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8章:換一個

  下一場,是物理競賽。

  華閔雨虐殺全場,飄然下場時,和付文耀伸出手去,輕輕擊掌。

  “下一個該你們了。”

  “放心吧,交給我。”付文耀咧嘴一笑,陽光帥氣。

  “對方好像是研一的,你多注意。”

  “研一算啥……再說了,我們還有胡學長呢!”

  “嗯。”胡文斌在旁邊點了點頭,今年胡文斌學長已經大四了。

  但是對東原大學的物理系來說,學習的深度,本來就比別的學校深的多,大三的時候,他就曾經獲得國際大學生物理競賽的銀獎。

  回來之后,胡文斌學長卻被谷小白殘暴虐殺,在“至尊魔戒”落入谷小白手之后,痛定思痛,奮發圖強,改掉了之前懶散隨性,不愛學習的壞毛病(自我總結語)。

  看到付文耀、胡文斌幾個人入場,吳全東身邊,那位韓國帶隊前來的負責人金東煥有點抓狂。

  什么?自己都向東原大學投訴了,才讓谷小白出來了,就是為了正面虐谷小白的,他為什么不上場!

  吳全東在現場呆的都有點無聊了。

  他對自己的學生,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但是說實話,就連他也沒想到,雙方的比賽,竟然如此懸殊。

  這個時候吳全東忍不住開始反思了。

  是不是咱們的孩子太優秀了?優秀到嚇人啊。

  孩子們這么刻苦,會不會讓孩子們累到?不行,得給孩子們早餐加雞蛋,午餐加雞腿,晚餐加雞湯!

  吳全東正在那里想著給孩子們加雞腿的時候,旁邊,中方的負責人卻在無奈。

  他們明明已經給參加交流的學生們說了,讓他們顧及一下雙方的友誼,這些人可能會影響未來韓國的政商……

  但是為什么這些孩子就是不聽啊!

  把韓國推向敵人的懷抱,有什么好處?

  他并不知道,谷小白、付文耀他們對這次的比賽,有更好的想法。

  歷史已經證明了一個真理,那就是白眼狼是養不熟的……與其讓他們對我們有好感,不如讓他們害怕我們!

  讓他們知道,這是一個對付不了,甚至連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來的對手!

  然后,他們自然而然就會喜歡我們了。

  就像是斯德哥爾摩癥候群,你打不過,逃不了,就只能愛上他,期待對方能夠回應你的愛,才能自我保護。

  對人類是如此,對一個國家也是如此。

  所以,谷小白他們的想法就是,狠狠地虐他們,虐到他們叫爽為止!

  那邊,面對韓國領隊的投訴,吳全東不爽道:“我們的學生是自愿參加的,誰參加或者不參加,他們可以自己決定。”

  就你這種水平的,還讓我們小白去和你們比賽?

  那不是侮辱我們小白嗎?

  谷小白和東原大學的其他學生比,真的已經完全進入了另外一個層次了。

  就算是放在青年教師里面,谷小白也是優秀到能坐講桌上的那種。

  更別說放在學生群體里面了。

  沒能讓谷小白下場,金東煥非常不爽,他花了那么大力氣投訴,就是想要正面擊敗谷小白,讓大家知道,我們韓國的歐巴,才是最好的偶像!

  不過,很快他就開心起來,因為這次,是韓國的學生先交卷的!

  裴世河交卷之后,一臉王霸之氣地掃描全場,特別是在付文耀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然后對著四周揮手,像是拳擊臺上勝利的拳手似的。

  相反,東原大學的幾個參賽者,卻是微微皺著眉,還在不斷地演算。

  這么短時間的競賽,也不可能搞什么太高深的問題,太復雜的課題,基本上就是理論和各種題目的競賽了。

  其實這次比賽的題目也不算難,大概是期末考水平,但是計算量非常大,陷阱也很多,有時候算著算著才發現陷阱,不得不回頭重新算。

  直到時間快到了,胡文斌才第一個交卷,然后付文耀趕在時間終止之前,把最后一題寫完了,其他人都一臉悻悻地看著試卷,竟然沒寫完!

  接下來,就是現場的判卷了,作為評委的雙方老師,拿到雙方的卷子之后,突然就爭論了起來。

  然后爭論的聲音越來越大。

  吳全東皺眉,讓旁邊工作人員去處理,過了一會兒,中方代表也走了過去,他說了幾句,雙方的爭執慢慢弱了下來。

  只是,付文耀和胡文斌都一臉的不爽。

  然后中方代表回來,對吳全東道:“吳校長,不然……這次就算是他們贏?”

  “什么叫算他們贏?”吳全東的眼睛瞪了起來。

  “他們在爭什么我不懂,好像說什么解法不對,但是韓國人說結果對了就算……聽起來也挺有理的樣子,而且他們先交卷……”中方的代表一臉頭痛,“總不能人來了之后,一場也贏不了啊……”

  “你知道,我們東原大學的物理系,是國內最強的吧。”吳全東不爽地看著那位負責人。

  我之前說,讓我們學生放點水,你說不用。

  現在你又來打我臉是不是?

  而且,別的都可以輸,但物理不可以!

  “誰去看看怎么回事?”吳全東昂首,身邊的物理系主任就站了起來。

  但他還沒有動,就看到谷小白邁著大長腿,從旁邊走了過去。

  物理系主任笑了笑,就又坐下來了。

  一名四五十歲的韓國教授,正在嚷嚷著:“你們的學生這是寫的什么玩意兒啊!寫這些看不懂的有什么用!我們的學生答案是對的。”

  “哈密頓力學和拉格朗日力學你都不懂?”谷小白看了那韓國教授一眼,“你真的是物理學家?”

  “我……我當然懂!”那教授漲紅了臉,“但是我們學生的答案解法都是對的。”

  “第一題的題目上明明說了,需要用三種不同的力學求解,牛頓力學只是其中一種,你不會以為我們的競賽題目,會出高中物理題吧。這一題你們就兩個人寫全了……我明白了,你們的學生,是不是還沒學分析力學?”

  “我們的學生有兩個還在大三,你們這是在欺負人……”

  “我們耀哥才大二好不好。”谷小白又指了幾個問題,“第二題,題目里面明明埋了一個陷阱,你們的最終數值是對的,但是解法完全不對,這也叫對?”

  “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谷小白都無語了,能說出來這種話的,真的是物理學家嗎?

  這是為了勝利,是非黑白都不管了?

  不過想到了韓國人的體育道德……他搖搖頭,低頭指向了第三題。

  谷小白說了幾句第三題,那教授立刻惱羞成怒了:“你是什么人?我們教授在說話,你閉嘴!就憑你有什么資格質問我?”

  “教授?”谷小白頓時不爽了,他低頭看著眼前的男人:“請問這位教授,你是研究什么的?”

  “光學!”這教授一挺胸膛。

  “哦,我有一個問題請教一下,請問怎么使用基于含時分步積分算法反演單體mgo:apln多光參量振蕩能量場?”

  “連續波腔衰蕩光譜測量中,如何篩選數值來降低多模衰蕩的產生,防止影響測量靈敏度?”

  “對稱熔融拉錐型光纖光柵溫度和應力傳感有什么特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