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2章:并不想創造奇跡的谷小白

  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谷小白身上的王連方并不知道,其實谷小白他……一點也不想創造所謂的奇跡。

  其實他之前,拒絕和東城合作制造“鐘鼓之琴”,并不只是因為東城的態度問題,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已經造了一個“鐘鼓之琴”了,為什么還要再造一個嘛!

  谷小白不是一個可以一遍遍打磨工藝,為了一點點的提升一遍遍磨熟練度的工程師,而是一個物理學家,一個喜新厭舊的天才物理學家。

  物理學家喜歡解決的問題,是從無到有從0到1,而不是從1到100,是發現未知,而不是重復已知。

  至少這不是谷小白喜歡的工作。

  所以谷小白才那么傲嬌地表示,哼,我生氣了,我就是不和東城合作!

  你們來晚了,我已經造了一個了!

  當然,傲嬌之余,他還嘚瑟了一下。

  不,是狠狠得瑟了一下……

  唱了哼,我生氣了》這么一首歌。

  結果……事情有點大條了。

  王連方這家伙怎么就道歉了呢?

  而且還那么誠心的來道歉。

  我不好意思不接受啊。

  難道接下來兩個月的時間,我就要把時間花在重復之前已經干過的事上嗎?

  明明我已經在春秋,在西漢,在明朝鑄鐘鑄到快吐了!

  除了剩下的那11口圓鐘,難道我還得把全部的都重新鑄造一遍?

  不,我一點也不想!

  谷小白苦惱死了。

  這個孩子,他甚至不喜歡把一首歌按照同樣的方式唱第二遍。

  所以當初才會有和老洪的燕燕》之爭,寧愿得罪粉絲,也不重復唱已經沒什么新鮮感的一首歌。

  這個世界上,搞科研有很多浪漫的英雄主義情節,譬如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專利局小職員,一篇文章驚天下,創造了這世界上可能是最偉大的理論,成了最偉大的科學家,幾乎沒有之一。

  但也有許多的無奈和消磨,譬如經費、競爭、項目……

  谷小白只喜歡科研好玩的部分,并不喜歡其他的部分。

  說著要趕車的谷小白,離開了會場,轉身就把手中所有的東西都丟給倆咸魚教授了。

  “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交給你們了。”

  “什么?”倆咸魚教授,本來還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突然之間被嚇到了。

  對倆咸魚教授來說,這個項目,實在是太美好,太夢幻了!

  因為需要在2個月內完成建筑、制造、安裝、調試,所以東城再次追加了項目投資,整個項目最終的費用,幾乎達到了3億。

  而白聲所,也就是兩個咸魚教授能夠支配的費用,就達到了兩億以上。

  兩億多是什么概念?

  很多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好幾十好幾百號人一年的經費,都到不了這個數!

  對倆咸魚教授來說,這更是天文數字了。

  天可憐見,之前他們一年,連幾十萬的項目都拉不到!

  而這筆錢可以分出來數十個大大小小的項目,讓幾十個東原大學的各種實驗室、研究室、工作室在元旦之前,輕輕松松完成當年的科研項目。

  于是,倆人徹底成了業界的香餑餑,這下子,倆咸魚教授,可真的是爽翻了。

  手中掌握著兩億資金,每天的的工作,就是向外發項目、分項目。

  以前求爺爺告奶奶到處找人給他們點項目,現在卻是別人求爺爺告奶奶地來找他們。

  這種風水輪流轉的感覺,別提多爽了。

  而且,學校還給白聲所充實了力量,又加入了一名教授、三名副教授、三名講師和大量的博士生、碩士生,儼然一個規模龐大,編制眾多的大型實驗室了。

  兩位現在是實實在在的大老板了,再也不用親自在實驗室里苦熬,只要把握好項目分配、進度考核、資金監管就好了。

  當初,兩個咸魚老師想要把谷小白拐到聲學道路上時,做夢也沒想到,會有今天!

  果然,跟著小白有肉吃!

  正在一切都向美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他們倆壓根就沒想到,這塊肉,怎么這么難吃!

  谷小白竟然打算當甩手掌柜?

  “交給我們倆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谷小白把一疊厚厚的資料交給他們:“這是整個項目所有需要注意的細節,以及所有的理論基礎,我都已經寫出來了,你們只要按圖索驥……”

  “不不不不!我們不行!”倆咸魚教授嚇得臉色煞白,都快把腦袋搖出腦漿來了。

  這怎么可以!

  “我們不懂這里面的聲學技術。”

  “所有的數據和公式,我都已經寫出來了。”谷小白拍了拍那厚厚一疊的資料,“很簡單的。”

  “我們也不懂鑄造啊……”

  “不懂不會找懂的人合作嗎?虧你們還是杰青!”

  倆咸魚教授都快哭出來了。

  嗚嗚嗚嗚嗚,我們也不想當杰青啊,是你把我們扶上去的好不好!

  不對,我們做夢都想當杰青,但是我們這種杰青比較水啊,是你把我們扶上去的!

  血淚的控訴!

  “反正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了。夏聰師兄你幫我當監工,別讓這倆咸魚偷懶!”谷小白把事情都丟下,就跑去趕高鐵去了。

  相比再造一遍鐘鼓之琴,還是巡演更好玩。

  只留下倆欲哭無淚的咸魚,在那里捧著腦袋,一臉的茫然。

  如果讓我們再重來一次,我們絕對不拐小白了嗚嗚嗚。

  這么大的工程,這么緊的工期,就壓在我們倆身上了……

  我們倆都年近半百了,半截入土了,學東西又不像你這么快,等我們弄懂了,弄好了,恐怕兩個月都過去了……

  倆咸魚差點抱頭痛哭。

  夏聰都無語了。

  我呸,你們倆都已經杰青了,怎么還能那么菜雞!

  看谷小白那么無情地把活兒丟給他們跑了,倆咸魚假哭了片刻,慢慢收了眼淚。

  “咋辦……”

  “還能咋辦……涼拌!”倆合作了半輩子的咸魚嘆口氣,老板都發話了,還能怎么樣!

  當然是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了!

  “如果要在兩個月之內完成這個項目,白聲所需要一名專精金屬鑄造,同時懂聲學的科學家來掌控大局。”

  “有這樣的科學家嗎?”

  “你說除了小白嗎?”

  “小白是專精聲學,同時懂金屬鑄造……”倆咸魚抓著腦袋,天知道這孩子到底怎么學的,怎么學那么快!

  兩個人一番檢索,果然找到了四個符合條件的科學家,然后就發現,排名第一的,其實是個老冤家。

  之前谷小白接受馬翩然采訪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他們之前曾經想要和江城鑄造研究所合作鑄造一口大鐘,但是被江城鑄造研究所拒絕了。

  這位排名第一的,就是曾經拒絕過他們一次的,江城鑄造研究所的研究員潘國祥。

  兩個人又打了個電話過去,等了許久終于聯絡上了潘國祥,果然,再次被毫不留情地拒絕了:“抱歉,我對樂器鑄造沒興趣!”

  被人無情懟回來的倆咸魚面面相覷。

  這該怎么辦?

  “等等,小白這次巡演是去了哪里?”

  “江城……”

  這么巧?

  這難道是命運的安排?

  倆鯉魚精對望一眼,突然心生一個毒計:

  “小白龍大人,一切都靠你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