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11章:塞給小白一個話筒

  付文耀幾個人笑得樂不可支,某種程度上,這幾個人就是小白鼠。<r/

  他們竟然忍到現在都沒有上前奪麥克風,看來還是差了火候。<r/

  “功力不夠。”<r/

  “果然功力不夠……”<r/

  “來,讓韓國的同學唱幾首吧。”<r/

  幾位韓國同學的想法,是接下來就把這里變成自己的主場,但是想法是好的,現實是骨感的。<r/

  中韓民間沖突那么嚴重,現在限韓令,幾乎沒什么人唱韓語歌,曲庫里面的韓語歌少得可憐,而且點歌界面用的也不順手。<r/

  好不容易翻出來了一首李玖哲的《想太多》,演唱的那名韓國同學,覺得自己唱得還不錯,但是唱完了之后,大家反應都挺冷淡的。<r/

  “一定是他們壓根就不懂我們唱得多好!”<r/

  “對,他們唱得那么難聽,肯定是不知道唱這么好有多難。”<r/

  幾個人擠在點歌臺旁邊,一邊找歌一邊不爽地嘀咕。<r/

  旁邊付文耀走過來,道“麻煩各位讓讓,我們先點首歌唱著。”<r/

  說了好幾遍,才把點歌臺爭了過來。<r/

  這些韓國人果然好沒禮貌!一點也不顧別人!<r/

  而且唱歌那么難聽!<r/

  “要不要讓小白再唱一遍《天涯歌女》?”付文耀問同伴們。<r/

  “我沒現場聽過!唱唱唱!”文小雯一臉的開心。<r/

  這可是谷小白圈粉的第一首歌!<r/

  “不不不不,我在ktv里面聽到《天涯歌女》就心驚膽戰的。”<r/

  “沒記錯的話,當初就是在這個房間!”<r/

  “心理陰影了!換個別的!”<r/

  “小白,你想唱啥?”<r/

  “我什么也不想唱!”谷小白表示自己傷心了!<r/

  “還傲嬌,傲嬌啥你!要不要唱《哼,我生氣了》?”<r/

  “這首歌最近經常聽,我想聽小白唱別的……”<r/

  “不唱,哼!”一個傲嬌哼。<r/

  “我來我來!”文小雯舉手,“我和閔閔一起唱《天涯歌女》!”<r/

  付文耀就又點了一首《天涯歌女》。<r/

  聽到那熟悉的旋律響起來時,旁邊幾名韓國同學的臉都綠了。<r/

  不,我們不要再聽一遍那種魔音灌耳!<r/

  但兩個妹子一開口,他們就怔住了。<r/

  好聽!<r/

  “天涯呀海角<r/

  覓呀覓知音<r/

  小妹妹唱歌郎奏琴<r/

  郎呀咱們倆是一條心……”<r/

  兩個妹子,一個聲音又軟又糯,一個聲音帶著點戲曲的鏗鏘感,此時合唱的時候,真的是超好聽。<r/

  就連在旁邊又拿出一本書來看的谷小白,都抬頭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頭去。<r/

  文小雯唱著唱著,突然狡黠一笑,悄悄走到了谷小白的身后,把話筒塞到了谷小白的嘴邊。<r/

  然后眾人就聽到谷小白高亢的聲音,突然響起。<r/

  “家山呀北望↗——<r/

  淚呀淚沾襟<r/

  小妹妹想郎直到今<r/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r/

  熟悉的小箭頭再現!<r/

  谷小白自己唱了好幾句,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開始唱歌了!<r/

  在谷小白面前丟一個話筒,就像是在傻狗面前丟一個雞腿,或者是在照夜面前丟一根胡蘿卜,又或者是在小俠子面前丟一個噴點!<r/

  那是不可能忍受得住的誘惑。<r/

  一切,都是本能!<r/

  算了,既然已經唱了,那就唱完吧。<r/

  谷小白唱了兩句,就把手中的書一丟,開始大聲唱了起來。<r/

  “啊——啊!↗——<r/

  郎呀患難之交恩愛深!”<r/

  谷小白一開口,華閔雨的聲音,瞬間就被蓋過去了。<r/

  此時此刻,一旦完全放開,就已經開啟了無敵模式。<r/

  激蕩的聲波,在整個ktv里回蕩,那強烈的共鳴,已經差點把音響的聲音都壓下去了。<r/

  怪獸,蘇醒!<r/

  一段唱完,到了間奏部分,谷小白脖子一仰,極具金屬質感的吟唱聲響起來。<r/

  “啊啊!!!→↗↘”<r/

  這還是谷小白學會鼉龍吼,開發了自己的假聲帶之后,第一次唱《天涯歌女》,這首歌對谷小白來說,也算是上古的一首歌了。<r/

  這一刻,谷小白的吟唱,再不是當初的那種直白與通透。<r/

  穿越了幾千年,經歷了那么多,此時的谷小白,歌聲里的內容豐富了太多了。<r/

  如果說谷小白之前的吟唱,就像是天空中的煙云與彩虹,那么現在,谷小白的吟唱,就像是有一群天兵天將,手持刀槍劍戟,騎著天馬,撕裂煙云,狂奔過天空的彩虹。<r/

  間奏結束,谷小白已經站了起來。<r/

  “人生呀誰不……”<r/

  “惜呀惜青春!!”<r/

  “小妹妹似線郎似針……”<r/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r/

  “啊啊啊↗——”<r/

  “郎呀穿在一起不離分——”<r/

  讓人腦漿子都要炸掉的超高音,連隔音超棒的ktv包廂都包裹不住。<r/

  旁邊,站在點歌臺旁邊,還在努力找韓語歌的裴世河等同學,已經差點跪了。<r/

  什么情況?<r/

  這是什么情況?<r/

  誰告訴我,這到底是什么情況?!<r/

  這不是那個據說唱歌要命的谷小白嗎?<r/

  這是真要命啊……<r/

  隔壁幾個房間的人,聽到聲音之后,丟下話筒就跑。<r/

  “開始了!”<r/

  “小白開始唱了!”<r/

  唱完最后一句高音,谷小白連氣息都沒什么變化,就像是吃了一碟小菜一樣,他手中的話筒隨手一丟“誰,是誰在我面前放了話筒!不要打擾我看書啊,混蛋!”<r/

  付文耀沖上前,一把接住了那話筒,嘲諷道“你也可以不唱啊!下一首……《少年行》,誰的?”<r/

  谷小白回了一個白眼,又坐一邊去看書了。<r/

  “我的版本!耀哥兒我們來合作啊!你來唱嘶吼部分,閔閔,你有沒有唱過這個,來試試吟唱部分?”朱啟南跳起來。<r/

  這首歌雖然是白墨聽霞的作品,但是各種翻唱版本,在ktv系統里面至少有6、7個版本。<r/

  朱啟南翻唱的傳唱度也非常高,可以說是他在校歌賽里的巔峰之作之一。<r/

  可惜他的巔峰之作,遇到了白墨聽霞的《少年行不行》,否則當年鹿死誰手尚未可知。<r/

  “來來來”華閔雨的發音方式,是完全的戲曲發音,唱腔里獨有一種鏗鏘。<r/

  “咿啦呀↗呀啦——!!!”帶點戲曲韻味的吟唱聲起,站在點歌臺旁邊的幾個韓國同學,嘩一聲又轉了過來。<r/

  什么情況!<r/

  好好聽!<r/

  下一秒,三個人同時合唱<r/

  “啊啊——誰生來豪俠,”<r/

  歌聲開始之后,全場就忍不住開始大合唱。<r/

  所有人的聲音匯在一起,更是聲勢浩大!<r/

  “啊啊——誰四海為家——”<r/

  “啊啊——誰棄紫蟒袍,”<r/

  “啊啊——白馬走天涯!!!”<r/

  唱完合唱部分,朱啟南那專業水準,極具律動感的說唱就已經機關槍一樣爆發,伸出來的手,抖得像是裝了小馬達一樣快。<r/

  “啊哈,眼前有煙花、黃花、落花千萬重,<r/

  站東海、西海、南海、北海喚長風。<r/

  啊哈,是誰說多情、無情、離情都是恨,<r/

  為何我從綠葉生長已經等到枯葉飄零……”<r/

  “咿啦呀↗呀啦——!!!”全場一起吟唱。<r/

  幾個韓國學生,已經完全要跪了。<r/

  我這是到了什么神仙地方啊!<r/

  有人這樣唱ktv的嗎?<r/

  中國人……都好強,好可怕!<r/

  媽媽,我想回家!<r/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