歌臺吧,我幫你們點好了。”

  “不不不不,我們不想唱!”裴世河立刻露出了卑微的笑容。

  旁邊幾個同學也在拼命點頭:“對對對,我們并不想唱……”

  付文耀茫然:“????”

  怎么這么乖了?剛才不還是開場就唱了一首的嗎?

  “來,唱幾首吧。”付文耀個性其實還是非常熱情的,照顧人的時候面面俱到,不然也不會成為物理系的“一哥”,最受歡迎最有凝聚力的那個,不論男女老少,連教授老師都叫他一聲“耀哥兒”。

  在付文耀的熱情相邀之下,幾個人又漸漸升起了一點點的競爭之心。

  我們……也不差!

  對,說不定是這里的音響效果比較好!

  我們也可以的!

  而且,我們可以唱跳!

  而且,我們有好幾個人,我們是一個組合!

  對,我們是一個組合,單打獨斗不行,一起的話不會輸的!

  拿出來吧!

  我們準備了最久的那首歌!

  他們不知道,其實在場有兩個組合。

  或者說,一支樂隊,一個組合。

  幾個人拿著話筒,隨著伴奏,邊唱邊舞,雖然場地不是太大,效果不太好,但果然還是贏得了很多的掌聲。

  “不錯不辭,再來一個!再來一個!”別的不說,幾個練習生的舞蹈功底不錯。

  對有實力的人,他們都是不吝稱贊的。

  不過幾個人也就練了這么一首而已。

  好不容易又從曲庫里找出來了一首女團的《really

  boy》,就沒有之前那么好的反響了,掌聲稀稀拉拉的。

  “聽到剛才那首歌,我突然想起來,我也有一首差不多的歌來著。”付文耀有點按捺不住了,喊著自己的隊友就站了起來,“來,《bad

  boy》走起!領帶,領帶借一條!”

  不知道誰丟來了一條領帶,付文耀系上領帶,帶著自己的同伴,甩著大長腿,跳起舞來。

  付文耀他們幾個人,跳舞其實相對比較業余,但是他們是樂隊,樂隊的舞蹈本來就是輔助,而且架不住唱得好啊!

  幾個人彈著空氣吉他,在電視前舞動著身體,裴世河幾個人,在旁邊看著,突然發現了新大陸。

  等等……電視上的mv畫面,怎么和眼前的人神同步?

  再看看幾個人的長相……

  我去,那帥得不得了的主唱,明明就是眼前這個人!

  “是啊,這是我們耀哥的歌!”旁邊,一名同學似乎知道他們在想什么,大聲道。

  自己寫的歌都這么好聽!

  如受重擊。

  他們幾個不知道,剛才的《少年行》,其實也是在場的人自己寫的。

  其他的校歌賽優勝者們,其實這會兒也挺羨慕的。

  “在ktv唱自己的歌,感覺好棒!”

  “對啊,感覺好棒,好裝逼!”

  “咱們校歌賽,也只有小白和耀哥兒,能做到在ktv里唱自己寫自己唱紅的歌吧……好羨慕……”

  “南哥也算半個。”

  “我也想要自己寫歌!”

  “我有自己寫,但是火不了,人ktv不收錄!”

  “你讓小白唱一次就火了!”

  “好想法!”

  谷小白茫然抬頭,怎么感覺又聽到有人叫我了?

  算了,錯覺,繼續看書。

  看谷小白在那里看書都不看自己表演的,付文耀不爽了,他帶著自己的同伴唱完之后,大聲喊了起來:“306來一個!”

  “白墨聽霞!”

  “來一個!來一個!”

  谷小白被強自拽起來了,披掛上陣,一首擁有魔性舞蹈,火遍大江南北的《哼,我生氣了》,引起了全場共舞。

  第二遍主歌的時候,就連幾名韓國同學都會跳了,跟著一起跳了起來。

  氣氛這下子真的熱烈了起來,就連ktv的老板都不做生意了,搬了凳子來門口聽歌。

  一群人就這么一直唱到了晚上七點多,這才唱夠了。

  “最后一首,然后去吃飯,唱什么?”

  “小白,《冠軍序曲》!”

  “對,小白!再來一個現場刀舞!”

  谷小白抬頭瞪人,在ktv里跳刀舞,信不信我砍死你啊我!

  不過一首《冠軍序曲》,還是在最后讓大家燃爆了一下,然后這才心滿意足地出門去吃飯。

  幾位韓國的同學,膝蓋都要碎了。

  晚上九點多吃完飯,一群人回到了校園里,韓國的幾位同學非常禮貌地向大家道別,這才離開了。

  付文耀捏著下巴,對身邊的同學們道:“我覺得這些韓國的同學,還蠻有素質的。”

  “嗯嗯,還不錯,下次再唱k還可以叫他們。”

  年輕人嘛,對事不對人,雖然不喜歡韓國,但是感覺這幾個同學還可以交一下朋友。

  一群人嘻嘻哈哈走回宿舍,另外一邊,金東煥找到了裴世河幾個人。

  “怎么樣?有沒有鎮住他們?”

  幾個人垂頭喪氣。

  鎮住他們?你在做什么夢……

  “老師,我們明天不想上臺了。”

  “對,我們不想表演了。”

  “是不想上臺丟人。”

  “你不知道,這些中國人太可怕了!”

  “他們可能每一個都是話筒精!”

  “特別是那個谷小白,太強了……”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看幾個人垂頭喪氣的離開,金東煥都要氣死了。

  呸,這些年輕人,怎么那么容易就被打敗了!

  白天的比賽也是,比賽之后,一個個乖得不得了。

  以韓國那種爛到極點的競技精神,如果他們只是輸了,恐怕還會不服,說別人作弊啥的。

  但是輸的那么毫無懸念,被碾壓的那么慘。

  真的像谷小白付文耀他們所想的那樣。

  已經讓這些人患上了ptsd了。

  再努努力,就是斯德哥爾摩癥候群了。

  看裴世河幾個人毫無生氣的離開,金東煥眉頭緊皺,過了片刻,他拿出了手機打了出去。

  “明天的演出,你們藝術團的人來。”

  “對,壓軸的那幾個都來!”

  我就不信,我們韓國的國家隊,還比不過你們!

  “對了,把刀舞也帶來!”

  讓這些中國人,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刀舞!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