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92章:君之怒

  舞臺上,谷小白一手長劍,一手話筒,黑袍招招,紫襯飄飄。

  鼓點與弦樂,緊隨他的左右,高亢的嗓音,像是突破云霄的尖刀:

“將軍一怒刀兵起鐵騎投鞭成河堤天子一怒百萬軍  血流漂杵三千里……”

  他的兩只眼睛,緊緊盯著舞臺下方。

  雖然舞臺下那么多人,但是潘國祥覺得,谷小白一定是在看自己。

  他絕對是在看自己!

  這是在赤裸裸的威脅!

  你再惹我,信不信我一怒之下,八百鐵騎直接推到你老家!

  你再惹我,信不信我一怒之下,百萬大軍直接殺到你老家!

  “嘿,dontannoyme

別撩撥我的脾氣因為你根本惹不起  你惹不起惹不起……”

  谷小白轉身,再轉回頭來時,那鬼面已經消失了,露出了他俊美的容顏。

  俊美的容顏,和剛才的鬼面形成了強烈的反差,不知道為什么,卻讓人覺得更害怕了。

  舞臺下的無數人,突然開始思索一個問題。

  人類可能長得這么俊美嗎?

  你確定舞臺上的這個人,不是天上來的神祗,不是地下來的惡鬼?

  現在潘國祥也忍不住在想這個問題。

  谷小白他真的是人類嗎?

  人類可能擁有那么可怕的智力嗎?

  在這種智力的人類面前,我們豈不是就像是螻蟻一樣?

  他在對我們笑的時候,真的是在笑嗎?

  嗚嗚嗚嗚嗚,我為什么要惹他,我為什么不直接讓我干啥就干啥……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舞臺下的其他人,真的也被嚇住了。

  前面那一段里的谷小白,他的生氣,是可愛的。

  但此時此刻,舞臺上這個發怒的人。

  他只要一怒,就可以讓天下大亂。

  他只要一怒,就可以讓血流漂杵。

  誰敢面對他的怒火?

  又是誰能平息他的怒火?

  這一段,在前面那段之后,是不是說……

  你可以無視我的傲嬌,覺得我生氣也無所謂。

  但如果你真的激怒了我,那就要面對我無法抑制,無可安撫的怒火?

  而我的怒火,你承受不起!

  第二遍副歌之后,谷小白又是重重一跺腳。

  “咚!”鼓聲猛然鳴響,嚇得舞臺下所有人一個激靈。

  然后谷小白轉身,舒緩的琴聲,漸漸接替了氣勢恢宏的弦樂和密集的鼓點,燈光交錯,錯過了谷小白的身邊,那一身九旒麻冕,玄端紫襯突然消失,舞臺上又是那白衣的少年。

  他在舞臺上隨意地走動著,然后一屁股在舞臺中央坐了下來,慵懶地唱著歌。

“我要去竹林偷竹子我要去操場爬大樹我要去欺負石頭先生  我要去東原湖邊打水漂……”

我生氣了我生氣了別想讓我忘掉不好一點也不好  真的一點也不好……”

  唱完最后一句,他對舞臺下擺了擺手:“大家晚安!”

  舞臺下,大家一臉的懵逼。

  谷小白的畫風轉換實在是太快了,黑化之后又轉了回來,那種感覺,就像是本來打算聽一個床邊故事,結果一臉慈祥的外婆,突然給你講了一個血淋淋的黑暗鬼故事!

  然后在故事的結尾,厲鬼破窗而入,就要吃掉你的時候,她告訴你:“從此,你就和厲鬼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全書完……”

  什么鬼!

  “小白你給我回來!”

  “我們生氣了!”

  “哼,我生氣了!”

  “我才不要這樣的安可曲!”

  不過,還有一些人覺得……

  媽蛋,剛才好爽!

  這種感覺,就像是看恐怖片一樣,嚇得全身發抖,但是那一刻什么煩惱都忘了,看完之后,全身大汗,賊爽!

  “再唱一遍!”

  “我還要聽!”

  “黑化!黑化!”

  谷小白搖頭一笑,沒有再說什么,鞠躬下臺。

  在穿越回春秋時代,再次成為了50歲的齊桓公時,他深切感受到了另外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

  這種恐懼不是對別人,而是自己。

  正所謂伴君如伴虎,一個君王,他溫和時,可以如同春風拂面,他震怒時,也可以血流成河。

  不過是一場夫妻之間的小矛盾,就起兵巨萬,遠征千里,在這個過程中,多少征夫再也回不了家?制造了多少的孤兒寡母?

  但這一切,卻也并不僅僅是如此簡單,楚國狼子野心,早就已經有了稱霸的意圖,作為春秋五霸中的第一個霸主,齊桓公自然不允許別的國家崛起,威脅自己國家的地位,在自己尚有余力的時候,敲打他們一番,若是能夠延緩他們的霸業幾十年,就能給自己的子民多爭奪一些發展的空間。

  在這個過程中,難免會有犧牲……

  可誰會愿意成為被犧牲的那個呢?

  而且,這兩種感情,到底是公多一些,還是私多一些?

  誰也不知道。

  身在兩千七百年前的春秋時代,谷小白覺得自己像是一只猛虎,兇猛而不可測,隨時都會傷害敵人,但也會傷害身邊的人。

  這就是君王之怒,天子之怒。

  這就是不受節制的權力,沒有制衡的威嚴。

  讓自己都覺得害怕。

  唱完一首估計會讓所有人大跌眼鏡的安可曲,谷小白回到后臺,靜靜站立了片刻。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唱這首歌,是為了什么。

  對一個16歲的少年來說,這個世界太復雜了。

  只是他的心中,有太多的情緒想要宣泄出來。

  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物理和音樂該多好啊。

  不過是數字和公式,就能囊括一切的法則……

  谷小白并不喜歡那個心中有猛虎的自己。

  然后他長噓了一口氣:“好了,結束了,回家!”

  東城,白聲中心,兩只咸魚一起迎了出來:“潘老師,真是久仰久仰了。”

  “您可算來了,我們等了你好久了……”

  “來來來,我們已經幫你準備好辦公室了,這邊請,這邊請……”

  潘國祥帶著自己的幾個學生,來到了東城,和白聲中心展開合作。

  但是他并沒有太高興,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有一種自己是“戰利品”的感覺。

  “暫且與他們虛與委蛇一番,否則他們又要攻打我楚國……”潘國祥告訴自己。

  然后他有點懵逼,咦,為啥我要擔心他們攻打楚國?

  潘國祥有點錯亂。

  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里,收拾了一下,奔老師就笑瞇瞇地指揮人送了飲水機進來:“小白專門叮囑我,得給您多備水,來,多喝水,多喝水……”

  潘國祥瞬間暴怒,我呸,你們才多喝水!老子不要多喝水!

  他霍然轉身,怒瞪奔老師,然后……

  “哦,謝謝……”

  潘國祥覺得,自己變慫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