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4章:江城306與江城谷小白

  漢水邊,江城鑄造研究所,研究員潘國祥皺著眉走進了自己實驗室的大門,就聽到前面傳來了嘭嘭嘭的聲音。

  說是實驗室,實際上這是一個碩大的廠房式結構,而在內部看,比在外面還要大。

  因為整個實驗室的地面,都被接近三十米深的巨大水池覆蓋了,通過過濾網流進來的漢江之水泛著微波,在水下,隱約可見一個沉默的巨獸。

  在那巨大的水池之上,搭建著金屬的平臺,在靠墻一側的位置,有幾個懸空的房間,這就是他們的辦公室、控制間。

  而此時此刻,在辦公室之前的大平臺上,四個年輕人正甩腿、抱肩、昂頭,嘭嘭啪啪的跳舞,一邊跳舞還一邊唱著歌。

  旁邊,還有幾個年輕人,一邊看著,一邊鼓掌叫好。

“哼,我生氣了生氣了我要賭氣不加班我要熬夜看球賽我要逃課玩游戲  我還要在實驗室玩潛水……”

  四個年輕人捏住鼻子,做了一個背式入水的動作:“啪噗噗噗……”

  然后對著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們是——江城306!”

  旁邊,觀眾們非常給面子地鼓掌:“嗷嗷嗷嗷,好好好!”

  還有人在起哄:

  “大家好,我是江城吳彥祖!”

  “江城彭于晏歡迎各位新同學!”

  “江城F4發來賀電!”

  然后四個人繼續跳舞,擺手擺腿傲嬌抬頭:“我生氣了我生氣了……”

  突然有人看到了黑著臉的潘國祥,連忙叫了一聲:“老師來了!”

  四個年輕人轉頭,看到了潘國祥那比鍋底還黑的臉,頓時嚇得面色煞白,也顧不上生氣了,慌忙站好了:“老……老師……”

  “哼……”潘國祥狠狠地瞪了幾個學生一眼,那學生連忙解釋道:“老……老師……是所里讓我們準備節目,參加集團的匯演,所以我們……我們不是真的打算不加班的。”

  “對對對對,昨天晚上我一直在乖乖加班來著……”

  “也沒有偷偷看球賽……”

  潘國祥不聽也不回答,氣哼哼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啪一聲甩上了門。

  “完了完了,我們要涼了!”

  “我江城306,難道要出師未捷身先死……”

  “老師今天怎么來這么早?”

  “我可能畢不了業了,嗚嗚嗚嗚……”

  旁邊,一名同學道:“我覺得重點不是你們大早上在這里練舞,老師不是經常說讓你們注意鍛煉身體嗎?”

  “那老師為什么生氣?”

  “關鍵是這首歌……”

  “這首歌怎么了?現在網上最火的就是這首歌啊,我看網上排練了各種版本,什么搬磚版、車間版、客服版、警察版……”江城306的幾個人還一臉茫然。

  “因為……”那名消息很靈通的八卦學生壓低了聲音,道:“我聽說是因為老師很討厭谷小白。”

  “不是吧……”江城306的四個人,差點要淚目了,“為什么啊,我最喜歡的就是谷小白和306了……”

  “我怎么知道……可能看小白不順眼吧。”說著,這八卦學生兩眼淚汪汪,“今天小白來江城巡演,我好想晚上請假去看……”

  “還去看表演,你買到票了嗎?”旁邊,有人無情打擊他。

  “嗚嗚嗚嗚嗚,人艱不拆!我實在是搶不到啊!我們又沒有內部通道,太難買了……”

  “我女朋友在江城大學,她們有內部通道,很容易就搶到了,可惜只有一張,今天晚上,我女朋友就要對著另外一個男人流口水了,唉……怎么辦,我好嫉妒!要不然我改名叫江城谷小白吧。”

  “這樣的女朋友要她何用!甩了!”

  一群人還在門口嘀嘀咕咕,就看到進屋關上門的潘國祥一臉晦氣地打開了門,大吼了一聲:“還在這里呆著干什么?活都干完了嗎?”

  一群人頓時作鳥獸散。

  然后潘國祥氣哼哼地大步向實驗室外走去。

  “老師去干什么了?今天他好像特別生氣。”

  “以我的經驗……老師這是想要去上廁所,一定是他的腎結石犯了……”

  一群人瑟瑟發抖,可怕,真可怕!

  “多喝水。”

  “嗯,一定要多喝水。”

  潘國祥黑著一張臉,走到了所長的辦公室之前,敲了敲門,就走了進去。

  “老潘來了。”看到潘國祥,所長立刻露出了笑容:“昨天晚上休息的怎么樣?搞科研是個日積月累的活兒,遇到一些暫時的困難,也不要太氣餒嘛……”

  “哼……”潘國祥低低哼了一聲,還是一臉不爽的模樣。

  “不如你考慮一下換換心情?白聲所又聯系咱們了,還是想要合作……現在臨近年底了,咱們所的營收還差那么一截沒完成呢……”所長苦口婆心。

  “哦。”潘國祥低著頭,不知道在想啥,不過顯然和所長想的不一樣罷了。

  “老潘?”所長不想讓他蒙混過關,“你怎么個看法啊。”

  “所長,我是搞流體力學的,不是搞樂器聲學的,所里愿意搞這個的那么多人,您干啥老盯著我啊,我有我自己的課題。”

  “是,但是你這個課題搞了兩三年了吧,一直都沒太大進展……我知道你這個課題是攻堅克難,填補國內空白,提升國防的大事,但是……咱們所那么幾百號人也得恰飯啊,現在咱們所想要留住人都那么難了,年輕人都不想留下來,再不提升一下待遇,不發發獎金,人都要跑光了。”

  “那找別人也行啊……”潘國祥還是不怎么想接這茬。

  “人家是點名希望能夠跟你合作,你別那么不情愿嘛,人家雖然年齡小,但是也是優秀的科學家,在樂器聲學上的成就也可以說是國內頂尖的了,你和人家多交流一下,說不定就豁然貫通了呢?”

  “哼,樂器聲學……”潘國祥一臉不爽,“有那精力放在樂器上,研究點別的利國利民的東西不好嗎……”

  這才是癥結所在。

  樂器有什么用!

  能讓國富民強嗎?能幫國家抵抗外部的封鎖與制裁嗎?能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嗎?

  不能!

  那么有天賦的人,搞什么不好,偏偏搞這些歪門邪道,嘩眾取寵。

  哼,不爽!

  現在的孩子都在想什么?

  “你啊……”所長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人家小白今天已經到江城了,說想要來咱們所里參觀,我已經同意了,待會兒他就到了,你好好接待人家,別擺出來那副腎結石的臭臉來!”

  “我沒有腎結石!”潘國祥怒而抗辯。

  “好好好,你沒有……去吧,這不是你自己的事,是咱們所里的事,能不能給所里幾百號人加雞腿,就看你了!對了,記得多喝水!”

  這可是個超級沉重的擔子,潘國祥一點也不想接。

  但是任務都下達了,他能怎么辦?

  他黑著臉回到了實驗室,指著四周:“打掃一下衛生,有人來參觀。”

  “有人來參觀?老師,誰來啊……”

  這么大面子,老師從來不允許別人進自己實驗室的。

  “谷小白!”潘國祥咬牙切齒。

  然后就聽到旁邊安靜了幾秒鐘。

  然后震天的歡呼聲,差點把實驗室的頂都掀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